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七十八章 病倒

第七十八章 病倒

  水月领着人去厨房里领午饭时,里头忙得团团转。

  金嬷嬷站在廊下,与管厨房的李德顺家的扯着嗓子说话。

  水月离她们不远,正好听见一些,什么雨水潮了柴火,这才耽搁了时辰,又说雨大风急,庄子上的新鲜货送不到城里,厨房里今明两日要省着些,还说城外有不少农户因着昨夜惊雷受了灾,要不是落雨,只怕要叫雷火烧起来。

  水月提着食盒打着伞离开时,那两位正说到苗氏匆忙出门,只怕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

  因着下雨,刚过了申时,外头就暗下来了,不似七月里,倒像是入了寒冬。

  杜怀礼回来时一身狼狈,官服湿了大半,甄氏催着小厨房里备了热水。

  甄氏听着,下意识念了句佛号:“水月听采买上的人说,城外还有受了雷灾的?”

  “听说,是有两个庄子烧起来了,得亏后来落雨了,要不然,就烧空了。城里今日也忙碌,不少地方进了水。”杜怀礼原本还想多说几句,见两个姑娘在,也就不提了。

  等用过晚饭,甄氏见外头风雨依旧,也不叫杜云萝挪回西跨院了,让水月收拾了碧纱橱给杜云萝住下。

  这一日,苗氏直到二更过半才回来。天刚一亮就请了医婆,小厨房里点了火煎起了药。

  府里人多嘴杂。

  杜云萝就在甄氏屋里待着,都晓得昨儿个苗氏回来时失魂落魄的,要不是泉茵和沈长根家的一左一右扶着,只怕要一屁股坐到地上去,更有心的,留意到苗氏出门时戴在头上的两根金凤簪不见了。

  人人都有一颗好奇心,可事关苗氏,又有赵家的那车辙子在前,哪个也不敢胡乱编排苗氏。

  午后。雨水停了。

  甄氏看了眼天气。叫水月替她重新拢了拢头发,便去水芙苑里探病了。

  杜云茹是待嫁人,夏老太太那儿讲究,不许她去病床前。杜云萝又还不能下地。两人干脆支起棋盘。随意摆着棋子。

  捏着手中黑棋,杜云萝凑过去低声道:“大姐,二伯娘到底怎么了?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。”杜云茹说完,见杜云萝眼珠子转着,抬手在她眉心点了点,“你又在想什么混账事了?”

  杜云萝扑哧笑了:“为何我想的就是混账事?莫非姐姐与我想到一块去了?”

  杜云茹脸上一红,不搭理她了。

  杜云萝就是瞎猜的,能叫苗氏如此失态的,不是事关杜怀平,就是事关杜云琅和杜云瑛,再就是苗家了。

  杜云瑛这些日子老老实实地待在水芙苑里,杜云琅又不是个会生事的,余下的就是杜怀平与苗家了。

  再往下,杜云萝就猜不出来了。

  甄氏到水芙苑外头时,廖氏正要离开。

  彼此见了礼,廖氏摇着头道:“平日里这般气势的一个人,说病倒了就病倒了,哎……”

  嘴上叹着气,可甄氏依旧听出了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来。

  廖氏知晓甄氏为人,也就没有继续说,转身走了。

  甄氏刚走到正屋外头,就听见杜云瑛的声音从里头传来。

  “人在做,天在看,分明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,她还有脸倒打一耙?要不是她伺候过曾外祖母,早该将她休出门去!”

  甄氏清了清嗓子,抬声唤道:“二嫂,我来瞧瞧你。”

  里头顿时没声了,隔了会儿,沈长根家的撩了帘子出来,恭谨道:“三太太,我们太太请您进屋里说话。”

  甄氏颔首。

  内室里,杜云瑛立在窗边,垂手问了安,苗氏躺在床上,面色惨白。

  甄氏在床沿上坐下,宽慰了两句,又问了杜云瑛的手,杜云瑛支支吾吾应了。

  苗氏半支起身子,靠着赭色杭绸引枕,越发显得她气色极差。

  “刚刚云瑛的话,你都听见了吧?叫你看笑话了。”苗氏咳了两声,叹气道,“当人媳妇不容易,这么多年来,我们都是本本分分规规矩矩做媳妇,偏生就有人头上长角,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  有些话,苗氏憋得久了,平日里只能和沈长根家的抱怨两句,这会儿见了甄氏,颇有几分亲切,又觉得甄氏已经见识过自家嫂嫂的为人了,便也不瞒着,一吐为快。

  “是我大嫂和采儿出事了。”

  甄氏闻言,眉心一跳。

  “送采儿去庄子上,原本就是娘家那儿定下来的,又不是我的主意,我就算说不送,也要有人领情才好,总归都怪罪到我头上,我何必去当个傻子?”苗氏重重叹了一口气,接着道,“前几日,为了方妈妈的事体,我和她大吵了一架,她吵着嚷着说已经撕破了脸,何必再让采儿在城外受苦,要将采儿接回来,我懒得与她闹腾,就先回来了。只是家里不是由她一人说了算的,要不然,采儿也不会被送走,她闹了几天没闹出个结果来,庄子上就出事了。”

  甄氏的心扑通扑通跳着,猛得想起杜怀礼昨日说的话,惊道:“我听我们老爷说,有庄子烧起来了,莫非是……”

  苗氏缓缓点了点头:“就是采儿养病的庄子,她受了惊,又叫烟熏了一通,晕过去了。亏得是落雨了,才没有出了大事体。庄子上的管事不敢怠慢,天一亮就进城报信了。

  我那大嫂晓得了,哪里还坐得住?也不管风雨,准备了车马要赶去庄子上,哪里知道,马车还未出城门,却在街上惊了马,撞了人不算,她自个儿也在车厢里头颠得不轻,头上磕出了血。

  苗家那儿来报,我想着总归是我大嫂与外甥女,不能当作不知道,就往莲福苑里报了声,回娘家去了。

  我才刚进门,那个头上还包着伤口的人就跳起来,要冲过来跟我拼命,说要不是我,采儿怎么会落水,怎么会被送去庄子上,又怎么会差点丢了性命,她又怎么会伤了脑袋……

  三弟妹,你听听,这都是什么话!

  这些年来,我能帮衬娘家的全帮了,我从前待采儿多好啊,可她是怎么回报我的?要不是那日寻得及时,我这会儿早在老太太跟前跪到膝盖都碎了!

  我将采儿送回去,我说不该算计云琅,我有说错吗?她们娘俩呢,一个哭一个闹,还怪上了我。

  什么事儿都怪我!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三更,求收求订求票票~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