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一章 折扇

第八十一章 折扇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苗氏离开后,屋子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。

  苗九太太有些不适应,饶是她平日里左右逢源妙舌生花,此刻也说不出什么讨趣话来。

  尤其是夏老太太端着茶盏一副镇定自若的模yàng,而杜云萝又不晓得在想什么,苗九太太从她面上也看出几分夏老太太的沉着来。

  越发显得她不自在。

  也难怪苗氏在苗家拍着桌子说她自个儿里外不是人。

  事情没有个结果,苗九太太想告辞都不成,只能耐着心思坐着。

  足足坐了一刻钟。

  竹帘子撩起,兰芝笑盈盈从外头进来,打破了屋内平衡。

  苗九太太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兰芝一一问安,福身道:“大姑娘来了。”

  杜云茹进来时,手上还拿着一个长条盒子,她知道莲福苑里有客,恭敬唤了声“苗九伯娘”。

  “这是过两日就要上轿的大姑娘呀。”苗九太太找到了说话人,拉着夸了几句,又添了见面礼,总算是将气氛给缓和了。

  杜云茹把盒子递到杜云萝跟前:“侯府里捎来的,我给你拿过来了。”

  杜云萝眼睛一亮。

  定远侯府捎来的东西?

  各房长辈不会与她捎东西,那就只有、只有穆连潇了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耳根子一烧,转过头娇娇唤了声“祖母”。

  清亮如水的眸子里全是期待和好奇,夏老太太看在眼里。笑着啐道:“去去去,你们两个去里头说话,别在我跟前叽叽喳喳的。”

  杜云萝拉着杜云茹就往碧纱橱里去。

  苗九太太看到这一幕,心中又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  法音寺里,杜云萝与穆连潇是碰过面了,现今,侯府里往这儿捎东西,杜云萝甚是欢喜,可见这两人彼此满意。

  杜家靠着定远侯府,杜公甫又受东宫器重。往后杜家就是安安稳稳的上坡路。苗九太太就想不明白了,自家那个大嫂为何偏偏就要和苗氏撕破了脸皮。

  苗家的底子原就与杜家有差距,这往后,想要让苗氏拉扯一把都不可能了。

  杜云萝关上了碧纱橱门。伸手问杜云茹要盒子。

  杜云茹抿唇一笑:“你猜猜里头是什么东西?”

  “大姐你打开瞧过?”杜云萝一怔。

  “你个没良心的。”杜云茹佯装生qì。将盒子往桌上一放,嗔道,“我好心好意与你送来。你竟怀疑我是那等无脸无皮之人,你说,要怎么办吧。”

  杜云萝赶紧上前挽了杜云茹,说了几句好话,便去看那盒子。

  细细长长的,瞧不出个端倪来。

  杜云茹支着下巴,道:“捎东西来的人说,世子惦记着你的脚伤,问你可大好了没有。”

  杜云萝抿着唇就笑了,抬眸见杜云茹在偷笑,她赶忙偏过脸哼道:“我躺了快二十日,这都能落地走了,他才来问,可见是没惦记着。”

  杜云茹憋不住笑,又怕叫外头苗九太太听见,趴在桌上,两个肩膀抖个不停,又睁眼看杜云萝打开了盒子,露出一柄折扇来。

  扇子?

  杜云茹难得有打趣杜云萝的时候,根本不肯放过,凑过去道:“我听说世子的功课极好,这扇子莫不是作画题字了?是‘关关雉鸠、在河之洲’,还是‘青青子衿、悠悠我心’?”

  杜云茹的声音轻柔婉转,似是莺啼,落在耳朵里,添了些绻缱味道。

  杜云萝忆及那张俊朗笑脸,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世子他……

  待反应过来这又是叫杜云茹笑话去了,杜云萝眸子一转,反击道:“四哥说,邵二哥的功课也是极好的,莫非他们念书就念这些诗?他给姐姐题过字?四哥这次回书院,你难道没叫他帮你捎东西给邵二哥?”

  论脸皮,杜云茹再磨练,也比不上杜云萝。

  她怪叫一声,扑上来挠杜云萝:“你你你这是将书生们一网打尽了。”

  若说书生,她们的父亲杜怀礼就是典型的书生做派,能写会画,温和,又深情。

  想到杜怀礼和甄氏,杜云萝笑咧了嘴。

  杜云茹听她父亲母亲一通乱叫唤,也明白过来,姐妹两人笑打作一团。

  待笑够了,杜云萝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扇子。

  杜云茹凑过去看,正面是高山古松,背面是池塘藕色,她咦了声,再看那落款,是个笙湘阁的红印。

  “这笙湘阁,不就是岭东首府宣城最有名的扇子铺吗?”杜云茹疑惑着道。

  杜家长子杜怀让外放岭东认知府,这些年也捎回来不少岭东出名的玩意儿,其中就有笙湘阁的扇子。

  画工精细,用料考究,简简单单的折扇,它家的扇出来的风就是比别家同款的凉快些。

  从前杜云澜好奇,求杜怀让多捎了几把,拆开来比了又比,也没发现哪里不一样,不由啧啧称奇。

  因此,杜家姐妹对这家的红印也颇为熟悉。

  相较杜云茹的惊yà,杜云萝捏着扇子,弯了弯唇角,不禁又笑了。

  她就知道,穆连潇才不会有那些复杂的心思去画扇题字呢。

  要不是因为她名叫云萝,从前穆连潇也不会送她云萝花。

  他的世子是个很直白的人,他送了笙湘阁的扇子来,只是要告诉杜云萝,他这些日子去了岭东。

  毕竟两人已经定亲,杜云萝又是在穆连潇跟前受伤的,于情于理,养伤的日子里,穆连潇那儿是要有些表示的。

  可偏偏一直到今日之前都没有消息。

  原来是去了岭东……

  杜云萝不由回忆从前。

  前世的此刻,穆连潇似乎也是去了趟岭东的,只是当时她被禁足在春华院,又刻意忽略定远侯府的消息,因而并不太确定。

  见杜云萝对着扇子出神,杜云茹低低唤了她一声,道:“对了,来捎东西的人还说,世子后日又要往清柳渡口去,这一来一回的,又要半个月呢。”

  清柳渡口是京畿一带最dà的渡口了,往来南北的船舶都会经过那儿。

  杜云萝隐约觉得她疏忽了什么,拧眉思索了良久,才终于想明白了。

  离开京城三年的穆连慧要回京了。

  那个永yuǎn笑里藏刀口蜜腹剑,在背地里帮着练氏出了无数坏主意的穆连慧,要回来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二更,求收求票求订阅~~~

  感谢书友的月票~~~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