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六十三章 原因

第六十三章 原因

  这话题算是进了死胡同里。

  室内的气氛有些沉闷,赵家的笑得很是勉强,正琢磨着起身告退,突然听见西洋钟沉沉打了点,她扭过头去看了一眼,道:“呦,都这个时候了,姑娘还要去清晖园里吧?奴婢就不耽搁姑娘正事,先告退了。”

  “也好,”杜云萝颔首,笑容满面,似是之前的怒火已经消失得荡然无存一般,越发衬着赵家的面如死灰,她吩咐锦蕊道,“你送送赵妈妈。赵妈妈,今日招待不周,也没备上什么点心,妈妈下回得了空,再来我这儿吃茶。”

  赵家的站起身理了理衣角,躬身道:“姑娘客气了,奴婢下回一定再来讨茶喝。”

  珠帘清脆作响,赵家的出了东稍间,顾不上再打量中屋,径直撩开帘子出了正屋。

  外头夕阳西落,映红了半边天。

  夏日傍晚,这一两日又没有落雨,叫人觉得格外闷热,只两三步路就要闷出一身汗来。

  赵家的站在日头下,却是浑身舒坦了不少。

  不知道为何,刚刚在杜云萝跟前,她说的分明是心里话,半句没有隐瞒作假,可偏偏杜云萝看着她的眼神……

  赵家的觉得阴测测的,杜云萝是在看她,又似乎不是在看她一般,叫她后背脖颈一片发凉。

  “唉……”赵家的叹了一口气,眯着眼睛看了眼日头,边上的小丫鬟讨好似的向她问安,她绷着脸应了一声,一面往外头去,一面细细思量着,她到底是哪儿得罪了杜云萝了。

  赵家的在府中多年,最是会察言观色,揣摩主子心意,若不然,也不会顺风顺水这么久。她看得出来,杜云萝是不喜她的。

  撇开那个混账小侄儿,自家大侄儿分明就是极好的。

  模样端正,为人踏实听话,又肯上进,在铺子里做得不错,往后……往后杜怀平还能真换了他们赵家父子不成?

  锦灵若嫁到了赵家,做个掌柜娘子,那可是天大的福气和体面了。

  毕竟,锦灵是个没根基的丫鬟,家里又有两个拖油瓶,一个药罐子弟弟,一个半瞎子老娘,谁娶了她,就等于是要从腰包里掏出银子去填那两个坑了。

  老娘也就算了,年纪大了吃喝都不讲究,药罐子才是无底洞,将来还要出银子帮他抬媳妇。

  像锦灵这样的丫鬟,有人肯要就阿弥陀佛了,偏偏杜云萝这里还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,就这么拖着,五姑娘是想自己出钱养这一家子喽?

  说到底,就是锦灵没福气,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,赵家里头也不是非锦灵不可,已经叫杜云萝拒绝了,赵家的可不会厚着脸皮来求第二次。

  看来,锦灵将来,是嫁不出去了。

  赵家的腹诽道。

  等赵家的回到自个儿屋里,赵管事坐在炕上等着她。

  “五姑娘嘴上说的再琢磨琢磨,可我看她那样子,是不答应的。”赵家的道。

  “五姑娘拒了?你是不是说错话,惹了五姑娘了?”赵管事把烟杆往桌上一扣,急道,“哎我不是跟你说了嘛!先说服锦灵,让她去跟五姑娘提,你当你那张老脸在五姑娘跟前有几分重?”

  赵家的在安华院里受了一肚子气,不敢跟主子计较,只能忍下了,哪知刚回来,茶都没喝上一口,就叫训了一顿,立马不高兴了,叉腰道:“我说错话了?我没脸?你能耐你怎么不自个儿求去!我告诉你,这事儿不怪我,你家那个该剁手剁脚的臭小子的名声,连姑娘都晓得了,我还能怎么样?真的是丢人!”

  赵管事瞪圆了双眼,高声道:“浑说什么东西!姑娘能知道个……”

  “姑娘就知道了!”赵家的顶了回去,“往后啊,别说那臭小子,连大侄儿都要一并被连累了。还嫌弃锦灵家里两个无底洞,你家那个赌胚,难道有底不成?”

  赵管事一张脸黑成了焦炭,重重抽了两口烟,道:“真知道了?你到底怎么和姑娘说的,你仔细与我讲一讲。”

  “为何?总归是拒绝了,就别吃那天鹅肉了。”赵家的一屁股在炕上坐下,讥讽道。

  “你这婆家是蠢还是傻啊!”赵管事气急,“那是谁?那是府里的宝贝疙瘩,你别听如今各处都说五姑娘心善和气好说话,你仔细想想半年前,那可是看谁不顺眼就横竖不给脸的脾气呦。”

  赵家的愣了愣,她从前和杜云萝打交道不多,可毕竟在府中走动,多少晓得这位姑娘的脾气,那还真是……

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赵家的试探着开了口。

  赵管事重重点了点头:“没人知道五姑娘心里想什么,要是今日你得罪了她,她在老太太跟前这么轻飘飘说上几句,就够咱们喝一壶的了。”

  “不至于吧……”

  “怎么不至于!”赵管事哼道,“那你说,她为何一口回绝,连半点面子都不给,显然是看你不顺眼了。丫鬟嫁谁不是嫁,我们家那里不好了?”

  “许是、许是……”赵家的支吾了几声,灵光闪过,“哎呦,不会是为了留给姑爷的吧。锦灵没根基,好坏都靠着姑娘,最好拿捏了,又是好模样。”

  赵管事一听,也觉得有理,两人分析来分析去,越发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既然是杜云萝预留了将来给姑爷收房的,也难怪赵家的碰了一鼻子灰。

  清晖园里,杜云萝自不晓得赵管事夫妇的猜测,她正兴冲冲与甄氏说着去法音寺的事体。

  甄氏揉了揉她的额头,道:“知道你许久未出门,心里耐不住,但也不用如此吧。”

  杜云荻想笑话她几句,可转念想到姐妹们日日被拘在府中,对外出的期盼自然与他们男子不同,心里有多了几分怜惜:“听说法音寺里的斋膳很不错,母亲与五妹妹到时候可以一饱口福。”

  杜云萝睨了杜云荻一眼,不依道:“四哥哥又乱猜度我心思,我是去给大姐姐祈福的,哪里是图那斋膳去的,你可别乱说,叫人知道了,笑话死我。”

  甄氏听他们兄妹斗嘴,笑得直摇头。

  杜云萝依着甄氏,娇娇道:“还是母亲最晓得我,我是真的想出门去而已。”

  出门去,在这一天去法音寺,如无意外,就可以遇见她心心念念了几十年的人,这叫她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期待又如何不紧张?

  这些心思,她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,只能揣在心中,苦的甜的,全是自己品尝。

  法音寺的放生池,从前是双双落水,这一回,断不会那般了。

  只是,再见到那个人时,她要与他说些什么呢?

  ------------------

  96昨天才发现,“作者的话”在客户端里看不到,96每次求票求收打赏感谢,客户端的读者都没有看到呀。

  于是,今天的写在这里。

  上架前的最后一更了,明天就上架了,请书友们支持。

  感谢书友、楠木紫檀的礼物~~~

  ;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