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六十一章 祈福

第六十一章 祈福

  “三姐姐,手指,疼吗?”杜云诺问得有些怯怯。

  绣了落英缤纷的幔帐挂在鹤嘴铜勾上,杜云瑛半靠着引枕,伸出手来:“医女瞧过了,重新冲洗上药包扎,这些日子注意些,慢慢也就好了。”

  杜云诺略松了一口气,可见那双青葱白玉手被包得臃肿难看,越发愧疚了,从袖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圆盒来:“这是宫里用的消肿去疤的膏药,是去年景国公府里的姨母给母亲的,母亲见我脖子红了,拿给我擦的。清清凉凉,涂了舒服很多,姐姐下回试试吧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目光落在那圆盒上,颇有几分意外。

  这位只进不出的四姑娘,竟然会主动送东西,还是宫里赐下来的,这太阳当真是从西边出来了。

  杜云瑛眼底闪过惊愕,笑容满面让丫鬟收下了:“还是你心细,我回头试试。”

  话是如此说的,可这药膏,杜云瑛万万不敢试。

  景国公府里的廖姨娘,与廖氏之间,那也是面和心不合,背地里没少攀比,廖姨娘从小公爷手里得了东西,炫耀一番,却不会舍得给廖氏,若是给了,也不见得就是好东西。

  毕竟,国公府虽体面,御赐的东西也不是说有就有,说送就送的。

  况且,杜云诺的心思,杜云瑛可吃不准,这个四妹妹可是条毒蛇,什么时候咬你一口都不知道,万一……

  杜云萝不耐烦掺合她们猜心思,依着苗氏的意思,另寻了个话题,岔开了杜云瑛的注意力。

  三人絮絮东拉西扯了半天,一夜没睡踏实的杜云瑛犯困了,杜云萝便拉着杜云诺出来了。

  杜云诺被廖氏的人请回了安丰院,杜云萝绕去清晖园,甄氏却去了莲福苑,她便也跟了过去。

  夏老太太歇了午觉刚刚起身,见了杜云萝,笑着招手道:“快些过来,今日这冰碗不错,透心凉,火气都散了。”说完,便让兰芝替杜云萝去准备了一碗。

  红豆煮成沙,冰块磨得细细的,配上牛乳,香甜清凉,最合杜云萝的口味。

  甄氏含笑问道:“你去水芙苑了?云瑛还好吧?”

  杜云萝一面吃,一面道:“医女上了药,说要慢慢养,我和四姐姐陪着三姐姐说话解闷,她困乏了,我们才散了。”

  “可怜孩子!”甄氏念了句佛号。

  夏老太太抿唇摇了摇头,不管她白日里再怎么严厉教训,可心底里,她也是心疼的。

  只盼着这几个孩子,吃一见长一智,莫要再平白无故卷入她们是非,最后连累吃苦。

  许嬷嬷观察夏老太太神色,建议道:“毕竟七月里,不如做场法事,也求个太平、心安。”

  世人多信佛,七月又恰逢鬼月,总觉得乌七八糟的事情会一股脑儿冒出来。

  夏老太太深以为然,刚要颔首应下,转念一想,又摇了摇头:“不好,昨日的事体,京里多少人家都瞧见了,我们突然请了高僧做法事,还不知道叫人传成什么样子呢!”

  人言可畏。

  说是祈福,人人都当你驱邪。

  驱自家的?旁人编排杜云瑛和杜云诺冲撞了什么,三人成虎,杜云瑛还怎么说亲?

  驱别家的?那等于是指着面骂景国公府和定王府是那妖邪。

  杜家,还没法和这两家撕破脸。

  甄氏通透,明白夏老太太的意思,道:“不如这几日,媳妇去法音寺里拜一拜吧。原本也有这打算,云茹要嫁人了,媳妇要替她求一求。”

  夏老太太思忖着点了头:“这样也好,说出去合情合理的。多添些香油灯芯,捐些功德,银子从我私账上走。再备下鲤鱼乌龟,一并放生了。”

  甄氏应下。

  杜云萝听着她们对话,心跳不禁扑通扑通加快起来。

  她一直在等这一日,万万不能错过了。

  “我和四哥陪着母亲一道去吧。”杜云萝挽着甄氏的手臂,笑道,“哪有给姐姐祈福,我和四哥躲得没影没踪的道理。”

  甄氏拗不过她,转眸看向夏老太太,见夏老太太点头,她捏了捏女儿的鼻尖:“就你有理!”

  “那捡日不如撞日,就后日,好不好?”杜云萝更近一步,她要把上香的时间紧紧捏在手上。

  夏老太太自是希望早些拜佛上香求平安,好早些心安,再得法音寺里的师父点拨几句,去一去这府中的不平事,可这会儿已经快到申初了,若要明日一早便上山,委实赶了些,便依了杜云萝的意思,定了后日。

  赵嬷嬷使人去请苗氏来商议,夏老太太把杜云萝打发回安华院。

  杜云萝一迈进安华院,就见锦灵站在厢房前的回廊上听一婆子说话。

  那婆子有些胖,因着个头不矮,看起来倒也不臃肿,穿着半新不旧的蓝色褙子,头发油光水亮的,头上两根银簪在日头下闪烁。

  锦灵瞧见杜云萝,赶忙福身行礼,那婆子见此,回过头来,赔笑着福身道:“五姑娘回来了呀。”

  杜云萝定睛一看,是赵家的。

  “妈妈今儿气色真不错呀。”杜云萝见赵家的脸上脂粉抹得妥帖,两颊上淡淡点了胭脂,饶是四十多岁的人,一点也不显得夸张和俗气,反而透着股子喜气,这可比今日心事重重的苗氏、廖氏一并主子们的气色好太多了。

  赵家的圆滑,一听这话,就品出些不对来,赶忙垂手道:“姑娘打趣奴婢,奴婢这张老脸都没处搁了。”

  杜云萝勾着唇角笑了笑。

  赵家的来意,她心知肚明,定然与前世一样,是要为她的侄儿讨锦灵的。

  从前杜云萝答应了,却害得锦灵红颜薄命,今生自是不肯的。

  锦灵面子薄,又不是家生子,除了杜云萝这个倚仗,在府中不比得脸体面的婆子根基深,除非万不得已,锦灵是不会去得罪赵家的。

  可赵家的若是一直缠着不放,到底是损了锦灵的名声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便想将这恶人做了,省的赵家的一直惦记着。

  “妈妈既然来了,不如屋里坐会儿?锦灵儿,你走趟清晖园,与大姐说一声,我迟些过去用饭。”杜云萝吩咐道。

  锦灵一愣,虽是犹豫,还是应了。

  赵家的原想推拒,可想到锦灵毕竟是杜云萝跟前得宠的,事成与不成,都要五姑娘点头,便堆着笑,道:“那就谢过五姑娘赐茶了。”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