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八十七章 中秋

第八十七章 中秋

  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  两盅菊花酿,一碟菊花鱼,两大盘螃蟹,另有两个攒盘,码着各式御膳房做的点心。

  曹公公笑着拱手道:“老大人,这菊花酿是去年秋天时,皇太孙埋下的,今儿个取出来孝敬万岁爷、皇后娘娘、皇太后、太子与太子妃的,万岁爷可是高兴了,说皇太孙得了您的提点,行事越发有规矩了。敬酒不只敬长辈,恩师跟前也不能忘,太子殿下并皇太孙就让杂家给您添酒来了。”

  这番话将杜公甫抬得高高的。

  杜公甫激动地浑身发抖,把拐杖交给一旁的丫鬟,颤颤巍巍朝着禁宫的方向跪下去。

  其他人也一并跪下,随着磕了三个头。

  杜公甫请曹公公留下喝杯薄酒,曹公公推了两推,还是饮了一杯,带着宫女们回去了。

  杜家霎时热闹不少。

  两盅菊花酿,除了夏老太太分了一盏,其余都是给了杜公甫的。

  杜云萝见祖父眼角都堆起了笑纹,心中亦是开怀。

  酒过三巡,窗外圆月高照,水中倒影皎洁。

  杜公甫有些上头。摇头晃脑赋诗一首,又催着晚辈们作诗。

  杜家都是正经读书人,就算是没有中进士的杜怀平,底子也是不差的,虽不比两个弟弟才华横溢,但也不至于拿不出手。

  三个孙儿之中,杜云荻拔了头筹。

  这是在苗氏意料之中的,反正,叫杜公甫夸杜云荻,总比夸杜云澜要好。

  杜公甫考校完了孙儿。又要来考校姑娘们。

  夏老太太见杜云萝蒙头对付一只团脐大螃蟹。与杜公甫道:“正经吃顿饭,你偏要考了这个考那个,你们爷孙我管不着,不许来祸害我们这一桌。别耽搁了姑娘们吃螃蟹吃点心。”

  杜公甫吹了吹胡子。大好日子里也不与夏老太太计较。又叫杜怀平敬了两盏酒,乐呵呵地哼小曲去了。

  夜里起风。

  夏老太太怕他们吃了酒吹风会头痛,见都用得差不多了。便让各处都散了。

  兰芝把未吃完的点心收在一个攒盘里,装入食盒,递给了锦灵:“老太太吩咐的,前回姑娘就说御膳房的点心好吃,这些都给姑娘带回去。”

  杜云萝正在帮杜云茹系披风,闻言一怔,歪着头想,她何时夸过御膳房的点心。

  杜云茹掩唇,附耳过去笑道:“过小定时,吴夫人带来的不就是御膳房的点心?我们五妹妹当真体面,过小定的首饰、点心,具是宫里赏下来的。”

  这是在报用饭前的一箭之仇。

  反正二房、四房都走了,杜云萝再牙尖嘴利,杜云茹也不怕。

  杜云萝对上杜云茹那晶亮晶亮满满都是笑意的眸子,眨眼一笑:“是挺好吃的。”

  这般避重就轻,连双颊都不红的厚脸皮,杜云茹自叹弗如。

  杜云萝闷笑一阵,挽着杜云茹道:“走了走了,回去我们吃点心看月亮。”

  杜云荻与两个哥哥一道回前院去了。

  杜云萝今晚上没有回去安华院,与杜怀礼和甄氏见了礼之后,就钻进了东跨院。

  姐妹两人饮花酿、吃点心,嘻嘻闹闹乐到三更天里,才叫看不下去的丫鬟婆子们给止住了,喂了醒酒汤,一并挪到了床上。

  杜云萝依着杜云茹,紧紧抱着她的腰不肯松手。

  杜云茹嘴上喊着热,可想到再过两天就要出阁了,到底舍不得推开妹妹。

  两人一觉睡到天大亮了才起来,收拾妥当了去了正屋里。

  甄氏见两人都有些奄奄的,又好气又好笑:“说吧,昨夜里喝了多少?两个小酒桶,不知道收敛!”

  “母亲冤枉!”杜云茹把杜云萝推上前,“分明就是云萝睡相太差,闹了我一宿。”

  杜云萝不依:“大热的天里,我都不要盖被子,又怎么会抢你的被子,你别冤枉我才是。”

  两人笑着打作一团。

  甄氏叫她们逗得乐不可支。

  莲福苑里,亦是一片笑语。

  夏老太太昨夜饮了酒,睡得格外踏实,一觉醒来,心情自然也好,见杜云萝来了,招手让她在自个儿身边坐下。

  话题慢慢转到了杜云茹身上。

  夏老太太搂着杜云茹道:“云字辈里,我要送出门的头一个,真真舍不得。”

  杜云茹眼眶微红,甄氏亦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。

  苗氏笑着宽慰道:“老太太,马上就是云茹的好日子了,您可别招这丫头哭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拍了拍杜云茹的背:“不哭不哭,又不是见不到娘家人了,邵家也在京中,逢年过节走动方便的。”

  廖氏堆着笑脸道:“老太太,姑娘们嫁出去了,家里总归要冷清些,好在来年开春馨丫头就进门陪您了,等以后云澜、云荻的媳妇嫁进来,再添几个哥儿姐儿的,您跟前一样热热闹闹的。”

  闻言,苗氏唇角一抽,深吸了一口气,告诉自己别跟廖氏这挑梁的小丑去计较。

  廖氏眉梢尖上都是得意。

  杜云诺瞧在眼里,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廖姨娘昨日打扮得娇丽,虽是廖氏的意思,但杜云诺心里也没底,就怕在苗氏跟前显摆过后,回了安丰院,廖氏就要寻莫姨娘麻烦。

  好在,杜怀恩是个脑袋清醒的,嘴上半句没夸莫姨娘,拉着廖氏就回房去了,夜里也就歇在了主屋里。

  三更天时,杜云诺睡醒了想喝点热茶,正巧屋里没热水了,浅禾去小厨房里拿水时,还碰见主屋里要水呢。

  廖氏舒坦,莫姨娘就舒坦,那杜云诺,就放心了。

  为了这场婚事,之前忙乎了一两个月,真的到了近前,反倒是不知道要忙些什么了。

  该准备的都准备了。

  婚期前一日,杜家请了两个全福夫人去邵家铺床,一位是杜云茹及笄时的正宾、甄氏娘家的姑母甄淑人,一位是夏老太太的侄媳妇夏闻氏。

  邵、杜两家是欢天喜地结亲家,铺床自是顺利又喜气。

  甄淑人和夏闻氏回来后将邵家从上到下夸了一通,说那喜房刷得簇新,里头家具都是老底子留下来的,一看就是好东西,又说那邵家长辈和蔼,眼巴巴地等着迎媳妇,最后又好生夸了邵元洲一番,说新郎官面如冠玉、文质彬彬,与杜云茹那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,乐得夏老太太合不拢嘴。

  杜云萝在莲福苑里听了,回到清晖园里说给杜云茹听,羞得她满面通红,又忍不住弯了唇角。

  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一更。

  今天是双倍月票的最后一天,书友们有没有投出去的票票,赶紧投吧,一张顶两张,多划算O(∩_∩)O

  感谢书友、书友140604143903118、晓寒微雨、团图(2张)、17的月票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礼物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