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二章 可恨

第八十二章 可恨

  思︿路︿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  穆连慧是练氏的掌上明珠,也是连字辈唯一的姑娘。

  幼年时,吴老太君心疼她无人陪伴,将蒋玉暖接进了府,而在定远侯府遭受变故之后,穆连慧的人生也变了。

  永安十三年,穆老侯爷与三个儿子相继死在战场上,去迎灵的穆连康失踪,朝廷为了安抚,封赏不断。

  皇太后见豆蔻之年的穆连慧精神不妥,怕她在那只余下孤儿寡母的家中抑郁了,为她请封嘉柔乡君,又恰逢皇太妃要去普陀山礼佛祈福,就要穆连慧一道去。

  吴老太君是舍不得的,练氏劝了几句,终还是送穆连慧随行。

  这一走就是三年多。

  在寺院里住了三年的穆连慧通晓佛理,为人谦逊,又在皇太妃跟前养了三年,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皇家贵女风范,一回京城就把所有人都比了下去。

  这只是人前的穆连慧,杜云萝从前不晓得,常cháng与她来往,在穆连慧病故时还落了不少眼泪,直到一切真相扑涌而来,杜云萝才明白,谦逊和蔼的背后,到底是一副怎样的蛇蝎心肠。

  只不过,再是蛇蝎心肠又有何用?

  杜云萝是恨穆连慧,是想复仇,但她不会出手去对付穆连慧。

  若依着前世发展,穆连慧自己就先把自己整到了绝路上,虽然她也活到了五十几岁,但后来的三十年,穆连慧就没过过一天舒坦日子。

  皇家无亲情,足以说尽穆连慧的一生。

  那些宫闱倾轧算计。杜云萝此刻想来,都觉得唏嘘不已。

  圣上是皇太后柏氏的亲儿,另有同胞弟弟瑞王李享,可较之瑞王,圣上更信任的是皇太妃所生的诚王李源。

  当年先帝在时,皇子们为了皇位争权夺势,还是太子的今上就是靠着诚王的支持,一步一个脚印,终登大宝,因此在所有的亲王之中。诚王的地位甚至压过了瑞王。

  圣上信任诚王。皇太后与皇太妃自然也亲厚。

  皇太妃喜欢穆连慧,皇太后也就高看她一头,甚至是让穆连慧嫁给了瑞王世子李栾。

  几十年后,杜云萝才知。皇太妃原是盼着穆连慧能嫁给她的亲孙儿、诚王世子李豫的。只是太后开了口。她素来顺从惯了,不想惹来嫌隙,这才闭嘴全当没有这回事了。

  穆连慧是心知肚明的。李栾、李豫,与她都无所谓。

  不过,圣上信任诚王,不代表太子承继大统后依旧会信任诚王一脉,诚王和世子李豫的权利太大,到时候定会引来太子猜忌,较之诚王,还是与圣上一母同胞的瑞王府更安全。

  穆连慧千算万算,算了圣上与太子心思,却独独漏算了瑞王和世子李栾。

  圣上还未驾崩,太子还稳坐东宫时,皇太后先宾天了。

  孝期未过,瑞王大军围了京师,直逼禁宫。

  所有人都以为这怕是要改天换地了,一夜之间,风云又变。

  李栾弑父了。

  一手是掐住京师咽喉的兵符,一手是瑞王李享的头颅,李栾跪在城外,降了。

  圣上气得仰倒,可太后孝期未出,李栾又弑父以平兵变,他就是恨不得杀了李栾,又不得不悠着点。

  穆连慧求了皇太妃,求了李豫,最后换来了李栾的一条命。

  嫡子永居禁宫,李栾与穆连慧守皇陵。

  一守三十年,直到穆连慧死在皇陵,都没有见过亲儿一面。

  可悲否?

  可悲!

  可恨否?

  杜云萝恨得咬牙切齿。

  穆连潇战死沙场,穆连慧也是插了一手的;周氏死在房中,亦是穆连慧的手笔;她嫁给李栾,图的是抬高二房,让穆连诚能承爵。

  练氏想出来的所有坏主意,都有穆连慧的份!

  穆连慧毁了杜云萝的一生,也赔上了自己的一生。

  机关算尽,到了最后,终究是遗憾多余满足。

  这一次,她依旧要看着穆连慧嫁给李栾,最后一步步走向皇陵去。

  只不过,穆连慧再无法如愿害死穆连潇,害死周氏,无法再帮助穆连诚承爵。

  付出了所有一切,一无所获之后,还要忍受守着皇陵的痛苦,对穆连慧来说,比什么都让她崩溃。

  至于李栾……

  杜云萝从前是见过陪穆连慧回定远侯府的李栾的。

  李栾一双桃花眼,即便是不笑的时候,目光也是温柔如水,他只要站在那儿,仅仅只是站着,就能让小丫鬟们忍不住偷偷观望,而李栾的视线,一直停驻在穆连慧身上。

  杜云萝羡慕过,可后来她慢慢懂了,一个胆敢弑父的人,哪里会是温柔无害的?

  瑞王想做皇帝,李栾一样想,父子两人谋划多年,却没料到,太后会突然宾天。

  心中无兄弟之情的瑞王以己度人,没有太后在后宫里盯着,圣上岂会留他性命,瑞王不得不在准备不够充分的时候起兵,围了京师。

 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谁能料到年过半百、二十年没上战场的诚王李源带着世子李豫,两人单骑突围,手握京畿大营数万兵马,又调动了其他州府官兵,要将瑞王兵势夹在中,活活耗死。

  没有胜算的李栾只有弑父一条路。

  这便是帝王家。

  血淋淋的叫杜云萝眉心发痛。

  能弑父的李栾又怎么会顾忌在禁宫中的幼子的生命,他几十年动弹不得,不过是叫朝廷压得死死的罢了。

  回忆了一番往事,那一张张脸孔在脑海里翻来覆去,杜云萝有些疲惫,低叹了一声,靠着杜云茹吐出一口气来。

  杜云茹不知她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,只当是为了穆连潇,笑道:“世子不过是去渡口,来回半个月,你就唉声叹气的。他便是不去,你难道就能见到他的面?”

  杜云萝浅浅笑了笑。

  她知道杜云茹想岔了,可她什么都不能说,干cuì岔开了话题:“二伯娘去了好久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  提起苗氏,杜云茹奇道:“我刚就记挂着你的事体,都忘了问了,苗家九伯娘怎么突然来了?”

  杜云萝撇了撇嘴,附耳与杜云茹说了一通。

  杜云茹嘴角直抽,喘了好几喘,半晌吐出一句话:“简直混账!”

  这是骂的赵家的与她那小侄儿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三更啦~~~

  感谢书友某只狐狸的月票,感谢书友160113175342275的礼物~~~

  思︽路︽客更新最快的小说网,无弹窗!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