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六十四章 笑容

第六十四章 笑容

  ();  PS.奉上五一更新,看完别赶紧去玩,记得先投个月票。现在起-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,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!

  艳阳高照,繁花似锦,身边的人熙熙攘攘,杜云萝站在水边,遥遥瞧见有人往她这儿走来。

  那身形有些眼熟,她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来人模样,却叫日光刺了眼。

  那人站在耀眼的阳光里,杜云萝分明没有看清,可心中隐隐有一个念头,那人在笑着,俊朗眉宇舒展,比夏日繁花更绚烂。

  提起裙摆,杜云萝努力迈着步子往前而去,那人就站在那儿一动不动,她跌跌撞撞地就是无法靠近。

  脚步发沉发虚,杜云萝缓缓停了下来,直直望着那人,努力勾了勾唇角,露出一个笑容来。

  她已然明了,她是在梦中。

  如之前几十年无数次午夜梦回时一般。

  只能遥遥看着他,却无法触碰。

  清晰地知道这是一场梦,是多么的悲哀。

  可就算是梦中,她也想留给他笑容,她希望每一次她留给他的都是笑容,让他安心的笑容,而不是无理取闹。

  这场梦,若是永远不醒来该有多好……

  即使只能这般望着,也比痴痴望着牌位要好一千倍、一万倍。

  不对!

  杜云萝猛得闭上了眼睛。

  没有牌位,没有死别,她已经回到了云萝花开的年华里,她已经……

  杜云萝腾得坐了起来。

  北窗外,由盈转亏的皎洁明月挂于半空,清冷月光透过窗棂撒入一片斑驳,清风吹拂芭蕉叶沙沙作响,偶尔还有阵阵虫鸣。

  双手攥紧了薄被,杜云萝做了几个深呼吸,整个人才慢慢平静下来。

  她险险又在梦境中分不清今夕何夕了。

  从前每一次醒来。萦绕心头的是悔恨、不舍和遗憾,而现在,一切已然不同,她分明是期待着的。

  世人说。近乡情怯,那她呢?

  等天一亮,便能出发去法音寺,她的心底,其实也是有些慌的呀。

  再躺回去。翻来覆去的,直到天边吐了鱼肚白才入眠,待锦蕊进来唤她时,杜云萝的精神并不好。

  锦蕊替杜云萝更衣梳洗,又细细匀了脸:“姑娘眼睛里有些红丝,是昨夜里没有歇好吧。好在姑娘天生丽质,脸色还是极好的,等下马车上稍稍靠一靠,等到了法音寺,就有精神了。”

  杜云萝由着锦蕊摆弄。镜中人皮肤剔透,与其说是天生丽质,不如说是仗着年纪轻,她自个儿知道,青灯古佛时的自己,又哪里能寻到闺中时的模样。

  收拾妥当了,杜云萝带着人去了莲福苑。

  夏老太太正与苗氏说着话,见杜云萝进来,细细打量了一番。

  今日杜云萝穿了一身浅藕色褙子,头上簪了一排小巧珍珠。手上一只白玉镯子,配了只卷云形状的白玉领扣,整个人清雅秀气,又不会穿金戴银显得世俗气息太重。

  夏老太太微微颔首:“这身好看。去法音寺里正好。”

  甄氏很快也到了,笑着向夏老太太请安。

  “该准备的,怀平媳妇都准备妥当了,你们早去早回,路上当心些。”夏老太太说完,又唤过杜云萝。仔细叮嘱道,“你这丫头,时而沉稳,时而又跳脱,旁的祖母不与你说了,只一样,规规矩矩去,规规矩矩回来。前几日云瑛和云诺已经唱了一出了,你再跟她们一样,不说外头怎么说我们,老婆子这心啊,都吃不消了。”

  杜云萝笑着应了。

  苗氏亲自送到了二门上,拉着甄氏的手,道:“此去祈福,说句心里话,我是真想自个儿去,好好拜一拜求一求,中元那日的事体可真真是吓坏我了,我这个当娘的,心都跟刀割一样。三弟妹呀,多帮我捐些功德,让我们云瑛时来运转。”

  说完,苗氏从袖中取出一只荷包,塞到了甄氏手上。

  入手便知轻重,沉甸甸的,犹如苗氏心境。

  捐银子是功德,甄氏不会抢苗氏的功德,接过后让水月收好,道:“二嫂放心,我会打理好的。”

  苗氏连连点头:“你知道我着急的是什么,哎!老太太那儿,千挑万选了,好不容易有些打算了,云瑛却出了这样的事体,我听说,那家的姑娘当时也在场,这经过瞧得一清二楚的,我琢磨着呀,这事儿怕是不成了。”

  甄氏拍了拍苗氏的手: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成与不成,都是造化。”

  苗氏苦笑。

  水月扶着甄氏上了马车。

  杜云萝眨着眼睛看她:“母亲,伯娘与你说什么呀?我听着好像与三姐姐有关?”

  “你这耳朵!”甄氏笑着啐了一口,见杜云萝娇娇地粘了上来,她一把拍在女儿背上,“没个正行!”

  嘴上骂了两句,可还是把事体与杜云萝说了。

  夏老太太帮着杜云瑛相看,门当户对的琢磨下来,最后合心意的是阮家三爷。

  阮家老太爷从前与杜公甫是同僚,关系也还不错,只是阮老太爷的几个儿子都不是读书的料,阮老太爷好面子,出了银子给儿子们捐了不大不小的官。

  几个儿子读书普通,当官倒还有些本事,虽然没有高升,但乌纱帽还是稳当的。

  孙子辈里,这阮三爷是最出挑的,阮老太爷****挂在嘴边,就想靠这孙儿长颜面了。

  阮家那里,前些日子露了些口风,夏老太太还是那个意思,抬头嫁女儿,没有张口就答应的道理,就先缓住了。

  没想到,中元节里,出了那等事体。

  “你二伯娘是怕这事体会不了了之。”甄氏道。

  杜云萝不解,嘀咕道:“为什么?三姐姐救四姐姐有什么不对的?放在哪家都要说是姐妹和睦,多好的事体。若是阮家就因为这个要黄了这亲事,这样是非不分的亲家,不如不结。”

  甄氏闻言,不由打量了女儿两眼。

  其实她心中也是这么想的,只是那毕竟是苗氏的女儿,苗氏正是愁杜云瑛婚事的时候,她直截了当这般说,未免要叫人说杜云茹和杜云萝婚事已定,她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痛。

  杜云萝又嘀咕了两句,转念想起来,问道:“为何阮家探口风的事体,我都不晓得呀。”

  甄氏好气又好笑地点着杜云萝的额头,道:“你为何要晓得?你这心操得也太多了吧!长辈们没拿捏好的事情,哪个****与你禀报?”

  杜云萝愣了愣。

  甄氏这么说一点也没错,婚姻之事,本就是长辈做主,轮不到晚辈置喙。

  当时石夫人来探口风,若不是杜云诺偷听了杜公甫和夏老太太说话,她们姐妹一样是蒙在鼓里的。

  【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这次起-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,希望都能支持一把。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,领一领,把订阅继续下去!】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上架啦~~~这几天月票双倍,求支持呀~~~~

  第二更下午放上,大家五一开心哦~~

  感谢书友在海底处窒息的平安符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