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六十八章 囡囡

第六十八章 囡囡

  ();  厢房那儿,甄氏与水月说了会儿闲话。

  供桌上的檀香眼瞅着要燃尽了,水月赶紧续上。

  甄氏看着那节节落下的香灰,道:“云荻与云萝去了有两刻钟了吧?怎么还没有回来。”

  水月对着观音像拜了拜,笑道:“前头人多,又热闹,姑娘难得出府,太太就叫她多看看瞧瞧,总归就这么大的法音寺,又有这么多人跟着,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话是这么说,可甄氏就觉得心里发虚,扑通扑通直跳,直到一个婆子气喘吁吁进来,她猛然抬头:“怎么这般急匆匆的?”

  婆子连气都不敢缓,道:“太太,前头有人投了放生池,撞了姑娘。”

  甄氏蹭得站了起来:“云萝呢?可撞疼了?”

  “姑娘崴了脚,”婆子本就发慌,见甄氏急成这样,哪里还顾得上细细说经过,“四爷正带姑娘回来,马上就到了。”

  甄氏皱着眉头要迎出去,水月赶忙上前扶了扶,婆子在后面说着穆连潇的事体,甄氏********扑在杜云萝身上,竟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。

  出了厢房,甄氏一瞧,就见赵嬷嬷带着人从回廊尽头的圆洞门另一头穿过来,她的囡囡叫一个粗使婆子打横抱着。

  待到了近前,甄氏盯着杜云萝一阵瞧,道:“都别堵在门口了,赶紧抱着囡囡进去。”说完,也不等丫鬟婆子们问安,转身打头入了厢房。

  杜云萝被抱了进去,杜云荻略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,他就知道,杜云萝是甄氏的眼珠子,但凡杜云萝磕着碰着些,甄氏就顾不上任何人了,分明赵嬷嬷还使了人手来报信……

  见那报信的婆子缩着脖子候在一旁,杜云荻摇了摇头,暗暗叹气:看来。这信白报了,母亲压根就没注意到世子。

  甄氏忽略了穆连潇,杜云荻却不能那么做。

  两人站在厢房外头,杜云荻道:“世子。母亲忧心五妹妹,并非故意怠慢,世子稍候,我与母亲说一声。”

  穆连潇颔首,他耳朵灵。听见屋里甄氏心痛地哄着问着,想起刚刚那声“囡囡”,不由轻轻笑了。

  谁家半大不小的姑娘还被母亲唤作“囡囡”?

  不过,听起来,却是格外可爱。

  只是,他刚一露面就害得杜云萝崴了脚,甄氏护女,就算嘴上不说,心里怕是也要怪上他了。

  头一回见岳家女长辈的穆连潇下意识地攥紧了手,掌心留下了那颗圆润通透的珍珠印子。

  屋里头。杜云萝坐在椅子上,伤了的脚架在甄氏膝盖上。

  脱了鞋袜,露出红肿的脚踝,杜云萝自己瞧着都唬了一跳,更别说甄氏了。

  “千叮咛万嘱咐的,你就不给我省心,瞧瞧,伤成这样,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到筋骨。”甄氏心疼不已,又不敢动手去碰。赶忙唤了水月,道,“去问问,底下有哪个懂些跌打的。先来给囡囡看一看。”

  水月应声。

  杜云萝眨着眼睛往窗外瞟,心说外头候着的那个最懂跌打伤了,可对上甄氏,饶是她厚脸皮,也没胆说出这种话来。

  甄氏又问赵嬷嬷:“到底怎么出事的?这七月还真是……云瑛、云诺,又到云萝了。”

  说罢。甄氏不禁又念了几声佛号。

  赵嬷嬷也是心虚,毕竟是她陪着小主子出去的,结果却出了意外了:“是有人冲出来跳了放生池,正好撞到姑娘,姑娘差点摔下水去,亏得世子眼疾手快拉了一把,没想到崴着了。”

  “跳山跳湖的都有,跳放生池算是什么事?边上全是人,下去还没喝几口水呢,不就被拖上来了!”甄氏气得不行,真要寻死多得是法子,这人分明就是瞎闹腾,还害了她的囡囡,若不是世子……世子?

  甄氏眼神一缩,看了眼杜云萝,似是心不在焉的模样,她转头就问赵嬷嬷:“哪个世子?”

  “定远侯府的世子,就是五姑娘的……”赵嬷嬷本想说,亏得就是世子爷,若是换了他人相扶,后头不晓得会不会生出事来,可见甄氏面色,这些话她都不敢说了。

  甄氏睨了赵嬷嬷一眼,直接问了杜云萝:“怎么会与世子遇上的?好巧不巧就在你边上。”

  “是挺巧的。”杜云萝打起了马虎眼。

  杜云荻怕甄氏找杜云萝算账叫穆连潇听见,赶忙插了嘴,道:“母亲,世子听闻您在,就过来给您请安,正候在外头。”

  闻言,甄氏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,指尖点了点杜云萝,压着声儿道:“给你留点面子,回头与你算账!”

  甄氏让赵嬷嬷和锦灵把杜云萝挪到里间去,自个儿拢了拢头发,理了衣摆,让杜云荻请了穆连潇进来。

  说是请安,甄氏只是个五品宜人,面对这个未来的女婿,也不敢生生受了全礼。

  甄氏趁机仔细打量起了穆连潇。

  十六七岁的少年眉目俊朗,常年练武,使得他身姿挺拔如松,举手投足比之寻常读书郎,更添几分豁达。

  甄氏瞧着颇为满意,她听石夫人说过,穆连潇是文武全才,如今一看,文人的气质与武人的爽利俱全,石夫人真还没有骗她。

  “听说是世子救了云萝?”甄氏笑盈盈问了。

  穆连潇拱手道:“事发突然,我见杜姑娘被那妇人撞得要落水,便拉了一把,也是巧合,却不想害得她崴了脚。”

  甄氏又问:“世子认得云萝?”

  穆连潇觉得这问题有些怪,还是一五一十道:“之前不认得,若不然,定会护了周全,不会叫她摔倒了。”

  甄氏是通透人,听了这话,心里多少品出了味来。

  赵嬷嬷见此,附耳与甄氏说了穆连潇伸手又放手的事体,甄氏便了然了。

  作为后宅女子,甄氏晓得流言蜚语有时候没半点儿道理,三人成虎,别人都传得有鼻子有眼儿了,作为当事人,恐怕还一头雾水呢,对于穆连潇的仗义与谨慎,她是认同的,至于杜云萝会崴了脚,的确只是意外。

  毕竟,与落水相比,崴脚算是好的了。

  里间的杜云萝听着外头动静,穆连潇的话语一字不漏地落在她心里,不知不觉就弯了眼儿,她悄悄地往前探了探身子,想要看清外间状况。

  因着角度关系,穆连潇看不到里头的杜云萝,甄氏余光却把女儿的动作瞧得一清二楚,她暗戳戳瞪了杜云萝一眼,不许她胡来,又与穆连潇说了几句,水月便领着一个半百婆子进来了。

  穆连潇晓得这是给杜云萝查看脚伤的,他们虽然定亲,但毕竟还未过大礼,不适合再留在这里,便告辞退了出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一夜多了好多票票,96好惊喜呀,进了新书月票的前十,靠得都是书友们的支持,96会努力加更哒,也请大家有票的都投给我吧~~

  感谢书友曾韵、七零八落的时光、春暖花开ztt、晓雾晨曦(2票)、貔貅灵、书友19982511、惘然_hjy、爱听书的、冯冬的月票。

  感谢书友陆芳1219的香囊,感谢书友公子卿陌、在海底处窒息的平安符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