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十四章 请求

第五十四章 请求

  杜云萝把杜公甫的脾性摸得很清楚。

  甄氏的娘家在桐城,同属京畿道,离京城说远倒也不远,坐着马车去,也就是五六日的工夫。

  可即便不远,甄氏也有三五年没有回过娘家了,毕竟是出嫁了的女儿,又不是同在京城,甄氏恪守规矩,平日里只书信往来。

  今年正巧是甄氏的母亲侯老太太的五十大寿,做整寿意义不同,甄氏心里是很想回去的。

  既能给母亲拜寿,又能顺路去历山书院里看一看,甄氏心动不已,道:“如此也好,那明日里便与老太太提一提。”

  翌日,莲福苑里,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,兰芝拿着美人捶轻轻替她捶着脚。

  苗氏禀了府中要紧事情,听夏老太太吩咐了几句,便退出去了。

  苗氏前脚刚走,廖氏后脚便进来了:“老太太,我半途上遇见小厨房里送羊乳羹的,便没叫她们走一趟,我给您端来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抬眸看向廖氏,见廖氏把食盒放在桌上,取出羊乳羹端过来,夏老太太颔首应了一声,接过来抿了一口。

  羊奶的臊味一股脑儿冲上来,夏老太太蹙眉,蒙头一口喝下。

  待漱了口,夏老太太苦笑着道:“这玩意儿我喝了七八年了,还是喝不惯。要不是补身子,我可不愿意喝。”

  羊奶甘温,补精气,养心肺。

  “老太太,良药苦口,您就当吃药,”廖氏说完,又笑着摇头,“也不对,是药三分毒,可这羊乳是无毒的,吃下去只有益处。”

  “说真的,这东西还真是好的,我喝了几年,身子骨舒坦多了,你们几个,别仗着年轻不当回事,也该滋补滋补。”

  “哎呦老太太,媳妇可没有这个福分,不敢喝呢。”

  廖氏一副惶恐模样,把夏老太太逗乐了,她大笑了一阵,转头与甄氏道:“喝羊乳还是亲家母与我提的,这事体要谢她。这两年,亲家母身子还爽快吗?”

  提起旧事,甄氏颇有些怀念。

  夏老太太在八年前大病了一场,当时极其凶险,好不容易熬过来了,底子却虚了,那之后的大半年里,小病小痛不断。

  婆母生病,做媳妇的就辛劳些,甄氏在信中与侯老太太提了提,侯老太太建议夏老太太喝羊乳羹,又送来了些补身子的方子。

  羊乳羹头一回端上来的时候,夏老太太根本忍受不了。

  可想起之前见侯老太太时,对方那精神奕奕的模样,心中就有些松动了,再叫病痛一折磨,夏老太太是存了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,开始用了。

  渐渐的,身子舒坦了,夏老太太惊喜,又听大夫说了一通羊乳的好处,让人在后花园里辟出一处养了两只羊,日日用新鲜的。

  甄氏正琢磨着要如何提出回娘家的事情,夏老太太抛了话头过来,她心中一喜,道:“老太太,前阵子接了桐城来的信,说母亲身体挺好的。只是,您也知道,这些家书,素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,我又有几年没见过母亲了,有点儿惴惴。”

  “我晓得。”夏老太太缓缓点了点头,就像家里给远在岭东的杜怀让写信,也都是只报喜不报忧的,做父母的,哪里舍得让子女在千里之外牵肠挂肚的。

  “因而媳妇有一事,想与老太太商量。”甄氏试探着开口。

  夏老太太挑眉,道:“你说。”

  “九月里是我母亲生辰,正巧是五十整寿,媳妇想回去磕个头。”

  “这是应当的呀。”夏老太太当即道,“不止你,晚些问问怀礼抽不抽得出身来,叫他陪你一道去。”

  甄氏闻言,喜上眉梢,连声应了。

  杜云萝心中也很是高兴,夏老太太答应得如此爽快,她准备的那些劝说的话都没有用武之地了。

  廖氏在椅子上坐上,弯着唇道:“三嫂是孝顺人呢。”

  廖氏皮笑肉不笑,说出来的话听着寻常,可又透着股子酸味。

  甄氏也不理她,想着循序渐进,夏老太太已经答应了她回桐城,等出发之后再提去书院的事情,才不会显得她刻意为之。

  廖氏暗自不爽,又觉得无趣,便起身退出去了,一面走一面琢磨着,今日夏老太太怎么就这么好说话了,甄氏一说就应下了。

  夏老太太兴致勃勃,拉着杜云萝的手,道:“云萝,你说我给你外祖母添些什么贺礼?那柄玉如意如何?”

  杜云萝直笑,想了想,道:“祖母,我上一回见外祖母时,才八九岁,我连外祖母的模样都有些模糊了,哪里能猜出她喜欢什么。这一回,我也随母亲一道去给外祖母贺寿。”

  夏老太太一愣,刚想驳回去,可对上杜云萝那双晶亮的眸子,还是没有打击她。

  答应甄氏,夏老太太是将心比心,若是自个儿办整寿时,分明没有隔了千山万水,就五六日的路程,婆家还不许女儿回来贺寿,她气都要气死了。

  而让杜怀礼一并回去,是杜家给甄家的尊重,也是不想生出闲话,毕竟,甄氏多年未归桐城,若这次是一个人回去,倒叫人笑话了。

  可杜云萝……

  九月时,杜云茹已经出阁,杜云荻要念书,甄氏若要带个孩子,也只有杜云萝了。

  只是杜云萝毕竟定亲了,这往返半个月,夏老太太有点儿犹豫。

  “祖母?”杜云萝没等到回复,便又唤了一声。

  夏老太太醒过神来,想到杜云萝说“连外祖母的模样都模糊了”,她到底心下不忍,道:“让你去让你去,只是你要记着,这些日子都听话些。”

  杜云萝喜笑颜开,莞尔道:“祖母,我何时不听话过?”

  “呦!说你脸皮厚啊还真是没说错!”夏老太太笑着啐了一口,在杜云萝的手背上拍了拍,“你不听话的时候多着呢。”

  夏老太太高兴,一旁的丫鬟婆子忙着凑趣,其乐融融之间,就把事情都定了下来。

  甄氏吃了定心丸,待伺候了夏老太太用了午饭之后,才带着杜云萝回了清晖园。

  转眼便是中元。

  中元祭祀,苗氏掌了多年的中馈,虽是忙碌,但也井井有条。

  祠堂前,杜公甫念了祭文,磕头上香。

  这一日上的都是斋饭,并糕点填些肚子。

  杜云诺吃着绿豆糕,低声问杜云萝:“夜里放河灯,五妹妹你去不去?”

  中元这一日,百姓们会在城外河边放灯,从日头偏西一直到二更前,连城门都会比平时晚些关上。

  杜云萝是想去的,可她答应了夏老太太要听话,这才过了两三日,断断反悔不得,只能摇头:“我不去了。”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