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一章 没羞

第九十一章 没羞

  PS.奉上今天的更新,顺便给『起点』515粉丝节拉一下票,每个人都有8张票,投票还送起点币,跪求大家支持赞赏!

  兰芝摆了蒲团,杜云茹与邵元洲一道给长辈们磕头,而后又与兄弟姐妹们一一认了亲。

  甄氏含笑看着,丈母娘看女婿,越看越喜欢。

  杜云萝亦在瞧着邵元洲。

  从前,她与这位大姐夫碰面的机会不多,只记得是个温和、知礼的书生,得了功名,官运一般,但邵家世代清贵,他名声颇好,与杜云茹亦是伉俪情深。

  这会儿一瞧,大姐夫比她印象里的更年轻,面如冠玉,文质彬彬,因着还在书院求学,没有步入官场,举手投足间少了官气,多了几分少年人的谦逊。

  杜公甫笑着问了邵元洲几句。

  那日拦门,他听身边人提起,说是新姑爷出口成章,一人面对杜家三兄弟,没有落得半点下风。这其中自然有拦门时不能把新姑爷逼过头,要适当让步的原因,但也看得出,邵元洲是有真才实学的。

  杜公甫最喜欢这样的读书人。

  后院里毕竟女眷多,认了亲见了礼,邵元洲便随着岳丈叔伯兄弟们往前头去。

  拱手告退时,邵元洲下意识地看向杜云茹,两人四目相对。杜云茹脸上一红,赶忙偏过头与一旁的杜云萝说话去了,邵元洲浅浅笑了,退了出去。

  杜云萝眼尖,姐姐与姐夫的小动作她看得一清二楚,只是杜云茹的耳根子都红得要滴血了,她抿着唇嘿嘿笑了笑,没有再打趣她。

  杜云茹自个儿心虚,叫杜云萝一笑,后脖颈都跟着烧了起来。直到夏老太太唤她。这才算解了围。

  夏老太太搂着杜云茹,仔仔细细瞧了瞧。

  梳起了妇人头,身上一条银红高腰襦裙,外头罩了件百蝶穿花的褙子。杜云茹身量高些。如此显得整个人越发挺拔高挑。

  白皙如玉的手腕上。戴着只水头极好的羊脂玉镯。

  夏老太太对杜云茹陪嫁的首饰心中有数,这玉镯不是杜家的,那便是邵家给的。见那镯子养得剔透,不似新物,夏老太太暗暗点头,这怕是邵家代代传给媳妇的东西了。

  看起来,杜云茹在邵家的这两日过得还是不错的。

  夏老太太稍稍安心,冲甄氏抬了抬下颚。

  甄氏会意,领着杜云茹回了清晖园。

  东跨院里还是老样子,只是好些东西送去了邵家,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。

  杜云茹在桌边坐下,一时有些感慨。

  姐妹们围着说话,甄氏有话要问女儿,便示意杜云萝请杜云瑛、杜云诺去对面书房里说话。

  三朝回门的事儿,杜云萝心知肚明,便依言做了。

  内室里,甄氏拉着杜云茹说了小半个时辰,出来时眉目含笑,可见是放下心来了。

  送走了杜云瑛与杜云诺,杜云萝转身去寻杜云茹,抱着姐姐的腰身不肯松手。

  “不是说成亲了就要生小娃娃了吗?大姐你的腰怎么还这般细?”杜云萝笑嘻嘻道。

  杜云茹脸上一红,想着杜云萝怕是不晓得那些事体,便厚着脸皮解释了一句:“哪有这么快的?都说怀胎十月,哪里是一日之间就能鼓起来的。”

  杜云萝忍着笑:“那十个月后,我就能当姨母了?”

  才刚成亲,哪里能打包票,点头自是不成的,可若是摇头,杜云萝定然要缠着问为何不行,这可怎么跟她解释怀上不怀上的事情呀。

  杜云茹脸皮本就薄,又是新妇,想死那些事体,羞得头都要抬不起来了,蚊子叫一般道:“啊呀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  杜云萝还要胡搅蛮缠,杜云茹羞着撵她。

  姐妹两人推推挪挪的,杜云萝绷不住了,捧着肚子大笑起来,杜云茹一愣,反应过来她是叫妹妹给耍了,恼得要找垫子砸她。

  杜云萝连连讨饶。

  “你这个浑的,还是不是姑娘家啊你!”杜云茹追着她跑。

  杜云萝扮了个鬼脸,前世她虽没生过孩子,但也是成了亲嫁了人的,活到那把岁数,还有什么不知道的,要不是杜云茹脸皮实在薄,她更浑的都能说出口。

  甄氏正巧打转回来,听见里头动静,赶忙进来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一个闪身,躲到了甄氏身后:“母亲,姐姐要收拾我。”

  “你还恶人先告状!”杜云茹对着甄氏,实在没脸把杜云萝的话复述一遍,只能垂着头。

  甄氏最晓得这两姐妹脾气,定然是杜云萝口无遮拦,她把幺女从背后拎出来,板着脸道:“好端端的,云茹能收拾你?定是你嘴巴不老实!”

  “我只是催着姐姐给我生个小侄儿,我要当姨母,她就恼了。”杜云萝说完,一溜烟就跑了。

  气得杜云茹直跺脚。

  甄氏又是好气又是好笑,搂着杜云茹哄了,心里不住叹息,这两朵姐妹花,一个羞答答的,一个又没羞没躁的,要是能匀一匀,能省多少心啊。

  杜云萝在院子里站了会儿,到底是舍不得杜云茹,又转身绕了回去。

  杜云茹正坐着与甄氏说话,见她探头探脑的,哼道:“还不快进来。”

  杜云萝这才赔笑着坐到姐姐身边。

  抬手点着杜云萝的眉心,甄氏摇头道:“你呀,也不知道收敛些!就你这样脸皮厚得能熬阿胶了,世子能喜欢?”

  “我什么样儿,世子都喜欢。”杜云萝下意识嘀咕了一句。

  前世她脾气这般骄纵,又与吴老太君与周氏关系紧张,穆连潇都没嫌弃过她,****护着宠着,今生不过是练就一张厚脸皮,穆连潇才不会介意呢。

  听了这句话,别说杜云茹了,甄氏都恨不能打她两下。

  眼瞅着要中午了,甄氏带着女儿们往花厅里。

  热热闹闹用了回门酒,邵元洲酒量不好,多饮了几盏,歇着醒了酒后,携着杜云茹回家去了。

  甄氏送到了二门上,握着女儿的手又是一番叮嘱,这才送她登了马车。

  杜云萝也是依依不舍,杜云茹这一走,大抵要等冬天夏老太太生辰时才能回来一趟了吧。

  送走了杜云茹,甄氏又替杜云荻准备了一番,翌日一早,杜云荻便赶回书院去了。

  紧接着落了两场秋雨,这炎热的暑气才渐渐散去,屋子里撤两个冰盆也不觉得难捱了。

  杜家与姜家暗底下谈妥了,杜家的保媒人出马,敲开了姜家的门。

  【马上就要515了,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,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。一块也是爱,肯定好好更!】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求收求订求票票呀~~~

  感谢书友梅舒、书友15414640的月票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礼物,感谢书友公子卿陌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路过你的全世界的平安符与香囊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