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十六章 执念

第四十六章 执念

  可转念一想,信也好,不信也好,苗若姗到底为何要去庄子上,苗氏和娘家有没有拍桌子闹了个脸红,和杜云萝没多大干系。

  苗若姗喜欢杜云琅,不是她撩拨的,苗若姗去寻杜云琅告白,也不是她怂恿的。

  说到底,若不是她提醒杜云瑛找人,在事情不可收拾前就把苗若姗给带回了水芙苑,苗氏这会儿指不定还在忙着收拾烂摊子呢。

  想明白了,杜云萝安下心来。

  杜云诺似是各种消息特别灵敏,转头又说起了另一桩:“这是我听三哥讲的,说是定远侯府使人去了蒋家,要在世子迎娶你之前,先把世子的二兄的婚事办了。蒋家的一位爷与三哥的一个朋友关系不错,正好说起来了。”

  提及与定远侯府相关的事情,杜云萝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。

  穆连潇的二兄,指的就是练氏的长子穆连诚,也就是穆连潇死后承继了世子之位,最后夺了定远侯府爵位的人。

  而蒋氏,蒋玉暖……

  若说杜云萝对穆元谋、练氏这对夫妻,以及穆连诚是滔滔不绝的恨的话,对于蒋玉暖这个夺走了侯夫人之位的女人,杜云萝从最初的讨厌忿恨,在年老之时渐渐变成了唏嘘和感慨。

  蒋玉暖是三房太太徐氏的表姐的女儿。

  定远侯府的姑娘很少,连字辈只有练氏生过一个女儿,闺名连慧。

  吴老太君心疼穆连慧没有姐妹作伴,又觉得府中少了可人的姑娘家,便让徐氏接了蒋玉暖过府。

  蒋家当时已经中落,女儿能养在侯府里是件体面事体,便依言送了去。

  蒋玉暖的童年是在定远侯府中渡过的,她和穆连慧两人就养在吴老太君身边,和亲姐妹无二,她和徐氏所生的大爷穆连康以及穆连诚,算得上是青梅竹马。

  永安九年,穆元安为救穆老侯爷战死,遗孀陆氏遗腹子小产,四房绝嗣。

  吴老太君太受打击,蒋玉暖日日在病床前伺疾,比穆连慧这个亲孙女伺候得还贴心。

  练氏瞧在眼中,也很是欢喜,又因为穆连诚中意蒋玉暖,在孝期之后,就和吴老太君悄悄提了提。

  两家还来不及议亲,蒋家的老太太突然去世了,蒋玉暖归家奔丧,吴老太君当时说过,等过些年再把蒋玉暖接回来,这等于是应了练氏的请求了。

  只是谁也没想过,永安十四年的元月,会是那番景象。

  老侯爷和三个儿子相继战死,穆元谋带着穆连潇和穆连康去迎父亲兄弟尸首回京,穆连康却失踪在半途,再也没有回来。

  蒋玉暖来磕头上香,在吴老太君跟前大哭了一场。

  侯府大丧,什么红事都耽搁了。

  直到出了孝期,蒋家来人问徐氏,徐氏因着丈夫战死、独子失踪,根本顾不上这些事体,只让他们自个儿去问老太君。

  对于蒋玉暖,吴老太君到底是舍不得的,毕竟打小在身边养了这么多年,又颇受喜爱,蒋玉暖与穆家的关系京中人人晓得,就此不管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

  吴老太君做主,还是依着原先答应过练氏的,让蒋玉暖与穆连诚订了亲。

  杜云萝过门后,对于家中这位笑盈盈的二嫂,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  起先她以为这是妒忌,妒忌蒋玉暖受长辈喜爱,妒忌蒋玉暖夫妻和睦、从不脸红争吵,妒忌他们携手一生,而她只能青灯古佛半辈子,到后来,这些妒忌变成了厌恶,变成了恨,那张笑脸是那般刺眼,以她的幸福在反衬杜云萝不幸的一生。

  直到暮年……

  直到她明白穆连潇的死不是意外时,反过头去回忆,她才明白,蒋玉暖的笑容不是甜的,是苦的。

  所以,徐氏死前说:我可以去找他了,而你,就算了吧。

  所以,吴老太君临终前说:没有过不去的坎,我丈夫、儿子都死了,我也活过来了,你也都忘了吧……

  所以,蒋玉暖经常去祠堂,看着下人清扫整理,她眼中的那份灼热甚至让杜云萝以为,若不是因着规矩所限,蒋玉暖定会日日自己动手。

  她曾以为,那是蒋玉暖珍惜侯夫人的位子,想要让人看到她的责任和努力。

  直到杜云萝闭眼前,才终于明白,蒋玉暖看着祠堂的目光与她其实是一样的,一样的思念、一样的痛苦。

  青梅竹马,蒋玉暖心中,穆连康重过穆连诚,她喜欢的是那个没有回来的人,这一点徐氏和吴老太君心知肚明。

  而且,蒋玉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,她跟了穆连诚一辈子,只怕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了。

  一个是忘不掉的思慕之人,一个是体贴的丈夫,只靠些许蛛丝马迹,蒋玉暖又不能开口质问,大抵是在怀疑和迷茫中走过了很多年吧。

  杜云萝徐徐吐出一口气,若是蒋玉暖清楚知道了穆连康失踪的真相,她会如何?

  心中的种子一旦发芽,只要略施肥料,便会成为苍天大树,捧在手心里的妻子对他剑拔弩张,这是对穆连诚最好的报复了吧。

  “五妹妹?”杜云诺见杜云萝一副心事重重模样,不由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,“可是雕花瓜累了?你还是先在榻子上躺一躺吧。”

  杜云萝闻声,醒过神来,依言在榻子上靠了。

  杜云诺唤了锦蕊进来,笑道:“我不打搅五妹妹,就先回去了,你好好伺候着。”

  锦蕊赶忙应了,见锦灵回来,便把屋里交给她,自个儿送了杜云诺出去。

  “东西都收缀好了?”杜云萝柔声问她。

  “拿冰镇着,保准明日里还是现在的样子,姑娘且放心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闭着眼睛歇了会儿。

  不晓得是不是刚刚雕了穆连潇的关系,此刻闭上眼睛,全是那人的模样。

  胸口扑通扑通的,就好似那被擂动的鼓,声声作响。

  耳畔,又似乎是穆连潇爽朗的笑声,虽是半辈子未闻,依旧萦绕耳畔。

  迷迷糊糊半梦半醒之间,脑海中划过了一个念头。

  心神恍惚之时,蒋玉暖也是这般念着穆连康的吧。

  求而不得,终成执念。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