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五章 印象

第九十五章 印象

  ();  杜云萝若是知道施莲儿是这么想的,一定会忍不住笑到打滚。

  这般岂能算得上骄纵?

  她就算想不要脸不要皮地对付施莲儿,后头还有甄氏拦着。

  对付施莲儿的法子多的是,甄氏才不会让她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平白连累自家名声。

  施莲儿站在原地,脚步半点儿没有挪。

  四水心中一阵烦躁,这天底下的姑娘里,怎么会有这般厚颜之人呢?自家姑娘已经送客了,这施莲儿还站在这儿不走,他是一个小厮,难道还能把施莲儿拖出去不成?

  四水硬着头皮,道:“施姑娘,我们太太与姑娘来瞧我们爷,您请吧……”

  施莲儿总算是动了,却不是往外头走,而是微微侧身绕开了四水,又往屋里走了两步:“原来是杜夫人与杜姑娘来了呀,我不晓得你们在,若早些知道你们在,刚刚我就来问安了。这些枣子都是新鲜的,夫人尝一尝。”

  说完,施莲儿就从篮子里捧出一把枣子,递到甄氏跟前。

  甄氏的眉心跳了一跳,这般自说自话之人,真真叫她开眼界了。

  伸手不打笑脸人,再是不喜欢,人家递了枣子过来,也断没有打出去的道理。

  甄氏淡淡道:“我坐了几日的马车,这会儿吃不下东西,四水已经抓了两把了,够了。姑娘忙你的去吧。”

  碰了个软钉子,施莲儿只好又去看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只当没瞧见。

  杜云荻往后退了两步,轻声与常安说了两句,常安猛点头,一溜烟跑出去了。

  施莲儿被晾在了原地,面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,她转过身去看杜云荻,盼着杜云荻能帮她打个圆场,可偏偏,杜云荻正听四水说话。压根没看着她。

  “莲儿,”窗外传来施仕人的声音,他快步经过窗前,从门外进来。拱手行礼,“杜夫人、杜姑娘,在下施仕人,是云荻的同窗。家妹不懂礼数,叫两位见笑了。”

  甄氏不喜施莲儿。对施仕人也就没有多少好感,闻言,只是说了几句场面话,就看着施仕人把施莲儿拖了出去。

  四水赶忙跟出去,带上了门,和常安两人守在了外头。

  常安摸了摸胸口,低声道:“亏得爷让我去找了施公子。”

  四水撇撇嘴:“不然还能怎么办?我们爷又不能把施姑娘架出去。”

  施莲儿叫施仕人带了回去,关上门之后,凤眼通红:“什么叫我不懂礼数?什么叫我让她们见笑?哥哥你都没有听见,那杜姑娘说话有多刻薄!”

  “那又如何?”施仕人压着施莲儿坐下。“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小姐,是定远侯府的世子妃,我们是什么身份?别说是刻薄你几句,便是打你一顿,你又能如何?”

  “这世上就没有王法了?”施莲儿扑倒在桌上,咽呜出声。

  施仕人搬了椅子在一旁坐下,好言劝道:“我早跟你说了,云荻脾气好不假,但杜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,你偏偏就……”

  “哥哥往后难道不考功名了?”施莲儿泪眼婆娑抬起头来。“等同朝为官,我也是官家女了,怎么就是高攀?”

  施仕人叫她哭得头痛,可还是耐着心思道:“考功名又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父亲考了多少年,落榜了多少回?我便是考上了,根基这般浅,又怎么与杜家平起平坐?就算有那一日,你不怕做个老姑娘等着,杜家难道会不给云荻娶妻?”

  “做不成妻。我能做妾!”施莲儿梗着脖子道,“凭什么她能高高在上,脾气大得跟我欠了她银子似的?她一个五品官的女儿,能高攀侯府做嫡妻,我爹是个秀才,你往后再走仕途,我就不能去杜家做妾了?”

  施仕人摇着头叹了一口气。

  杜云萝的父亲是从五品不假,但她的祖父是从前的太子太傅,如今还在东宫里走动,听说中秋时太子还赐酒到了杜府,这份体面,满京城能找出几家来?

  这些官场上的道理,施仕人与施莲儿是说不通的。

  施莲儿絮絮道:“我知道杜家厉害,就是因为杜家厉害,才更要抓着不放。哥哥与父亲总说我不懂事,不懂官场水深,说哥哥没根基,就算能中了进士,也难平步青云。既如此,更需要我了呀。哥哥你想,我若能入杜府,杜家难道会不帮衬着你?我们与定远侯府成了亲家,往后走得路难道不宽些?”

  施仕人沉默了。

  他知道施莲儿这几句话说得对。

  施家并不宽裕,他每年咬牙挤出这么些束脩银子来历山书院,除了念书,更重要的是累积人脉。

  他有心图之,对同窗们亲切,这才有了今日的好人缘,他出身如此普通,却能和书院里一众官宦子弟走得近,不得不说是下了一番苦功的。

  这些人,往后能在仕途上拉扯他一把,能在他进入京城权贵圈子时做个引路人,他如今的苦心才不算白费。

  杜云荻为人爽朗,没有官家子弟的纨绔脾气,前两年还不显山露水的,这半年多,杜家眼瞅着是节节高了,施仕人很希望与杜云荻的关系能更好些,因此之前对于施莲儿的心意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,只是今日……

  “你若真心是这么想的,杜夫人和杜姑娘来了,你就该避让些!”施仕人道。

  施莲儿撅着嘴,擦了擦眼泪:“我只想让杜夫人对我有些印象。”

  施仕人叹息:确实是印象深刻了。

  “你那些心思,暂且收一收吧!”施仕人见施莲儿要反驳,赶忙又道,“你说做妾就做妾?杜家的门是你想进就进的?别说云荻没正眼瞧你,就算他正眼瞧了,上头还有杜夫人。”

  施莲儿紧紧咬住了下唇,目光往东边瞥了一眼。

  她在市井长大,女人对付男人的手段,没亲眼见过也听过不少。

  只要她能拉拢了杜云荻,杜家碍于名声,难道会不认账吗?

  就算杜云荻不正眼瞧她,她一样有办法。

  另一边,杜云荻等四水和常安守了门,这才上前到了甄氏跟前,直挺挺又要跪下去,叫甄氏一把给拖住了。

  “又不在家里,讲究这些做什么?”甄氏连连摆手。

  杜云荻拗不过甄氏,在一旁坐下了。

  甄氏仔细看了看儿子眉宇,再看一眼桌上的大枣,问道:“那个施姑娘,每回都往你屋里来送东西?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。

  第三更还在路上,早睡的书友们明天起来看吧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