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七十三章 珍珠

第七十三章 珍珠

  <=""></>  屋里头正说着话,水月挑了帘子进来,禀道:“太太,沈长根家的来了。”

  甄氏请了沈长根家的进来。

  廖氏看着眼前规矩行礼的妇人,一时有些惊讶。

  这沈长根家的是苗氏的心腹左膀右臂,又是苗氏的陪嫁,对苗家里头的人事也颇为了解。

  以廖氏之前猜测的,苗氏这会儿定然在水芙苑里发脾气,沈长根家的应当在一旁伺候着,帮着苗氏一块数落下苗家做事不妥,以消了苗氏的火气。

  却不知道,这沈长根家的怎么突然来了清晖园了。

  沈长根家的面上堆着笑,捧上了一只小钱袋,道:“这是我们太太叫奴婢给三太太送来的,方妈妈是苗家的下人,今儿个亏得是遇见了三太太您,是您替我们太太垫了银子,全了苗家的体面。”

  “哎,我知二嫂是厚道人,若她今日也在寺中,断不会看着那方妈妈穷困潦倒过不下去的,我就先做主添了银子。”甄氏说完,叫水月收下了钱袋。

  这一声“厚道人”听得沈长根家的内心舒坦,为了苗家那些莫名其妙的事体,苗氏被连累得有苦说不得,只能自己默默认下,谁让她是苗家女呢<="l">。

  好在,甄氏是晓得苗氏厚道的,即便只是嘴上应付一句,沈长根家的都高兴。

  在沈长根家的看来,甄氏是厚道人,坐在边上那位眼睛骨碌骨碌转着的廖氏,那是最不厚道的了。

  沈长根家的又与甄氏说了几番客气话,关心了杜云萝几句,这才告退了。

  廖氏见她出去了,抿唇淡淡一笑:“二嫂可真是仔细。不肯叫三嫂你贴银子哩。”

  “也是二嫂的心意。”甄氏不愿意去搅和廖氏与苗氏之间的勾心斗角,随口应了一句。

  杜云诺的目光在水月手中那沉甸甸的钱袋上一顿,估摸里头的银子定不会少,道:“银子都送来了,可见事情是真的了。你也是倒霉了,受了这等无妄之灾,亏得没有落水。要不然……”

  杜云萝低低应了一声。

  杜云诺不在乎杜云萝反应冷淡。继续道:“这几日,我们几个都该多拜一拜呢。中元节那日的事情,我想起来都毛骨悚然。哎。五妹妹,祖母罚你了吗?”

  “我伤在脚上,祖母罚不罚跪,我都禁足了。”杜云萝无奈笑了。

  杜云萝的脚踝上还拿冰块捂着。红肿未消,看起来有些渗人。

  杜云诺来时只粗粗看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。这会儿听杜云萝提及,不由又看了一眼,这一看,又是一阵心慌。

  她下意识地抬手又去摸后脖颈。触及那短了一截的头发,她抿住了双唇。

  那日,神仙打架。她和杜云瑛纯属遭殃。

  遭殃也是过错,又是罚跪又是挨骂的。虽然晓得夏老太太是关心她们才会那般说,可待今日里见到杜云萝,杜云诺又一次深刻体会到,夏老太太的心就是偏着的。。

  杜云萝没有被罚,听说夏老太太骂了两句就消气了,还有杜公甫护着。

  委屈的情绪慢慢涌上心头,杜云诺觉得,膝盖又针扎一样的痛了起来,她偏转过头,吸了吸鼻子。

  罢了,她何必与杜云萝比,从小到大都比不过,自己找不痛快。

  谁叫人家是心尖尖呢。

  外头起了风,天色突然开始转暗,几日未下的雷雨眼瞅着就要落下来,廖氏唤了杜云诺,赶紧回去了。

  雨水一落,去了不少暑气。

  杜怀礼回来,见女儿受了伤,好言好语安慰了一番,又说明日去买素云坊的点心来,叫杜云萝莫要再哭鼻子了。

  杜云萝不是会为了点心欢欣不已的小孩子了,可这是杜怀礼的心意,她笑盈盈地应下了。

  夜里,锦灵伺候杜云萝卸了头上珍珠手上玉镯,交给了锦蕊。

  锦蕊熟稔地要收回梳妆盒里去,突然觉得怪异,摊开手掌仔细数了数,珍珠少了一颗<="r">。

  早上是她亲手替姑娘簪上去的,一共十颗,现在回到她手上的只剩下九颗了。

  锦蕊赶紧唤了锦灵过来,压着声儿道:“怎么少了一颗?”

  锦灵闻言一怔:“九颗,没错吧?我在寺中替姑娘梳头时,就是九颗。”

  “是十颗,早晨是十颗!”

  锦灵一听这话便知不好,这些首饰头面都是账上有数的,多一颗少一颗都要记得明明白白,不能蒙混了,她细细回想,道:“姑娘扭伤时,帷帽掉到了地上,怕是那时候有一颗珠子掉了。”

  锦蕊撅着嘴,忿忿瞪了锦灵一眼,想怪锦灵做事不仔细,可转念一想,也怪她早上没与锦灵说明白数量,若不然,在寺中锦灵就会发现珠子缺了,早些去找,也总比现在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强。

  这事儿不能瞒着,锦灵与锦蕊一块禀了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斜斜靠在软榻上,皱着眉道:“珍珠少了?”

  锦蕊颔首:“寺里香客多,怕是叫谁捡了去吧。”

  捡了去?

  杜云萝一怔,她记得,当时她叫婆子抱回厢房时,越过那婆子肩膀,她看到穆连潇蹲下身去又起来,莫不是,叫他捡了去?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不由耳根子一烫,心里暗暗骂道:既然捡了,为何不拿出来?就算不拿出来,也该知会她一声,暗悄悄藏着掖着,算什么……

  腹诽到了后头,却又觉得心中丝丝发甜,不知不觉的连脸颊都跟着烧了起来。

  抿唇笑了笑,杜云萝没有细说,只是道:“怕是落在法音寺了,既寻不回来,明日一早就记到册子上吧。”

  锦蕊见她如此,虽是一肚子疑惑,却还是应了

  倒是锦灵,顺着放生池边的事情想了想,可她当时并未留意到穆连潇的动作,左思右想都没有线索,只能作罢。

  一连几日,杜云萝都老老实实待在西跨院里。

  医婆依着夏老太太的吩咐,一日来瞧她一回,又仔细教锦灵和锦蕊怎么伺候扭伤。

  锦灵送了医婆出去,顺便回安华院里收拾了些换洗衣服,正要回清晖园,就叫花嬷嬷拦住了。

  花嬷嬷堆着笑把锦灵请到了避阳处,道:“姑娘这几日忙碌,我都有几日没见到姑娘了。听说那日在法音寺,我们姑娘遇见世子爷了?那位世子爷,到底长得什么模样?”

  锦灵知花嬷嬷最爱打听这些事体,若一丁点儿不说,她能缠着问上许久,便道:“个头挺高的,模样也俊,与我们姑娘正相配哩。”

  花嬷嬷眼骨子一转:“姑娘瞧着好?”

  锦灵怔了怔:“世子是我们以后的姑爷,又是圣上赐婚,自然是好的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,求收求订求票票啦~~晚上还有2更,谢谢书友们支持~~~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