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十八章 念头

第四十八章 念头

  练氏这话说得不无道理,隔得那般远,就这么瞧一瞧,哪里能将穆连潇的神态气质都瞧得清楚?

  而且,丝毫不违和,便是他们做亲人的,都不一定能如此仔细。

  便是杜云萝擅长观察人神色,也不该……

  莫不是他们两个,私底下见过了?

  吴老太君看了周氏一眼,周氏缓缓摇了摇头,她没有听穆连潇提过,穆连潇身边的小厮也没有来回过。

  这事体,回头多少还是要问一句的。

  虽然周氏私心里以为,两人已经订了亲,只要不僭越了,私底下说过几句话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体。

  吴老太君在意的也不是那些迂腐规矩,而是事体一是一,二是二,当长辈的希望心中有数,多余的指手画脚,她一把年纪了才不操那个心呢。

  真要论规矩……

  吴老太君深深看了周氏一眼,周氏与穆元策是真正的青梅竹马,两家定亲后也没怎么避嫌过,关系远比穆连诚与蒋玉暖亲近,要是她讲究那些,还能让周氏进门掌家?

  婆媳两人心中透亮,嘴上也不盯着这事儿深究,又仔细看了看花瓜,让人收好,给穆连潇送去。

  穆连潇刚刚练完功。

  定远侯府是将门,老侯爷在时,就对子弟多加要求,这七月盛夏,穆连潇也没有刻意避开日头,一个多时辰练下来,身上早叫汗水浸透了,原本扎起来有些宽松的裤腿都黏在了身上。

  他光着膀子,顺手抄起了院子里的水桶,走到水缸旁打了水,一连浇了几桶。

  练武之人的线条轮廓很是紧实,而当他把水桶放下,喷张的肌肉又收了回去,背部线条重新变得修长且匀称。

  穆连潇甩了甩头,水珠沿着棱角分明的脸滑落,他抬手随意抹了一把,听见身后脚步声,他敏锐地转过了身。

  “世子爷,”来人是他的小厮,手中捧着一只锦盒,笑道,“内院里老太君让人送来的,说是杜家那儿送来的花瓜。”

  花瓜?

  穆连潇愣了愣,待想到今儿个是七夕,他的脸不由就是一烫,也亏得他不是细皮嫩肉的白面书生,又刚叫太阳晒了许久,没有叫外人看出端倪来。

  偏过头清了清嗓子,穆连潇掩饰住尴尬,道:“你放书房里吧,我先去换身衣服。”

  待收拾妥当,走进书房时,穆连潇一眼就看到了那只锦盒。

  七夕送花瓜是惯例,只是不知道,杜家那位五姑娘会送个什么样的花瓜来。

  打开锦盒,穆连潇看着那龙舟模样,不禁怔住了,这分明……

  良久,才放下盖子,取出那龙舟,细细看那花瓜。

  简单却大气的龙舟,顶层的大鼓与擂鼓的人又是那般清楚明了,穆连潇凑到眼前看了,那人扎起了袍子下摆,撸起了袖子,明晃晃的就是他自己。

  莫非,端午那时,她在岸边看着他?

  若不然,怎么会雕刻出这样的花瓜来?

  想到杜云萝已经见过他了,而他却连对方是高是矮、是胖是瘦都不晓得,穆连潇多少有些可惜。

  要早知那****在岸上,便是他自个儿抽不出身,也要叫身边的几个小厮远远去望一眼。

  长了茧子的指腹拂过那龙舟,穆连潇徐徐吐了一口气。

  两家刚开始议亲时,他是不知道的,要不是安冉县主那一席话,他根本不晓得家里正在商议他的婚事了。

  京中流言四起,穆连潇内心里对受了无妄之灾的杜云萝多少有些愧疚,待石夫人来转述杜家的意思时,他才帮着说了几句话。

 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既然家里长辈都选了杜云萝,他又已经连累了人家,总不能真的叫人家委屈了吧。

  说不上满意亦或是不满意,仅仅只是不想委屈了她。

  可现在看着这只龙舟,穆连潇脑海之中冒出了一个念头,他想知道,这个把他雕刻得栩栩如生的杜云萝,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。

  他要娶的妻子,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。

  花瓜不易保存,没过几日就会坏了,若是玉质木质的,定能摆上许久。

  穆连潇很是可惜,但他清楚雕刻花瓜与雕玉石木头不同,以一个闺阁姑娘的手劲儿,只怕是不成的,但要请旁人依着这龙舟来雕,他又觉得没什么意思。

  毕竟,要是亲手雕的,才是心意。

  这般一想,心中倒是存了个念头,待杜云萝生辰时,他倒是可以雕些东西送她,只是不晓得她的模样,不知道什么东西衬她。

  要是能知道就好了……

  这般心灵手巧的姑娘,笑起来一定是甜甜的。

  月上柳梢。

  杜云瑛炸的巧果也送到了莲福苑里。

  两只拜月的玉兔活泼可爱,最叫夏老太太喜欢的是一只荷花篮,不仅那篮子是炸出来的,里头的各式花卉也是巧果。

  兰芝简单数了数,笑着道:“老太太您看,这里头十一二种花,各个都不同哩,三姑娘当真是蕙质兰心。”

  夏老太太爱花草,叫兰芝捧上来一个个瞧了:“这是桃花,这是芍药,这个是牡丹,还有鸢尾……”

  苗氏坐在一旁抿茶,喜笑颜开。

  自家姑娘长脸,可是比什么都要紧的。

  夏老太太数完了,又夸赞了几句,这才让姑娘们都散了。

  姐妹四人结伴往园子里去,前后都有丫鬟婆子掌灯笼,倒是不昏暗。

  亭子里备下了茶酒果子,又点了香炉,几人一道对着那织女星拜了拜,这才落了座。

  杜云茹说笑了几句,慢慢就有些低落下去。

  杜云萝瞧在眼里,伸手握住了姐姐的手:“怎么了?”

  “我只是想,”杜云茹的声音幽幽的,“这是我在府里的最后一个七夕了……”

  此言一出,连杜云瑛和杜云诺都沉默了。

  离杜云茹出阁,也就一个多月了而已。

  便是平日里心中总有小九九,这个时候,倒也生不出那些心思来了,纷纷安慰了杜云茹几句。

  杜云茹也就是一时感慨,赶忙收敛了心神,又寻了些有趣的话题,几人说说笑笑的,直到夜深时,才各自散了。

  七夕是姑娘们的七夕,对于当家太太的苗氏,每年七月最最要紧的还是中元节。

  隔日里训示时,苗氏又耳提面命了一番,确定一切有条不紊后,才算了放了心。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