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十七章 打听

第五十七章 打听

  莲福苑里,歇在内室床上的杜公甫还未起。

  夏老太太怕热,又贪凉,这几日都是歇在西梢间的凉榻上,外头一天亮,她就睁开了眼睛。

  兰芝伺候夏老太太梳洗。

  夏老太太坐在桌前,慢条斯理地饮了一盏温茶,道:“昨儿个,他们是什么时辰回来的?怎么也没人来报一声。”

  兰芝笑着道:“几位爷与姑娘具是晓事知礼的,定是按着老太太的嘱咐,早些回来了,没有来报,一定是惦记着老太太与老太爷的身子骨,不敢打搅。”

  夏老太太轻哼了一声。

  兰芝请了给夏老太太梳头的郑家娘子进来,自个儿转身退了出去,快步走到门房上,压着声儿道:“去二门上问话的人回来没有?这都什么时辰了!”

  守门的胡婆子赔笑着道:“姑娘,人已经是跑着去了,您再等等。”

  兰芝无奈摇了摇头。

  昨夜里不是她当值,因而早早就歇了,今日大早起来,才晓得昨夜苗氏那儿没有使人来报过,她不由就纳闷了。

  按规矩,从前姑娘们从府外回来,定是会有人来莲福苑里报一声的,便是夜里不好惊动老太爷与老太太,门房上是肯定会有消息的。

  中元放灯,回来得再晚,到府里也顶多二更过半、三更之前,守门的婆子前半夜都是不睡的,苗氏清楚规矩,怎么会忽略了。

  兰芝心中犯嘀咕,可转念一想,没来报信也好,起码,肯定没出什么大事,要不然,便是四更天,也不敢瞒着夏老太太的。

  只是,兰芝心底里,隐约还是觉得不妥当。

  顾忌着苗氏的计较性子,她没有贸然使人去水芙苑和安丰院里打听,而是直接去了二门。

  兰芝不能离开夏老太太身边太久,沉声道:“有消息了便赶紧告诉我,我先进去伺候了。”

  入了正屋里,那份紧张和难以言明的不安被完完全全掩饰起来,兰芝笑盈盈走到夏老太太身边,道:“娘子今日梳的这个头可真显气质,戴上那条青松石蜀锦回字纹的抹额,配上那珐琅托底嵌翡翠的领扣,当真是精神奕奕。”

  夏老太太哈哈大笑,对着镜子前后照了照:“你这张嘴啊,都比烟翠的手都巧了。我这都长出白头发了,你还说我精神奕奕。”

  郑家娘子从前在夏老太太身边做丫鬟时,名字唤作烟翠,后来许给了郑家,因着梳头手艺好,这些年老太太也离不了她。

  几人说笑了几句,兰芝心中存着事,多少有些惴惴。

  夏老太太敏锐,瞧在了眼里:“怎么了?”

  兰芝一怔,笑道:“奴婢是在想,不知老太爷醒了没有,这个时候,该起身了。”

  “他身边不缺伺候的,”夏老太太摆了摆手,道,“你扶我去东稍间吧,再过会儿,那一个个都该来了。”

  兰芝应了。

  扶着夏老太太出了西梢间,经过中屋时,兰芝瞥见竹帘被挑开来了些,外头一张慌乱的脸闪过,正是那胡婆子,她心中一紧,入了东稍间,服侍夏老太太坐到罗汉床上,便寻了个由头出来了。

  “可问来了?”兰芝急切道。

  胡婆子青着一张脸,一把拽住了兰芝的手腕:“姑娘,二门上说,昨日几位爷与姑娘们是二更时入的府。”

  “虽说不早,但也不至于不来报一声呀。”兰芝嘀咕道。

  “哎呦那也要有胆子来报呀。”胡婆子跺脚。

  兰芝的心漏跳了一下,沉下脸去:“快说说明白。”

  “听说、听说的,打翻了河灯,三姑娘的袖子烧了,四姑娘的头发烧……”胡婆子说了一半,突然哎呦大叫一声,低下头看着那被兰芝反扣住捏得紧紧的手腕,痛得眼泪水直冒,“姑娘,好姑娘,可轻些。”

  兰芝颤抖着放开了,深呼吸了几口:“你确定?”

  “是、是这么说的。”胡婆子垂下头去,暗暗揉了揉手腕。

  兰芝抬手在额头上用力拍了两下,既然传出这样的话来,不管真假,夏老太太跟前是不能瞒着的了。

  东稍间里,夏老太太笑着与郑家娘子说着话,见兰芝绷着脸进来,不禁多看了她两眼。

  “老太太,”兰芝垂首,道,“昨夜里,没有人来门房上报信,奴婢觉得奇怪,使人去二门上问了,二门上说,说……”

  “说什么?”夏老太太的笑容凝住了,她微微坐直了身体,一字一字问道。

  “河灯打翻了,三姑娘烧了袖子,四姑娘烧了头发。”兰芝颤着声道。

  咚咚!

  兰芝循声望去,一眼瞅见了杜公甫平日里把玩的揉手核桃滚到了桌角边,她缩了缩脖子,怯怯抬头,对上从内室里出来的杜公甫的眼睛。

  夏老太太重重捶了罗汉床板,喝道:“去,都把人给我叫来!”

  杜云萝进莲福苑时,正好遇见几个婆子匆匆而去,她心知定是夏老太太知道事体了。

  虽说,昨日祸事与她无关,但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在气头上,还是夹着尾巴好,免得引火上身。

  杜云萝没有径直进去,在院门外等了杜云茹和甄氏。

  甄氏已经从锦灵那儿听说了,拉着杜云萝道:“亏得你们两个没有去,不然,真要吓死母亲了。倒是云荻,牵扯在里头,哎!”

  对于杜云荻,杜云萝反而没那么担心。

  再过五六日,杜云荻就要回书院去了,杜公甫骂也好罚也好,也就这几日工夫。

  至于打,杜云荻不可能带伤回去,杜公甫就算要打,也不会下狠手的。

  宽慰了甄氏几句,母女三人一道进去。

  东稍间里,静得可怕,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,阴着脸不说话。

  等了两刻钟,苗氏领着杜云瑛来了。

  粗粗一眼看去,杜云瑛上下都没有不妥当的,可杜云萝眼尖,杜云瑛收在袖口里的手指分明泛着红。

  苗氏抿了抿唇,福身要说话,只唤了“老太爷”,就叫夏老太太冷冷一眼给打断了,只能硬着头皮站在一旁。

  廖氏和杜云诺进来,夏老太太看着与平日里发型全然不同的杜云诺,厉声喝道:“跪下!”

  杜云诺本就慌乱不安,闻声哪里还站得住,扑通跪在地上。

  杜云瑛自知逃不过,干脆也跪倒在地。

  等苗氏和廖氏一并跪了,甄氏也不好坐着,想到杜云荻,她便也跪下了。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