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七十一章 可笑

第七十一章 可笑

  赵嬷嬷见这方妈妈是个晓事通透人,便放下了心,又开导了几句,转身回去禀报甄氏了。

  甄氏听罢,感慨了两句,本想说那苗大太太做人太刻薄,碍着杜云萝就在跟前,不想叫女儿再听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,也就不提了。

  杜云萝微低着头,正在想那苗大太太的事情。

  她记得七夕前,她正仔细刻花瓜,杜云诺来寻她说了阵子话。

  在说到苗若姗要被送去庄子上的时候,杜云诺曾说,为了这个外甥女的事体,苗氏与娘家闹得极不愉快,当时苗家甚至有人想倒打苗氏一耙,把苗若姗的落水归结到苗氏和杜云琅身上。

  今儿个听闻那苗大太太行事,杜云萝猜测,这一位一定是冲过来倒打一耙的人。

  这人呐,当真是奇了怪了。

  大热的天来法音寺里磕头参拜,可见是信菩萨的,但这位苗大太太没有半点儿菩萨心肠,自个儿跪在菩萨跟前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对求到跟前来的旧仆视而不见,不仅断了人家生路,还让身边丫鬟们对方妈妈冷嘲热讽,等方妈妈跳了放生池,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。

  在菩萨跟前如此行事,还指望菩萨能保佑不成?

  当真是可笑!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觉得甄氏有一句话说得极对,“不愧是一家院子里出来的”,苗若姗行事偏颇,也与苗大太太每日里的耳濡目染脱不开干系。

  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杜云荻敲了门进来了。

  杜云萝眼睛一亮,直直看着他。

  杜云荻哪会不知道她的意思,无奈笑了,拱手对甄氏道:“母亲,儿子送世子回了大殿那里。世子今日是和几位好友一起来的,其中一位是儿子在书院的同窗,之前顾不上说话,刚刚就去说了两句,世子与同窗也给儿子引见了其他几位公子。”

  甄氏闻言。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杜云荻要走仕途,学问固然要紧,人际圈子亦不能疏忽,能多结交一些人脉是大有好处的。

  那几位公子能与世子一道出游。出身及品行应当都不差。

  反正,应当比那个施仕人靠谱多了。

  想起四水和常安提过的施仕人、施莲儿兄妹,甄氏的脑壳隐隐发痛,再看向杜云萝红肿的脚踝,嗔怪道:“就你这样啊。还盼着九月里跟我去桐城呢,不好好养着,到时候别说我不肯带上你,老太太就先不放你出行了。”

  “母亲要回桐城?”杜云荻奇道。

  “是啊,外祖母五十岁寿辰,母亲要带我回去贺寿。”杜云萝抢着答了,央着甄氏道,“说好了我陪母亲去的,可不许扔下我。”

  “那你就老实些,把脚养好了。”甄氏说完。把包着冰块的帕子挪开了,“行了,一直冰着也不好,等回去路上,再给你捂着。”

  正值中午,赵嬷嬷领着人去领了素斋。

  水月摆了桌,甄氏不敢让杜云萝乱动,让锦灵给她另支了一小桌,各式菜品都添了小半碟,端到她跟前。

  这素斋果真如杜云荻所说。色香味俱全。

  杜云萝今日了结了一桩心事,正是胃口大开,不由多用了些,叫杜云荻好生笑话。

  出来的时候。甄氏是打算日落前回府的,只是杜云萝意外伤了脚,就不在法音寺里耽搁了,让赵嬷嬷出去备好了轿子,打道回府。

  杜云萝被颠着晃着下了山,待换了马车。才慢慢缓过气来。

  马车一直驶到了二门外。

  苗氏叫沈长根家的来迎。

  沈长根家的见杜云萝被抱着下了车,脸上不由一白,因着杜公甫在后院来去都坐软轿,沈长根家的很快便安排妥当,扶着杜云萝坐上去。

  莲福苑外头,兰芝得了信候在那儿,知道杜云萝伤了脚,心噗噗直跳,清晨出门时,老太太连声叮嘱了,怎么还是出了事了?

  夏老太太绷着脸,眉宇之间全是怒气,可见杜云萝白着脸儿叫婆子抱进来,她又忍不住心疼起来。

  杜云萝被安置在一旁榻子上,夏老太太问甄氏:“瞧过大夫了吗?”

  “寺里不好请大夫,叫一个略懂些跌打的婆子看了,说是没有伤到筋骨。”甄氏垂首答了。

  夏老太太缓缓颔首,冲苗氏抬了抬下颚,苗氏会意,让人去请了医婆。

  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夏老太太冷声道。

  事关苗家,杜云萝不好开口,只能由甄氏来说。

  甄氏见屋里丫鬟婆子不少,不禁有些犹豫,待夏老太太屏退了大半,只留下两个贴身的,她才把事情一一说了,没有略过苗大太太和方妈妈,也没有略过穆连潇,这些事体由不得她在夏老太太跟前说半截藏半截。

  苗氏只觉得头皮发麻,为了苗若姗的事体,她在夏老太太面前丢尽了颜面,若是世上有后悔药,她一定毫不犹豫吞下去,断断不会再接苗若姗进府来了。

  婆家这儿,苗氏抬不起头,娘家那里,更是让她存了一肚子火气,事发时顾左右言它甚至要倒打一耙,待见到杜公甫风光再起时,又急匆匆要把苗若姗送去庄子上,这样的处事方式,苗氏是不赞同的。

  只是,她是一个出嫁多年的姑太太,娘家的事情她插不上嘴,尤其是与她有关的,便是她回去说不要让苗若姗去庄子上,不仅不会有人领情,反而会骂她假惺惺,因此,苗若姗的事体,苗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却没有料到,苗大太太竟然会……

  “那方氏,我记得算是半个乳母了吧?”夏老太太回忆了一番,哼了声,“赶乳母出门,真是闻所未闻!”

  但凡是个要脸要皮的人家,都是要替乳母养老的,就算是乳母做错了事,只要不是闹得满城风雨丢尽了脸,也该给口饭吃,如苗家这般直接撵人出府的,的确少见。

  苗氏羞恼不已,如此可笑之人,怎么会成了她的大嫂!

  苗家由这样的女人掌着后院,不乱套才怪。

  在心中狠狠骂了苗大太太一通,苗氏这才堆着笑与杜云萝道:“云萝,今日害你吃苦了,伯娘给你赔不是,可怜的孩子,伤了脚,受这么大罪过。”

  杜云萝知道,这会儿不是拿乔的时候,悄悄看了夏老太太一眼,赶忙道:“二伯娘,其实也是我不够机灵,我怕再叫鱼儿弄湿了衣服,这才会离丫鬟婆子们有些远,是我思量不周,若不然,也不会摔着。”

  不管如何,杜云萝先把错认下,态度诚恳些,一心盼着能逃过夏老太太的发落才好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实在写不动了,书友们明天见。

  明天也是完成保底两更后,把月票和打赏的加更补上来,加一起,最少也会有四更哒。

  96很勤奋,请大家支持正版订阅,月票推荐票,都投起来吧~~

  感谢书友源小钦的月票和香囊,感谢书友宅在家里忙看书的月票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