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章 本性

第八十章 本性

  串通之人是杜府里当差的?

  杜云萝闻言,不禁后脖颈一凉,余光瞥见夏老太太搭在几子上的指尖动了动,也只是微微动了动而已。

  姜还是老的辣,比起苗氏,夏老太太镇定多了。

  杜云萝比较完,猛得又想到了自己,算起来她从前阖眼时,活得比现在的夏老太太还长些。

  当年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摆到她跟前,她一样是连眼皮子都不会跳一跳,现在回到当姑娘的时候了,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“越活越回去了”。

  ****叫长辈们捧着护着,幼年时脾气就全出来了,可见是江山易改、本性难移。

  杜云萝一阵自嘲。

  夏老太太抿唇,就是苗氏说的这个道理。

  苗九太太放缓了语气:“满京城这么多人家,无赖为何一口就往杜家这里咬?”

  “为何?”苗氏嗤笑一声,她心里已经认定,这定然又是那不消停的苗大太太搞的鬼,“九弟妹该去问大嫂,她叫无赖讹了银子,就编出个故事来赖到杜家头上,怎么?要我赔她银子不成?我当你是苗家里头难得的明白人,今日怎么也这般糊涂?我在苗家当不得人了,在婆家这儿。也是面子里子都叫采儿跟她娘都丢干净了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老太太跟前,我还有什么话不能抹开了去说的?”

  苗氏越说越气愤,也顾不得杜云萝还在这里,掩面跪到夏老太太跟前:“老太太,叫您看笑话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伸手在苗氏后背上拍了拍,她知道苗氏夹在中间难做人,见苗家一环接着一环闹腾,不免也有些烦躁:“怀平媳妇,你先莫急。你九弟妹来了。事体说出口了,总要讲一个长短是非出来。真有这事儿,将那行恶之人抓出来,交到官府去。我们杜家不养这狼心狗肺之人;若没有这事儿。你九弟妹也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说完。夏老太太细长凤眼一挑,皮笑肉不笑,“苗家九媳妇。你说是吗?”。

  苗九太太讪讪笑了笑。

  她就知道,杜家这位老太太不是好对付的。

  这种事体,她压根是愿意来掺合的,她恨不得做一个周全人,左右开笑脸,偏偏苗家里头闹个不休,苗大太太张牙舞爪地要亲自来杜家讨公道,与苗大太太打擂台的自然不肯,两边推着挪着,这事儿就落到了她头上。

  只因为她与苗氏还有几分和气,又是拜见过夏老太太的。

  苗九太太坐直了身板,道:“老太太放心,事儿到底如何,总能弄明白的。”

  夏老太太颔首:“那你与我说说,无赖是怎么说的。”

  苗氏剐了苗九太太一眼,苗九太太只当没瞧见,道:“无赖好赌,他伤的那只手就是付不出赌资叫人打断的,他在赌桌上见过杜府当差的人,两人脸熟,却没说过话。

  那日雨大,两人都在赌坊里熬了通宵,输干净了被赶了出来,一道骂骂咧咧地在路边歇着。正好瞧见大嫂马车经过,那人二话不说就抓起石子扔了马腿,推了无赖出去,说事成后一人一半。

  无赖****混在街头,这种路数见得多了,也不是头一回做这事,熟门熟路就成了。”

  赌徒,哪家哪院都有,大赌小赌差别罢了,管事的自个儿也赌,都睁只眼闭只眼的。

  苗氏冷冰冰道:“那无赖既然认得,那人姓甚名谁,什么模样,年纪多少?”

  “大名不晓得,只听赌坊里的人唤他叫小二当家,二十岁不到,模样还算端正。”

  “小二当家?当的哪个家?阖府上下,哪个竟敢如此大胆?”

  苗氏讽了两句,杜云萝却是不由得浑身一震。

  小二当家这个名号,苗氏这样深居内院的人不知道,但杜云萝是知道的,那就是赵家那个赌棍,从前害死了锦灵的凶手!

  徐徐压住心中憎恶,杜云萝佯装惊讶,喃道:“竟是他……”

  杜云萝的语调不轻不重的,屋里人人都听见了。

  苗氏赶忙问她:“云萝你晓得这人?”

  “晓得的,”杜云萝应声,“就是赵家的那个小侄儿呀,赵家的前阵子跟我讨人,要给她大侄儿说亲,说是赵掌柜管的成衣铺子,往后就是她大侄儿的,谁嫁过去,都是掌柜娘子。我是不信她,但听我院子里一个妈妈讲,她之前去铺子里替家里小子买衣裳时,听见里头人唤什么小当家、小二当家,她只当是二伯父定了要抬举赵掌柜一家,还笑着贺了两句呢。”

  苗氏一张脸铁青。

  赵家的讨人的事体,苗氏一清二楚,也就没有怀疑杜云萝的说辞,又听苗九太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,不由就认定了。

  想到前几日赵家的被她押在水芙苑里呵斥了一顿,说的就是这蹬鼻子上脸敢放言铺子往后如何如何。

  她原只当是赵家的好脸面,在府里下人之间吹牛,不想外头竟然连小当家、小二当家都叫上了。

  杜怀平怎么管的铺子,竟然让人在眼皮子底下瞎搞八搞。

  苗氏在心中呸了两声。

  “老太太,既然知道是谁了,就把人带回来审一顿,若真行那讹银子的事,决不能姑息了,就算没有,就赵管事一家这般做事,您看……”脸已经丢了,也捡不起来了,苗氏恨不能立刻寻了那赵家的来出顿气,只是赵管事那里,没有夏老太太的意思,她不好一并拿捏了。

  夏老太太似笑非笑地睨了眼观鼻鼻观心的苗九太太一眼,淡淡道:“做奴才的要有做奴才的样子,你看着来。”

  苗氏应了,告了罪,转身就出去了。

  杜云萝盯着苗氏的背影,暗暗想,若是赵家那混球干的,那这就不是苗大太太运气不好,而是那混球记恨苗氏那日喝斥赵家的,故意寻事了。

  正想着,手腕叫夏老太太的手被扣住了,杜云萝偏转过头看去,老人和蔼笑着道:“多大点事儿,交给你二伯娘就好,云萝不用操心。”

  杜云萝愣怔,垂眼应了。

  看来,她透过赵嬷嬷,让苗氏打压赵家的的事体,夏老太太已经知道了。

  而且,挺认同的。

  得宠,就是方便,做什么都有人在背后护着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一更。

  感谢书友淸渃溪、觑觑眼婷婷的月票,感谢书友陌上花开LL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礼物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