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五十八章 经过

第五十八章 经过

  甄氏都跪下了,杜云茹和杜云萝也不好坐在那儿当木头,对视了一眼,规规矩矩跪在了甄氏身后。

  夏老太太的视线从杜云萝头上那两朵绢花上扫过,面无表情,也没有叫起。

  如此架势,一屋子的人心中越发没有底了。

  苗氏偏头叹息,连八竿子打不着的心肝肝杜云萝都陪着罚跪了,她们其他人还能逃得过?

  丫鬟婆子们具是通透人,噤声屏气,蹑手蹑脚地跪了。

  东稍间里,除了端坐在罗汉床上的那两位,其余人都跪着。

  杜云琅三兄弟得了消息,自不敢托大,一道往莲福苑里来。

  里头如此气氛,打帘的小丫鬟苦着一张脸不敢报,兄弟几个不为难她,自顾自在正屋前的回廊上跪了。

  这一跪便是小半个时辰,直到西洋钟打了点,杜公甫才清了清嗓子。

  夏老太太会意,端起茶盏,抿了一口已经凉透了的茶,淡淡道:“起来,把事体说说明白。兰芝,你让云琅他们进来吧。”

  兰芝爬起来,赶忙出去唤人。

  杜云萝起来后,与杜云茹一道扶起了甄氏,久跪下来,膝盖又酸又痛,可当着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的面,谁也不敢揉,只能咬牙忍着,依着辈分坐的坐、站的站。

  苗氏提心吊胆了一整夜,根本没有睡踏实,一来就跪了小半个时辰,整个人都有些晕乎乎的。

  她按了按眉心,道:“老太爷、老太太,昨日是……”

  “昨日你跟着去了?”夏老太太直接抬声打断了苗氏的话。

  苗氏低下头: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既没有去,你能说明白什么?”夏老太太冷哼一声,目光在杜云瑛和杜云诺面上转了转,道,“你们两个自己说。”

  杜云诺咬着下唇,眼中一片晶莹,张了张嘴,没吐出一个字来。

  杜云瑛看在眼中,心道杜云诺若还是这般惶恐态度,只怕夏老太太又要发脾气了,她暗暗匀了匀气,道:“祖父、祖母,是这么一回事。我们到河边时,已经是人山人海了。

  官家放灯的地方也有不少人,原本哥哥们是陪着我们的,可到了岸边,就遇见了好些人家的姐妹们都在,有不少都是熟人,就过去打了招呼。”

  杜云瑛说到这里顿了顿,转眸看向杜云萝,杜云萝有些莫名,只听杜云瑛道:“安冉县主也在。”

  安冉县主这四个字,让杜云萝下意识地蹙了眉头。

  莫非,是安冉县主为难杜云瑛和杜云诺,以至于烧了河灯?

  念头在脑海里划过,杜云萝自个儿就先否定了。

  安冉县主好歹也是杜云诺的表姐,廖氏和廖姨娘多有走动,安冉县主再骄纵,也不至于去烧杜云诺的头发。

  “她是县主,又是四婶娘的外甥女,我们便上前问了安,县主见了我们是不太高兴,后来……”

  依杜云瑛的说法,安冉县主是和许多交好的贵女们一道去的,遇见了杜云诺与杜云瑛,她恼归恼,但还顾念着亲戚脸面,并没有为难她们,有两个与杜云诺熟悉的姑娘甚至邀请她们一起放河灯。

  杜云诺没有拒绝,而杜云琅几兄弟又不能一直在姑娘们之间待着,便远远离开了些,只让婆子丫鬟们仔细照顾着。

  而后,她们遇见了惠郡主。

  惠郡主和安冉县主之间,素来是面和心不合的。

  见杜云诺和安冉县主说了几句话,惠郡主掩唇直笑:“安冉姐姐真是大度,换作是我,可落不下这个脸。”

  安冉县主是什么脾气,这般嘲弄的一句话落在耳朵里,气得浑身都发抖了。

  对杜云诺,安冉县主要顾及廖姨娘的面子,但对惠郡主,她就没这么多讲究了,当即牙尖嘴利刺了过去。

  两人吵嘴,哪个敢拦?又有胆儿肥的明着劝暗着推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惠郡主扬手要打安冉县主,两人推挪时打翻了侍女手中的河灯,点燃了杜云诺那身葱绿地妆花纱长袄的交领。

  杜云诺愣在那儿还没回神,身边的人一下子就尖叫着散开了,连那两个始作俑者都呆愣地站在那儿不动了。

  眼瞅着杜云诺垂在后背上的头发都烧起来了,杜云瑛慌乱地扑了过去,挥着衣袖替杜云诺灭火,连手指烫着了都不觉得痛。

  杜云瑛动了,杜家的丫鬟婆子们回过神来,手忙脚乱地帮着扑火,杜云诺哇的一声哭了起来。

  杜云琅兄弟听见动静,过来一看也傻了眼,怕这头发再烧下去要出大事体,他从怀中掏出小刀一把就将冒着烟的头发给割断了。

  惊魂未定的杜云诺被扶回了马车,他们也无心再放灯,返程回府。

  杜云瑛说完,整个人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,她垂眸看向自己还红着的手指,只觉得一股子痛楚又涌上心头。

  昨夜里回来,苗氏就问过她,怎么就疯了似的冲过去灭火,她和杜云诺根本不是心连心的姐妹,又有这么多丫鬟婆子在,她何苦来哉。

  杜云瑛一个字都没有答,她脑海中一片空白。

  在见到杜云诺后颈领子烧起来的时候,她的脑海也是空白的。

  根本没有想过什么,她只是本能地就扑了过去。

  直到火灭了,她站在河边看着那群或惊恐或愣怔或冷漠的贵女时,她想,不管她和杜云诺暗地里关系如何,她们都姓杜,在这些人的面前,她不想叫她们看笑话。

  夏老太太听杜云瑛说完,道:“云诺,是这么一回事吗?”

  杜云诺垂着头,缓缓地点了两下。

  廖氏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,从袖口中取出一方锦帕,打开之后双手捧到夏老太太跟前:“这是昨日云琅割下来的云诺的头发,都带回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看过去,乌黑的长发,在其中一端靠近顶部的地方,烧得又黄又干,甚至还有一股子焦味。

  见了断发,杜云诺本能抬手去摸自己的后颈,摸到那短了一大截的头发,她咬着唇又要哭出来。

  夏老太太示意廖氏把东西收好,道:“事情说完了,知道哪儿错了吗?”

  杜云诺愕然抬头,分明,分明她和杜云瑛都是受害者,安冉县主和惠郡主动手,她们又有什么错处?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