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三章 书院

第九十三章 书院

  <=""></>  时辰尚早,但京城的大街小巷已经热闹起来了。

  马车缓缓驶出巷口,杜云萝听到街上百姓熙熙攘攘的声音,鼻尖一动,还有包子面饼的香味。

  这一趟去桐城,前后六辆马车,甄氏怕杜云萝没人盯着就胡闹,把杜怀礼留在前头车上,自个儿亲自来看着。

  杜云萝见状,也不闹腾,垫了一个引枕,靠着车厢闭眼休息。

  出了城上了官道,马车就比在城中快了不少。

  虽是用心做过避震的,还是会有些晃悠,杜云萝本就困,这一晃就有些迷迷糊糊的。

  她前一回出“远门”是什么时候?

  皱着眉头思索了良久,印象里她不是被拘在安华院里待嫁就是守着寂寥的定远侯府,从等穆连潇回来,到他再也没有活着回来……

  那个答应了转年开春带她出城踏青的人,让她在侯府里对着同样的春景守了半辈子。

  思及此处,杜云萝不由地就心头一酸,眼睛霎时红了。

  甄氏正小声与锦蕊说话,抬眸见杜云萝眼眶红红的,不禁柔声道:“囡囡,怎么了?”

  杜云萝一个激灵,睁开眼睛对上甄氏关切的神情,她赶忙抬手揉了揉眼睛:“困的。”

  一面说,一面故意打了个哈欠<="l">。

  甄氏一把搂过她,拍着她的手,道:“知道今日启程,昨夜里一宿没睡着吧?真是个孩子。”

  杜云萝埋首在甄氏怀里,含糊应了两声。

  当夜,一家人住进了客栈里。

  许是有些认床,杜云萝翻来覆去一整夜都没睡踏实,翌日起来。依旧没有精神。

  甄氏心疼她,又怕她白日里睡过了头,晚上反倒是睡不着了,只叫她在午后歇了一个时辰,就不许她再睡了。

  饶是如此,路上这几日,杜云萝都没有歇好。整个人萎靡极了。

  不仅仅是甄氏。杜怀礼也担忧,路过小镇,特特寻了药铺。买了些宁神静心的香料,夜里给杜云萝点上。

  这一夜,倒是睡熟了,却做了长长的梦。

  睁开眼睛时。梦境里的事体半点儿想不起来,只觉得浑身疲乏。

  杜云萝不敢叫甄氏和杜怀礼再忧心了。洗了把冷水脸,又仔细匀了粉,强打起了精神。

  马车入了台浦镇。

  台铺镇就在官道边,是往来进京的必经之路。因而很是热闹。

  小镇靠水,往上游行五里路,便是历山书院。

  韩山长是杜公甫的同僚。当年告老之后,没有返乡。而是在离家乡不近不远的历山脚下的台铺镇开了书院。

  历山书院收学生,只看功课,不论出身,又因着韩山长学问人品具是上乘,京中不少官宦书香子弟被送来了这里求学。

  学生多,书院连番扩建,讲堂、藏书楼、校场、房舍、文庙,一概不缺。

  马车停在书院外头。

  甄氏踩着脚踏,扶着水月下了车,抬头看书院大门,青砖白墙琉璃沟,卷草云纹的枋梁,建于十二级台阶之上,门额上“历山书院”四个字苍劲有力,一眼看去,显得威仪大方。

  杜家人丁不算兴旺,连族学都没有开,杜云萝是头一回见识书院,饶是带着帷帽,都忍不住转着眼珠子东张西望一番。

  杜怀礼递了帖子,自有人引他们进去。

  此时正是上课时候,遥遥听见讲堂里学生们念书的声音,少年们音色清亮,虽是拗口的百家典籍,但落在耳朵里,倒也动听。

  四水得了信儿,一溜烟地跑来了,行礼之后,问道:“奴才要不要去唤四爷?”

  甄氏摆了摆手:“他既在上课,就不去吵他了,左右快中午了,等下了学再说。你先引我去他屋里坐会儿。”

  韩山长没有任课,杜怀礼与甄氏交代了几句,先去拜访了。

  四水引着甄氏与杜云萝去房舍,一边带路,一边指给她们看,这是藏书楼,那边通往校场……

  甄氏对杜云荻求学的地方格外有兴趣,走得不疾不徐,又问了四水几句<="l">。

  房舍长长好几排,学生们都念书去了,此时留在这儿,就只有几个小厮伴当,见有女眷过来,都好奇地看过来。

  四水忙道:“这是我们太太与姑娘,来看望我们爷的。”

  当差的都是机灵人,纷纷见礼,唤着“杜夫人”、“杜姑娘”。

  杜云荻的房间是第一排东起第四间,四水推开了门,杜云萝跟着甄氏迈了进去。

  这住处的摆设陈列,前回甄氏已经细细问过杜云荻了,当时听过,此时一瞧,倒是分毫不差的。

  虽然处处比不得家里宽敞精细,但杜云荻是来求学的,不是享福的,又不是受苦受难了,甄氏看在眼中,已经是很满意了。

  杜云萝亦打量了一圈,没瞧见常安过来,便问了四水一句。

  四水搓着手道:“常安在讲堂那儿呢,他说,先生讲课仔细,他也听得懂,反正没有旁的事,先生又不反对书童们听课,他就去听了。”

  “倒是个上进的。”甄氏转着眸子笑了,“多听些也好,懂得了圣人道理,云荻犯浑的时候也好拘着拦着。”

  四水连声称是。

  杜云萝是冲着施莲儿来的,又问:“那施仕人是哪间房?”

  四水一听这话就打了个激灵,他就说呢,好端端的老爷太太姑娘怎么全来了,原是为了那施仕人呀,前回他和常安在甄氏跟前一五一十交代了,可见甄氏是上心了。

  四水伸手往西边一指:“施公子就住在隔壁的隔壁,东起第六间。”

  杜云萝笑眯眯看着四水:“施姑娘这几日来过吗?”

  四水硬着头皮,腆着脸笑了:“赶巧了,昨日施公子还说,家中院子里的两颗枣子树结果了,施姑娘今日会送枣子来给大伙儿尝尝。”

  甄氏在桌边坐下,水月添了茶水,她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:“那施姑娘还是经常来吗?”

  “是,十天半个月就来一回,趁着施公子与我们爷一道说话的时候,就过来插上几句,不过太太放心,四爷知礼又本分,都是那施姑娘一头热。”四水连连解释。

  甄氏眉头微蹙,男女之事,男的一头热未必有结果,女的一头热,男的没把持住,就说不准了,虽然信任杜云荻,可就是怕这些不懂规矩礼数的女子豁出去一样的胡来,那杜云荻的名声也就毁了。

  万万不能如此的。

  杜云萝轻哼了一声,施莲儿今日会露面就好,也不枉他们特特来一趟。

  这等害人精,一定要让她离杜云荻越远越好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三更。96卡文了,明后天都暂定三更吧,给96一点时间把大纲整整顺。感谢书友5153、上甲微(2张)的月票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礼物。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