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五章 糟心

第八十五章 糟心

  杜府莲福苑。

  沈长根家的站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,一面与许嬷嬷说着客套话,一面指挥着一众丫鬟婆子们,叫她们随着兰芝把一盆盆的菊花摆放好。

  许嬷嬷笑容盈面,杜云萝的脚好了,杜云瑛的手指也没了大碍,拆了绷带一看,依旧是细细嫩嫩的,老太太高兴,在屋里头与姑娘们斗叶子牌,笑语不断,也不用她在跟前伺候,许嬷嬷便出来与沈长根家的说话打发工夫。

  沈长根家的指着回廊下那盆金色满开的菊花道:“昨夜里才开的,正娇艳呢,太太早上瞧见了,就说给老太太送来。今年实在太热了,往年这个当口,都该吹些秋风了,今年倒好,还和七月里一样呢。”

  “可不就是这个理嘛!”沈长根家的哈哈笑了,眸子一转,道,“这是大姑娘在娘家的最后一个中秋了,再转个年头,二姑娘出阁、二爷迎馨姑娘进门,其实就是一眨眼的事情。”

  许嬷嬷精明人,一听这话就明白了,沈长根家的是替苗氏来问杜云瑛的婚事的。

  前回阮家那儿模棱两可的,这都快两个月了,一点动静都没有,苗氏心里没底,怕阮家因为中元节时的事体就不了了之的,眼瞅着又到月圆。便叫沈长根家的来旁敲侧击一番。

  许嬷嬷压着声道:“老太太也为了三姑娘的事体操心呢,阮家那一位,我前几日听老太爷与老太太说,给定了和阮老太太娘家那里沾亲带故的一位姑娘了。”

  沈长根家的脑袋嗡得一响,惨了!

  阮三爷已经说了亲,杜云瑛没戏了。

  苗氏知道了,又要糟心了。

  这还不是苗氏最糟心的事体。

  杜怀恩的上峰、太仆寺少卿姜大人颇为中意杜云澜,要他做东床快婿。

  上峰亲自开了口,杜怀恩回来与杜公甫、夏老太太及廖氏商议之后,基本这事儿就板上钉钉了。

  若仅仅是个四品少卿家的女儿。苗氏还能勉强安慰自己。夏安馨是夏家的明珠,夏家又不是没有四品、五品的官员,她和廖氏抬个媳妇,也是平起平坐嘛。

  偏偏姜大人有个好丈人。那一位是圣上还未登基前在潜府里主事的。真正的左辅右弼。如今是卸了官身,但也经常被圣上请进宫中说话,满朝文武。哪个不与他行个方便?

  姜大人能谋个四品官、往后指不定更进一步,全靠着丈人的提携。

  如此一比,夏安馨就比那姜家女落了一层了。

  苗氏气了半日,只能以夏安馨是夏老太太的外甥孙女来开解自己了。

  知根知底的,总比那不知性格喜好的姜家女要好。

  至于那阮家,既然看不上杜云瑛,苗氏也自然看不上他们了。

  相较于苗氏这几日的低落,廖氏如沐春风。

  中秋家宴,廖氏让丫鬟备了簇新的衣裳与首饰,早早就打扮妥当了。

  每每这时候,杜云诺总是格外小心翼翼的,因为莫姨娘要赴宴的。

  大小家宴与其他时候不同,就算只是半个主子,也是主子,要上桌面一道动筷子的。

  廖氏不喜欢莫姨娘,虽然当着老太太的面她不敢如何,但私底下,莫姨娘除了吃这顿饭,还要吃顿排头。

  杜云诺从不敢替莫姨娘求情,那无异于火上浇油。

  她能做的,就是逗了廖氏开怀,廖氏心情好,莫姨娘的麻烦才少些。

  杜云诺坐在桌边,一面用着绿豆糕,一面将廖氏的新衣裳新头面都夸赞了一通。

  廖氏笑弯了眼,给了杜云诺一只细金镯子:“你去趟西跨院,把镯子给你姨娘,叫她手脚麻利些,我们好早些去莲福苑里,别拖拖踏踏的。”

  杜云诺捏着镯子,心扑通扑通直跳。

  这是怎么了?廖氏会赏莫姨娘东西,还会叫她去瞧莫姨娘?

  廖氏不是在试探她吧……

  杜云诺没动,给廖氏梳头的丫鬟秀玉冲她一阵挤眉弄眼,示意杜云诺依言行事,杜云诺这才应了。

  转身才走了两步,又叫廖氏拦住了。

  “我记得你姨娘有身湘色的马面裙,你叫她穿那条,看起来精神。”

  杜云诺道了声“是”,出了正屋后她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  这太阳……

  这挂在天边的是太阳吧?

  她怎么觉得今日就这么不对劲呢!

  那条湘色的马面裙,真亏廖氏还记得。

  那料子是杜怀恩给莫姨娘的,廖氏撇了半天嘴,做成了马面裙后,莫姨娘穿上身很是漂亮,连杜怀恩见了连连夸了几句。

  廖氏忍不下,等第二天杜怀恩去衙门里了,她冷言冷语嘲了几句,说那湘色老不老,嫩不嫩的,说老吧,莫姨娘又不是四五十岁的老妇,穿了显得土里土气的,说嫩吧,杜云诺都十几岁了,莫姨娘还要显嫩,贻笑大方。

  莫姨娘关在西跨院里哭了一通,把裙子收起来压了箱底,再也不敢穿出来在廖氏跟前转悠了。

  好好的裙子,其实也只穿过一回而已。

  杜云诺穿过回廊,入了西跨院。

  正扫地的婆子见了她,愣了半晌。

  莫姨娘开着窗,一眼瞧见她,急匆匆出来,将杜云诺拉到角落里,确定不会叫正屋那里瞧见,这才道:“我的祖宗,你怎么往我这儿来了?叫太太看见,不喜你了,可如何是好?”

  杜云诺伸手抱住了莫姨娘,为了讨嫡母欢心,她连姨娘都不能亲近,她心里可是委屈了。

  听了莫姨娘一番话,杜云诺越发不好受,她摇了摇头,道:“是太太叫我来的,这镯子是太太给姨娘的,叫姨娘快些准备,穿那条湘色的马面裙,早些去莲福苑里。”

  “太太不是唬你的吧?”莫姨娘瞪大了眼睛。

  杜云诺抿唇道:“看秀玉的神色,应当不是。”

  虽然,疑点颇多。

  尤其,杜怀恩已经在西跨院里接连歇了三日了,换作平时,廖氏早就炸了。

  莫姨娘与廖氏对招多年,最初的惊讶过后,倒也静下心来,细细一想,有些明白过来。

  “姑娘,先放心吧。老爷与我说,三爷要定亲了,是一门好亲,而水芙苑那里,三姑娘的婚事没消息,大抵是黄了,太太心情好,这才又是赏东西又叫我打扮得体面些,她要与二太太别苗头。”莫姨娘附耳与杜云诺解释了两句,“姑娘先回正屋去,我收拾收拾就来。”

  杜云诺最相信莫姨娘,闻言点头应了声好,又在莫姨娘怀里蹭了蹭,这才往正屋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二更。

  今天的时间有点不够了,就只有三更,第三更96写完就放出来。

  明天还是四更哦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