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四十九章 慈母

第四十九章 慈母

  婆子娘子们各自忙碌去了。

  苗氏坐在花厅里,闭着眼睛凝神,泉茵捧了一盏热茶上来,苗氏才睁开眸子,慢条斯理地吹了吹,抿了一口。

  无论是盛夏亦或是隆冬,苗氏都喜好热茶,一口咽下,只觉得心肝肺都舒畅了。

  沈长根家的匆匆进来,福身道:“太太,前头来禀,四爷回来了。”

  苗氏的眉头微微一蹙,放下茶盏:“云荻回来了?”

  “刚刚入了府。”

  苗氏闻言就站起了身,准备往前头去。

  泉茵上前扶住了她,劝道:“太太,昨夜里您歇得就不踏实,这会儿好不容易能得了空,不如再坐一会儿。四爷院子里,万事都是准备妥当的,您不用担心。”

  苗氏嗤笑一声:“这点儿疲乏算什么?云荻可是老太爷的心尖尖,少走这一趟,回头还不晓得会传出些什么话来了呢。”

  沈长根家的赶紧宽慰了几句,冲泉茵摇了摇头。

  泉茵垂下头,心中多少有些不平。

  三房那儿,一个个都是老太爷、老太太的心尖尖,轮到他们二房的爷与姑娘,就生生落了人家一头。

  想到自家太太这几日辛苦,泉茵撇了撇嘴。

  三房那里是又不出力又得好处,便宜占足了,自然不会再胡言乱语,偏偏就是四房那里,廖氏那张嘴呀……

  见苗氏由沈长根家的扶着去了,泉茵暗暗握紧了拳头,出了花厅,寻了个当值的小丫鬟,吩咐道:“四爷回来了,你赶紧去清晖园里报一声,三太太定是等着的。”

  那小丫鬟应了,小跑着到了清晖园,可她平素里都没什么机会在主子跟前说话,对三房的主子们更是一丁点儿也不熟悉,四处张望了一番,见个和蔼婆子从倒座房里出来,便迎了上去。

  那婆子听闻是杜云荻回来了,面上一喜,让水月将那小丫鬟接了进去。

  东稍间里,甄氏斜斜靠坐在榻子上,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象牙柄绘仕女团扇,杜云萝和杜云茹坐在桌边,面前摆了两个冰碗,一面吃着一面与甄氏说话。

  水月打了帘子进来,笑盈盈道:“太太,四爷回府了。”

  甄氏晓得杜云荻是这几日间就能回来,日夜都数着日子,一听消息,欢喜道:“当真回来了?”

  “回三太太话,四爷是回来了。”小丫鬟虽没有结巴,声音却是发着抖的。

  甄氏全然不在意,让水月抓了把铜钱赏了。

  杜云萝搁下手中冰碗,掏出帕子擦了嘴,道:“你是哪儿当差的?瞧着怪眼生的,二伯娘怎么叫你来跑腿呀。”

  “奴婢岁儿,是在议事花厅外头伺候的,”岁月见杜云萝亲切,手中又捧着一把赏钱,胆儿稍稍大了些,“二太太议完事,前头就来禀四爷回府了,二太太急忙去了,泉茵姐姐说,三太太这里定然惦记着,让奴婢来报一声。”

  “难怪眼生。”杜云萝颔首。

  岁儿见里头无事了,便退了出去。

  “我去前头瞧瞧。”甄氏一心都挂着儿子,坐不住了,唤了人手要去前院帮儿子收拾。

  “母亲,四哥已经回来了,还能不往您这儿来?您先且等等,让四哥先去给祖父、祖母磕了头。”杜云萝抬声道。

  甄氏正打着帘子要出去,听了这话,不由就顿住了脚步,偏转过头看向两个女儿。

  杜云茹睨了杜云萝一眼,亦朝甄氏颔首:“母亲,妹妹说得在理,您可别耽搁了四哥去莲福苑里请安。祖父那儿……”

  杜公甫那儿……

  甄氏怔了怔,心下一紧。

  慈母多败儿,这是杜公甫挂在嘴边的话。

  她刚刚叫欢喜冲昏了头,差点都忘了公爹最忌讳的事体了。

  若是急匆匆去了前院,她少不得拖着杜云荻说几句话,就算没有耽搁很长的时间,叫杜公甫晓得了,一炷香的工夫都能看得跟半个时辰一般厉害了。

  甄氏退回来两步,坐回到榻子上:“还是你们两个记得清楚。行了,我就不去了,让赵嬷嬷走一趟吧。”

  杜云茹笑道:“前头有二伯娘帮衬着,母亲不用担心。”

  杜云萝亦顺着说了几句,心中却是想着,若这事体由一个稳重又得力的仆妇来回,会如何开口?

  “三太太,四爷刚刚回府了,二太太晓得您惦记着,让奴婢来与您报个信,您且耐心等等,待四爷去给老太爷、老太太磕头之后,就来给您磕头了。”

  脑海之中,浮现出的是沈长根家的的模样,若是她,定然是笑容满面地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。

  而岁儿……

  让甄氏心急出错,惹了杜公甫的不满,杜云萝内心深处,不觉得这是苗氏的主意。

  苗氏不是一个这么无聊的人,这等手段不会用也不屑用。

  那便是泉茵?

  反正成与不成,与苗氏,与泉茵都没什么坏处,无本买卖,倒是可以一试。

  杜云萝心思转了三转,耳边听着甄氏与杜云茹轻柔的说话声,抬起手按了按眉心。

  也许,只是凑巧而已。

  怕是她舒心日子过久了,反倒是浑身不习惯了,一丁点儿怪异的地方,都忍不住要多想多猜。

  这一等,便等了一个多时辰。

  赵嬷嬷先回来了,禀道:“四爷去了莲福苑里,奴婢带人把前头院子收拾了,太太放心。”

  甄氏缓缓点了头。

  又等了会儿,甄氏不住看着西洋钟,道:“怎么这般久?”

  杜云茹劝道:“四弟半年没回来了,指不定祖父正考校他功课呢。母亲您又不是不知道,祖父如今最喜欢指点兄弟们功课了。”

  杜公甫的骨子里不是官宦脾气,而是读书人。

  几个孙儿里头,杜云荻寄托了他极大的希望,因而才会在发现杜云荻有天分后,带在身边亲自教养,又怕他成了井底之蛙,送去了历山书院。

  这一个月来,杜公甫教书育人的心思再次萌芽,正是热情高涨的时候,遇到个好学生,自然是要指点一番的。

  真是也清楚这一点,又瞟了一眼西洋钟,道:“罢了,最迟晚饭前也就回来了。水月,让厨房里准备些云荻喜欢吃的,晚上多加两个菜。”

  水月笑着去了。

  刚出了正屋,就见一少年身影从外头进来,水月眼睛一亮,赶紧转身回了东稍间里:“太太,四爷来了!”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