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六十二章 算盘

第六十二章 算盘

  赵家的是头一回进杜云萝的屋子。

  挑起珠帘弯腰进去,只见中屋北墙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副画,与书房之间用梨花木博古架隔开,上头放着些瓷器、玉器、石头。

  最惹人眼的是一盆珊瑚雕,赵家的回忆了一番,若她没有记错,这盆珊瑚雕,原本是老祖宗屋里的东西,后来赏了下来。

  而与东次间之间,摆了一架八仙过海的六扇屏风,出入口子挂了珠帘,锦蕊一撩起来便清脆作响。

  杜云萝入了东稍间,赵家的跟了进去,一眼瞅见架子上摆了一只西洋钟,墙角花架上一只青瓷花瓶,插了几枝花枝,也有一股趣味。

  目光在桌椅架子榻子上转了一圈,赵家的心中暗暗道:这些不愧是老祖宗从前留下来的,无论是用料还是做工,都是顶好的,几十年下来,木头自有一股油亮,难怪前回夏老太太把春华院给了杜云琅与夏安馨,背地里廖氏会那般生气。

  “赵妈妈,坐吧。”

  听得杜云萝软糯声音,赵家的赶忙应了一声,在杌子上坐了一个角。

  锦蕊上了茶,赵家的接过来抿了一口,笑道:“姑娘屋里的茶,都与旁的地方不同呢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点点头,也不与她说虚的,径直问道:“妈妈今日难得过来,是来寻锦灵的?可是她家里有什么事体?”

  “她家里没什么事体,只是奴婢……”赵家的放下茶盏,坐直了身子,道,“锦灵姑娘不愧是姑娘身边调教出来的,这脾气性子真是样样好,再说那模样,娘胎里的好福气,这上上下下这么多丫鬟媳妇子,也没几个能比得过她的,叫人看着啊,真是欢喜到了心里。”

  锦蕊垂手站在一旁,眉心微微一皱。

  “亏得锦灵不在,妈妈这么夸她,她都要羞死了。”杜云萝轻笑。

  “奴婢说得都是实在话,当着锦灵姑娘的面,奴婢也要这么说的,”赵家的赔笑,顿了顿,才道,“奴婢今日来,原本是想先问问锦灵姑娘的意思,再来与姑娘讨恩典的。这会儿见了姑娘,奴婢厚颜提一提,奴婢有一个侄儿,今年十七,做事也算勤快,模样不差的,若能讨得锦灵姑娘,那奴婢真的……”

  锦蕊悄悄看了杜云萝一眼,她就说赵家的怎么会把锦灵夸得都上天入地了,原来图的是这个。

  赵管事是府中的家生子,从三代往上就在杜府里做事了,如今当着回事处的肥差,在下人里头算是有头有脸的。赵管事还有个兄弟,管着府上一家成衣铺子,日子也是滋润。

  要锦蕊说,若是配家生子,赵家这样的也算是不错了,出入比寻常小商户家的娘子都体面,只是……

  虽说是主子的安排,那人家看起来也不错,可若就杜云萝不问一问锦灵,直接点头应了,锦蕊心中也有些怕的。

  能这般待锦灵,往后也能这般待她。

  锦蕊抿紧了唇,自家姑娘是和善人,应该不会那样做的,她暗暗念了两声佛号,盼着杜云萝莫要答应了。

  杜云萝没有注意到锦蕊的神色,她直直望着赵家的,淡淡道:“妈妈的侄儿?可是那个跟在赵管事身边帮忙跑腿的?”

  赵家的一怔,她没料到杜云萝对他家的人事如此清楚,可听杜云萝提起那个跑腿的,她赶紧摆了摆手:“姑娘,那个跑腿的是小侄儿,奴婢自己不怕丢人说一句,那小子上不得台面,奴婢想要撮合的是大侄儿,如今随着他老子在成衣铺子里做事。”

  这回轮到杜云萝惊讶了。

  前世时,锦灵是嫁给了那个小侄儿的。

  当时杜云萝没有细细打听,赵家的求了她几次,她也就应下了。

  后来才知道,那臭小子平日里借着跑腿的名号到处窜,油嘴滑舌,又爱赌,锦灵管不住她,反倒叫她婆母一阵埋怨。

  锦灵心思重,慢慢的就病倒了,体弱之时有了孩子,最终体力不支倒在了鬼门关上,一尸两命。

  那时杜云萝已经出嫁,锦蕊去送了锦灵一程,回来后哭了三天三夜,说是从前那么漂亮的人,竟然瘦得皮包骨头,哪里还是那个明艳俏丽的锦灵儿。

  每每回忆起来,杜云萝就心如刀绞。

  若不是她浑浑噩噩的,又怎么会让赵家的把锦灵给求走了。

  而赵家的此刻说的大侄儿,杜云萝并不清楚,便道:“我只知道妈妈有个在回事处跑腿的侄儿,成衣铺子里的那一个,我倒真不知道。”

  赵家的顿时红了脸,见杜云萝面露不屑,就晓得小侄儿的底细都叫人摸透了,不由暗暗啐了那个臭小子一口,日日不学好,丢脸丢到主子跟前了。

  抬手捋了捋鬓发,赵家的讪讪笑了笑,道:“姑娘,那臭小子是个什么人,奴婢是晓得的,哪里敢为他来求姑娘呀,就他那样的,这辈子不打光棍已经是阿弥陀佛了,哪里敢肖想姑娘身边的体面人呀。奴婢的大侄儿,与他弟弟完全相反,做人本分又踏实,等他老子退了,他就接了这成衣铺子,锦灵姑娘嫁过去,往后也是铺子上的当家娘子了。”

  心中的怒火蹭得烧了起来,杜云萝捏紧了衣角,才没直接翻脸。

  这赵家的,真真是个会打算的。

  她就在想呢,怎么从前的小侄儿变成了如今的大侄儿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从前,赵家的见杜云萝失宠,又是那个拧脾气,把所有人都得罪了,就算计着把锦灵求去,说给了那个娶不到媳妇的小侄儿,而现在,她还是府中最最受宠的五姑娘,是定远侯府未过门的世子夫人,身份金贵,赵家的不敢动歪脑筋,就想替拿得出手的大侄儿求了锦灵,往后依着锦灵,赵家更是风光。

  这般会打小算盘,真真是好心思。

  杜云萝斜斜睨了赵家的一眼,只觉得对方脸上的笑容虚伪得让人作呕,轻哼道:“妈妈,现在铺子是赵家管着,可往后谁来管,还是要听二伯父和二伯娘的意思吧?怎么就能断言你那侄儿能接手了铺子?二伯父做事,你如此猜度,他怕是要不高兴的。”

  赵家的笑容僵住了,她在杜云萝的眼睛里读到了毫不掩饰的疏离和不喜,让她不禁打了个寒噤。

  “姑娘说得是,是奴婢说错话了。”半晌,赵家的赔了一声罪。

  杜云萝淡淡道:“锦灵的事体,我还未想过,不急着定下,妈妈说呢?”

  赵家的赶紧应了,心里却知道,杜云萝说的是不急,可已经完完全全地回绝了。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