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十六章 烧了

第五十六章 烧了

  头发烧了!

  衣袖也烧了!

  锦灵差点儿又要叫出声来,她赶紧拿双手捂住嘴巴,倒吸了一口凉气,才稳住了:“妈妈,这事儿可是真的?”

  “咳!我就是多个胆儿多条命,我也不敢在这事体上胡说八道啊。”花嬷嬷跺脚,指了指自己的舌头,“我若是胡说,就把舌头拔了去。”

  锦灵缩了缩脖子,抬眼瞧了天上的圆月,分明皎洁又明亮,可兴许是中元节的关系,这等话落在耳朵里,比伸手不见五指的朔日还要骇人。

  “妈妈莫说这种话了,怪吓人的。”锦灵咬着牙,道。

  花嬷嬷见自家把锦灵吓坏了,刚想说年轻姑娘家就是胆儿小,这平日不做亏心事,半夜里有什么好怕的,可锦灵毕竟是姑娘身边得宠的,她也不好再胡言乱语,免得锦灵去姑娘跟前告状,她就倒了霉了。

  “是是是,不说那些了。”花嬷嬷挤出笑容,应下后,又道,“但我说的三姑娘、四姑娘的事儿,可是千真万确的。明日里,老太太那儿还不知道怎么发作呢,姑娘且与五姑娘提一句,咱们不受那无妄之灾。”

  这句话说得在理,锦灵点了头,事情既然问明白了,她也要回去里头伺候,便嘱咐道:“时候不好了,花妈妈早些歇了吧,水妈妈辛苦些,守到后半夜,自有安排的人手来替。便是睡不着想再唠嗑唠嗑,也轻声些,别把一院子的人都吵起来了。”

  水嬷嬷连连应声,花嬷嬷也晓得理亏,讪讪笑了笑,道:“不敢了不敢了。”

  锦灵半关上窗子,转身回了内室。

  花嬷嬷看着锦灵的背影,脸上笑容全收。

  水嬷嬷瞧在眼中,一把将花嬷嬷拉远了些,正要压着声儿宽慰几句,花嬷嬷却扑哧笑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?怕我怨了锦灵?”花嬷嬷声音放得很低,语气却还轻快,“老姐姐你放心,我拎得清,今儿个亏得是锦灵,若是锦蕊,还不知道要吃多少排头呢。不说了,我去歇了,真把厢房里那半个主子闹醒了,我天一亮就要收拾东西走人了。”

  花嬷嬷说完,一面活动筋骨,一面回后罩房的住处去了。

  水嬷嬷琢磨着花嬷嬷的话,下意识地往西厢房最北面的一间看去,那是锦蕊的房间。

  锦蕊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,爽利又直接,她掌着安华院里的事体,底下人没做好,训斥起来也是丝毫不留情面的。

  几个年纪小的粗使丫鬟都怕极了她。

  粗使婆子不似小丫鬟们胆怯,背地里都叫锦蕊是半个主子,这词没有半点尊重,反而慢慢都是嘲讽味道,亏得这是姑娘院子里,若是哪位爷屋里的大丫鬟得了这么个称号,性子刚烈的只怕要不死不休了。

  可要水嬷嬷说,锦蕊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,底下的丫鬟婆子先做错了事,还不许大丫鬟训上几句?

  好性子如锦灵,也不会一味纵着底下人的。

  一个红脸一个白脸,这院子里才太太平平的。

  水嬷嬷收回思绪,又坐回到门房里,继续守着夜。

  内室里,锦灵把油灯放在桌上,蹑手蹑脚走到了床边。

  杜云萝还醒着:“外头怎么了?”

  锦灵蹲下,低声说了花嬷嬷带回来的消息。

  “烧了?”杜云萝喃了一声,待反应过来,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,侧过身子盯着锦灵的双眼,“烧了?”

  锦灵苦着脸点头:“花妈妈是从四水嘴里听来的,具体的状况,并不晓得。”

  杜云萝清明不少,按了按眉心,道:“快三更了吧?这么晚了,只要她们人没事,应该不会报去莲福苑里,可这事体瞒不过的,明儿个一早,祖父、祖母就都知道了。”

  “就是如此的,姑娘,明日请安时,您可留心些。”锦灵提醒道。

  杜云萝颔首,沉吟道:“等天一亮,你就去清晖园里报一声,也让母亲和大姐有个数。”

  锦灵应了,又伺候杜云萝躺下,落了幔帐,拿着烛台去歇了。

  杜云萝的瞌睡全醒了,这会儿压根睡不着,脑海里全是锦灵的话。

  中元放灯,从前还是去过一两回的。

  那河面上一盏接着一盏的荷花灯顺着缓缓的水流而下,分明不刺目耀眼的光芒,因着河灯铺面了河面,照亮了河水与两岸,别人说,这光芒会引着流连在世间的魂魄往阴川去,是他们的引路灯。

  伤感中带着希望,世人亦喜爱着河灯盏盏的美景,每一年都不愿意错过。

  对杜云萝来说,她记忆里的中元放灯,就是人挤人。

  往年,也不是没有出过一不小心就落水的事体,别说是体弱的姑娘家,健硕的大汉也会因脚滑或拥挤而摔下水去。

  可烧了衣服头发,杜云萝还是头一回听说。

  不过,回想起那拥挤的场面,河灯里的蜡烛烧到了边上的人,也是说得通的。

  只是,这是对寻常百姓而言的。

  京郊那水面宽广,官宦人家又官宦人家放灯的地方,寻常百姓很少会越过去冲撞了贵人。

  况且京中官宦勋贵世家多如牛毛,自个儿都不够地方站的,怎么还会混入其他人。

  杜云瑛和杜云诺放灯,身边跟满了丫鬟婆子,外头又有一群小厮护着,真要论起来,就算有人不小心,烧到的也应该是丫鬟婆子,而非主子。

  除非,当时还有旁人就在她们身边。

  能近身的,肯定是哪家府上的贵女了吧。

  杜云萝想了许久,直到脑子里迷糊了才闭上了眼睛。

  翌日一早,锦灵就依着吩咐去清晖园里报信了。

  锦蕊进来伺候,见杜云萝眼中有不少红丝,道:“昨夜里太吵了些,闹得姑娘睡得不踏实,晚些奴婢会教训她们的。”

  梳头净面,亏得是年轻,皮肤底子好,眼下拿粉遮了遮,青色就看不太出来了。

  锦蕊松了口气,道:“要是叫老太太和太太瞧出来了,可要心疼的。姑娘,昨儿个锦灵值夜的,可是她没伺候好?说起来奴婢一早就没见到她,她去哪儿躲懒了?”

  “我使她去清晖园里,”杜云萝对镜照了照,道,“昨夜里锦灵已经训过了。”

  锦蕊一愣,眸子闪过厉色,道:“果真是把姑娘吵醒了?真真可恶!”

  “吵醒了也好,我提前知道了,也免得今日去触霉头。”杜云萝说完,示意锦蕊弯下腰,凑到她耳边,道,“安丰院和水芙苑里,你可有相熟的?仔细去打听打听。”

  听杜云萝把事体一说,锦蕊不禁睁大了眼睛,愣怔了半晌,才咽了口水点了头。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