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七十七章 丢脸

第七十七章 丢脸

  锦蕊眼中一亮。

  金嬷嬷是厨房上管采买的,能坐上这个油水丰厚的位子,金嬷嬷在苗氏与沈长根家的跟前,颇有几分体面。

  沈长根家的是苗氏陪嫁,金嬷嬷是苗氏一手提拔的嫡系,与之相反,赵家的这种三代家仆,便是苗氏最不好拿捏的了。

  若是听话,自然是好的,若不听话,苗氏抬举他们,心里不痛快,打压他们,又要顾忌着其他老仆的想法。

  府中下人们之间,关系错综复杂。

  别说是苗氏了,就算几个管人事的婆子娘子,都未必说得清这彼此之间的干系。

  因而,没有大事体,苗氏也不耐烦去拿谁开刀,免得传到夏老太太那儿,还当她是存了什么心思呢。

  只是这一回,赵家的惹的是非,说大不大,说小也足够她喝一壶的了。

  沈长根家的在主子跟前当差,眼皮子不浅,不至于叫这么点银子就糊了心思,只看那人是窦婆子,这才耐着心思听她说话。

  窦婆子腆着脸赔着笑,只问那赵掌柜管着的成衣铺子,往后是不是要由他大儿子接手?

  沈长根家的听得莫名其妙,反问窦婆子哪里得来的消息。

  窦婆子嘴一撇,道:“赵家的要给她大侄儿娶媳妇哩,说娶进门的往后就是掌柜娘子,再是风光体面不过。沈家姐姐你给我透个底。若这事是真的,我便让我家丫头嫁过去,以后我也能跟着享福。总归主子身边的姑娘瞧不上他们家,不如便宜了我家丫头。”

  沈长根家的闻言就笑了,又问了窦婆子两句,回了她一句“没有的事”,转身就走了。

  有还是没有,窦婆子都无所谓,她又不是真的要嫁女儿,沈长根家的晓得了。她就算完事了。

  沈长根家的是聪明人。记得那句“主子身边的姑娘”,使人去打听了。

  这一打听,锦灵的事儿就落到了沈长根家的耳朵里,苗氏也就知道了。

  法音寺里的事体。是她欠了甄氏一个人情。如今正好能两清了。也是便宜。

  赵家的被唤到了水芙苑,当头就是一顿训,苗氏不提杜云萝与锦灵的流言。只抓着铺子说话。

  水芙苑里当差的人手多,各个都瞧见了,赵家的平日里哪里这般丢人过,涨红了老脸恨不能钻到地里去。

  耳边全是赵管事呵斥她的话,怪她得罪了杜云萝。

  赵家的暗恨得咬牙,杜云萝分明就存了抬举锦灵的心思,外头传得纷纷扬扬的,也不是她大嘴巴说出去的,却把帐算到了她头上。

  可那是主子,赵家的只能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

  为了赵家的这样不好拿捏的家仆,苗氏可是苦恼过一阵的,这次逮了机会杀鸡儆猴,沈长根家的也很高兴,这才会来寻金嬷嬷吃两杯酒。

  锦蕊听完,笑着谢过了潘婆子,提着食盒回了清晖园。

  杜云萝一面用早饭,一面听锦蕊禀了,慢条斯理地吃完,又漱了口,这才道:“起码能安静几日了。”

  府里的下人们惯会见风使舵。

  赵家的挨了一顿训,人人就瞧着赵管事和赵掌柜会不会也一并倒霉。

  那些听说过锦灵的传闻的,只要转一转脑子,就晓得赵家的挨训怕是与这些脱不了干系,这会儿也不敢再挂在嘴上了。

  清晖园里,甄氏不与杜云萝提这些,母女两人都当不知道那些传言,与杜云茹一道,替杜云荻收拾了东西,又把四水和常安叫来耳提面命了一番,送杜云荻回了书院。

  苗氏忙了几日,总算是抽出了空闲,带着人手回了一趟苗家。

  清早上去的,午前就回来了,竟是在娘家连顿午饭都没有用。

  水月来禀时,杜云萝正陪着甄氏用午饭,闻言想着,她和杜云诺还真没猜错,苗家的桌子,定然是叫苗氏和苗大太太抬翻了。

  七月二十七日夜里,杜云萝睡得正香,突然一阵闷雷响,惊得她睁开了眼睛。

  守夜的锦灵也醒了,怕落水湿了窗台,披着衣服起身把窗户都关上了。

  雷声响了一夜,直到天明时才落了瓢泼大雨,杜云萝起身时,竟还觉得有些凉意了。

  雨大风急,夏老太太免了各处请安,只叫众人好生在屋子里待着。

  甄氏坐在桌边,仔仔细细与水月和赵嬷嬷对着杜云茹的嫁妆单子,就怕有所疏忽遗漏。

  薄脸皮的杜云茹这小半个月来也不再避着躲着了,总归也就只剩下半个月左右,她就要嫁出去了。

  杜云萝一面玩着手中叶子牌,一面笑盈盈道:“杜家嫡长女,母亲恨不能把每个箱子都塞得溢出来呢。”

  “你只管说只管说,”杜云茹捏了杜云萝的鼻尖,“等你收缀嫁妆的时候,我看你的箱子这院子里摆不摆得下!”

  姐妹两人嘻嘻闹闹成一团。

  甄氏见她们热闹,不由就笑了起来,把单子递给赵嬷嬷,道:“就照我们刚刚说的,你去和二嫂说一声。外头雨大,从回廊上慢慢绕过去就好,不用心急火燎的。”

  赵嬷嬷接了单子,笑着去了。

  甄氏坐到了杜云萝身边,凑过头去瞧:“打叶子牌倒是比你下棋好些。”

  杜云茹嗔了一眼:“母亲,她分明还是半斤八两,一样的不讲理。”

  玩了一圈,赵嬷嬷才从外头回来,雨水打湿了她的下摆衣袖,头发叫风吹得有些乱了,没有了之前的沉稳态势。

  甄氏见此,晓得赵嬷嬷没有把她的话听在耳中,定是匆匆去又匆匆回,早知如此,她该叫个年轻小丫鬟走一趟,免得上了年纪的赵嬷嬷辛苦。

  赵嬷嬷垂手上前,恭敬禀道:“太太,奴婢到水芙苑时,二太太正巧出门了。”

  甄氏诧异:“这么大的雨,二嫂出门去了?”

  出门,便是出府。

  杜云萝闻言抬眼看向赵嬷嬷。

  赵嬷嬷颔首,道:“听几个婆子讲,是前头有人给二太太递了话,具体是什么事,她们也不清楚,二太太走得很急,只带了沈长根家的和泉茵。”

  杜云萝听完,支着下巴苦思冥想。

  从前的这时候,定远侯府刚刚请了圣旨,她被押着接了旨,又叫夏老太太禁足关在了安华院里,府中其他事情并不知道。

  回忆了许久,她都不能确定,前回苗氏有没有在这样的雨天里出过门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,感谢书友汀兰之露、了了轻烟、贝贝2005715的月票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