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三章 肆意

第八十三章 肆意

  西洋钟走了一圈。

  苗九太太的面上堆不起笑容了。

  碧纱橱那里,起先还能听见杜云萝与杜云茹姐妹两人的笑声,虽不清楚在说些什么,但也算是热闹。

  苗九太太也笑盈盈与夏老太太说这姑娘家一道就是叫人欢心。

  后来,里头就歇了动静。

  苗九太太东拉西扯了几句,也只能静静等着苗氏了。

  茶盏里的水凉了,丫鬟又换了两回,苗氏才面无表情地回来了。

  夏老太太冲行礼的苗氏点了点头。

  苗氏垂首道:“那什么小二当家,就是赵管事的小儿子赵田海,媳妇叫人拿了他来,也是个软骨头,还没怎么吓唬他就都认了。人已经关起来了,老太太,九弟妹,是与那无赖一道送官,还是打死算了?”

  苗九太太的眉心突突直跳。  送官?

  杜家、苗家,哪个肯丢这个人?

  苗九太太看向夏老太太,老太太端着茶盏吹了吹,不搭理她们。

  再看苗氏,苗氏摆出一副“我不管我全听你的、免得事后娘家又说我主意大”的态度来,把事情都堆到苗九太太跟前。

  这就是苗氏说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。

  遇见豁出去一样的苗氏,苗九太太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那赵田海既是家生子,关起门来能解决的事体,又何必去官府里走一趟呢。”

  夏老太太抿了口茶,这才缓缓应了一声。

  “既如此。等我们老爷回来,叫他将成衣铺子理一理,寻个合适的人顶上去,回事处赵管事的活儿,也一并撤了,老太太您说呢?”苗氏又问。

  “之前说了,你看着安排便好。”夏老太太顿了顿,道,“只一样,赵家是三代老仆了。除了罪大恶极的。旁的能留条性命就留条性命,别逼着人家连活命都不成,要死要活起来。”

  苗九太太胸口一阵发疼,这是在打苗大太太的脸。骂她将方妈妈逼到死路上。苗大太太不在这儿。这耳刮子,苗九太太就生生受了。

  苗氏恭敬应了,转眸去看苗九太太:“九弟妹。这赵田海的婶娘前几日胡言乱语,叫我训斥了一通,赵田海因此恨上了我,那日见是苗家的马车,这才起了贼心。事情就是如此,你替我与大嫂说个清楚,她是受了我的连累,我心里明白,不会赖的,我让人备了些人参阿胶,都是补气血的,大嫂伤了头,补一补吧。”

  这又是一个耳刮子了,苗九太太觉得另半边脸都痛了起来。

  苗大太太就是那等连累了人不仅要赖,还倒打一耙的。

  苗九太太张了张嘴,这夹在中间的味道她是尝够了,什么人参阿胶,她才不敢带回去呢,能生生让苗大太太砸出来,心里有千般万般话,这个当口她都说不出来了,只能胡乱应了两声,起身告辞了。

  苗氏亲自送了苗九太太出去。

  碧纱橱里,杜云萝一直透过缝隙往外看,见两人走了,她回头与杜云茹道:“苗家九伯娘恨不能没人送她呢,你没瞧见,脸都比锅底黑了。”

  “说得你瞧过锅底似的。”杜云茹扑哧笑了,“二伯娘也是,张口就胡说八道。那日那般大的雨,连近前的路都瞧不清楚,哪里能看清远处行来的马车挂着哪家标志?等看清了,马车一溜儿就从面前过去了,能溅得人一脸儿水,还怎么拿石子惊马?那赵田海分明就是瞎猫逮着了死耗子,正巧就遇见苗大太太了。二伯娘明知如此,还非要这般说,可见是豁出去了,什么娘家体面,半点也不顾了。”

  杜云萝撇嘴:“她是想顾,顾不上,给气坏了。”

  这事儿就算苗氏如实说了,苗九太太回去如实禀了,苗大太太一样无理取闹,要怪到苗氏头上来,不如就直接拿人参阿胶堵回去,气死了拉倒。

  “也是,还不如如此呢,”杜云茹坐在桌边,支着下颚,道,“二伯娘做着当家太太,瞧着风光,平日里也没少受气,光一个四婶娘,就够她歪嘴了。婆家妯娌不敢撕破脸,娘家那儿还蹦跶来蹦跶去的,若这都还要忍着,这日子还有什么滋味?不如狠一些,活得痛快。”

  杜云萝盯着杜云茹一阵猛瞧,她真是没想到,自家大姐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。

  杜云茹叫她瞧得莫名其妙:“我说错了?”

  “说得再对也没有了。”杜云萝笑弯了眼。

  她觉得杜云茹说得对极了,人生在世,不如意事,十常八九,前世忍得熬得已经够多了,今生不如肆意些,否则,她重来一遭又是为了什么?

  不就是为了能护着想护的人,守着想守的人吗?

  叫那些狼子野心之人一并去喂了豺狼,这才不枉她青灯古佛五十年换来的这一世。

  外头夏老太太不轻不重咳了一声。

  杜云茹赶忙起身,理了理衣衫,打开碧纱橱门,笑着迈了出去。

  杜云萝将那装了折扇的盒子收在袖中,亦跟了出去。

  对着她们两个,夏老太太有了笑容,拉着杜云萝坐下,问道:“侯府里给你捎什么了?”

  杜云萝还未答,杜云茹就抿唇一阵笑,叫夏老太太越发好奇了。

  “一把折扇而已,还是笙湘阁的扇子,就是告诉我一声,他前些日子往岭东去了。”杜云萝取出扇子给夏老太太瞧了。

  夏老太太接过来一看,果真如杜云萝所说,也就放下心来。

  杜云萝将扇子收好。

  她知道夏老太太的意思,她与穆连潇虽是过了定礼的,可毕竟未行婚礼,送些寻常东西是无妨,若是有些旖旎意思的,未免显得轻佻了。

  杜云萝不希望夏老太太误会穆连潇,因此才将扇子拿了出来。

  院子里叽叽喳喳清脆画眉叫声,杜公甫一手拎着鸟笼,一手拄着拐杖,慢吞吞进来了。

  杜云萝与杜云茹赶紧起来行礼。

  杜公甫好一阵没瞧见杜云萝了,笑道:“脚伤都好了?在屋里关了这么多天,闷坏了吧?”

  “是闷得慌,所以刚能落地,我就往莲福苑里来了。”杜云萝笑嘻嘻道。

  这话惹得杜公甫大笑,道:“既闷着,怎么不让人来接了芽儿过去?还能与你逗趣。”

  杜云萝看向笼子里不停跳上跳下的画眉鸟,扑哧笑出了声:“祖父,清晖园里还有一只梨花小霸王,他对上了芽儿,能将大姐种的那一院子花儿都给糟蹋没了,大姐抓不住芽儿与小霸王,就要收拾我了。”

  梨花是甄氏让赵嬷嬷养的那只花猫,杜云萝唤他小霸王。

  杜公甫和夏老太太听得抚掌大笑,杜云茹又是好气又是好笑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四更啦~~~

  双倍月票过了大半了,书友们还有票的,在双倍期间投给96吧。

  10票加更,在双倍期间等于5票加更。

  96就天天四更还更新啦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