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四章 分枣

第九十四章 分枣

  过了约莫一刻钟,就听见有人脚步轻快地过来了。

  窗户就启开了一条缝,杜云萝只瞧见一个穿着浅蓝褙子的身影经过,而后,木门吱呀打开又关上,没有动静了。

  四水机灵,溜出去看了看,回来道:“太太、姑娘,是那施姑娘来了,刚刚入了施公子的房间。”

  甄氏颔首。

  没一会儿,只听得竹竿子声响,杜云萝靠在窗边,小心翼翼往外张望。

  施莲儿支了个简单的架子,转身回屋里抱出了一床被褥,熟练地甩在了架子上晒好。

  此时的施莲儿与杜云萝印象里的并不相同。

  她穿着打扮与寻常市井百姓无二,施家还未发达,只靠她爹一个穷秀才,哪里够银子吃喝?再说了,还有施仕人的束脩钱要凑,施莲儿没少赚钱补贴家用。

  若不是那张瓜子脸与那双精明的丹凤眼,杜云萝都怕自个儿是认错了人。

  甄氏也听见了响动,晓得施莲儿是在晒被褥,她低低道:“倒是个能干活的。”

  出身普通的姑娘,没有那么多讲究,别说是晒晒东西,劈柴烧火都是一把能手。

  这世上,人生来就有不同,只要是本本分分过日子的,甄氏也不会瞧不起这些能干的姑娘,只不过。再能干,也不适合杜云荻。

  说得刻薄些,杜家又不缺下人,要一个烧火丫头一样的奶奶,真真笑死人了。

  水月弯下身,压着声问道:“今儿个日头不错,奶奶,奴婢是不是也把四爷的被褥毯子抱出去晒一晒?”

  甄氏看了眼四水。

  四水赶忙道:“太太,昨日里刚刚晒过。”

  甄氏点头,道:“水月。这是四水的活。你抢了他的,他哪里还有饭吃。”

  四水连连点头:“好姐姐,奴才就只能帮四爷收拾收拾东西,牵牵马。您揽了一半去。奴才就……”

  水月见此。自不提了。

  外头的施莲儿手脚麻利,晒了被子,又把屋子扫了。这才算忙完了,在回廊里来回走了走。

  杜云萝不想现在就叫施莲儿发现,躲开了窗边。

  甄氏坐着等着,她倒要看看,一会儿杜云荻下学回来,这施莲儿是怎么和他说话的。

  来的时候,甄氏仔细想过的。

  这个年纪的姑娘家,心中有个爱慕的人,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体。

  杜云荻出身好,功课好,模样又好,叫人惦记上了也是寻常,若没一个人喜欢她的儿子,甄氏才觉得意外呢。

  少女怀春,只要不僭越了,规规矩矩的便好。

  四水和常安是告了状,可单凭这两人的几句话,就在名节上质疑一个姑娘家的,在最初的激动过后,甄氏还是要稍稍掂量掂量的。

  若是施莲儿没想透彻,甄氏不介意点拨点拨,秀才家的女儿,只要不是个蠢的,就该晓得知难而退。

  若施莲儿是个想借机傍高枝的……

  那就走着瞧吧。

  相比甄氏这儿还要再持斟酌态度,杜云萝就简单多了。

  经历过一世,知道施莲儿会给杜家带来多少眼泪,杜云萝恨不能快刀斩乱麻,什么施莲儿施仕人,一并切断了和杜云荻的关系才好。

  讲堂放了课,学生们三五成群地回来。

  甄氏不叫四水出去迎,四水便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墙边。

  施莲儿理了理头发衣摆,转身从房间里拎出一篮子大枣,迎了上去。

  晓得施莲儿的注意力不会再转到窗户这儿来,杜云萝把窗微微推开了些,好叫甄氏也瞧清楚。

  杜云荻与几位同窗一道说笑着过来,其中有一人,杜云萝瞧着颇为眼熟,仔细一看,正是法音寺里与穆连潇一起出行的一位公子,另两个人,个头高些的是施仕人,余下的,杜云萝就不认得了。

  见了施莲儿,施仕人笑容满面:“送枣子来了?”

  施莲儿笑着点头:“今儿个早上才从树上打下来的,可甜了。”

  施仕人伸手拿了一个,又叫杜云荻几人也尝一尝。

  施莲儿抿唇直笑:“哪有站在院子里吃的呀,大哥,你的份我留你屋里了,这些我给几位公子分一分吧。”

  从杜云萝的角度往外瞧去,正好能看清施莲儿的侧脸。

  施莲儿说话时,全程眸子就黏在了杜云荻身上,一副把不能贴上去的模样。

  杜云荻恍然未觉似的,客气道了声谢,吩咐常安抓了一把,便算是分过了,径直往屋子里来。

  门一把推开,四水站在墙边,咧着嘴唤了声“四爷”,目光却不住往里间转。

  杜云荻顺着望过来,一眼瞧见甄氏和杜云萝,他眉毛一挑,惊喜不已,正要上前问安,却听施莲儿的声音从侧后方传来。

  “杜公子莫要客气,枣子还多,我给你挑一些放在桌上吧。”施莲儿一边说,一边就迈了进来……

  杜云荻没料到她会往里走,一时愣怔没拉住。

  施莲儿走了两步,自己却顿住了,直直望着坐在桌边的甄氏和杜云萝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  若说之前甄氏心里还存了些观望的心思,此刻见施莲儿是个敢随意往杜云荻屋里迈步的,当即就沉下了脸。

  看来,还就是如她囡囡说的,这施莲儿是个不要脸的。

  不说高门大户规矩重,施家也算是读书识字的人家吧?就算是碍于生计,姑娘也要抛头露面,可也没有哪个姑娘能径直往爷们屋里冲的!

  这、这简直是成何体统!

  甄氏面露愠色。

  杜云萝扫了施莲儿一眼,唤道:“四水,你愣着做什么?施姑娘送枣子来,你赶紧接了,再把人送出去,施姑娘还要去其他公子屋里送枣子呢,你慢手慢脚的耽搁些什么工夫?还有没有规矩了?”

  屋里、规矩,四水晓得杜云萝在骂施莲儿,他不敢有半点儿不满,连连应声,到了施莲儿跟前,抓了两把枣子塞给常安,拱手朝施莲儿做了个揖:“施姑娘,不耽搁您分枣子,您请。”

  施莲儿咬紧了后槽牙,直直盯着杜云萝。

  这通身富贵人家打扮,这指桑骂槐的尖锐语气,施莲儿想,这定然就是杜家那位骄纵的五姑娘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一更。

  感谢书友佘槐月的礼物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