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六章 点破

第九十六章 点破

  ();  一听这话,杜云荻忙不迭摇了摇头:“她、她今日是头一回进来,若是晓得她是这等直接就往屋子里走的人,儿子怎么也会拦着她的。”

  甄氏细细观察杜云荻神色,见他有些尴尬,有些慌乱,却不似说谎。

  亏得是头一回进来,若是三番五次如此,杜云荻的名声也不好了。

  只是,甄氏听杜云荻的口气,似是对施莲儿有些忌讳的模样,前回四水和常安分明说过,自家爷是个耿的,压根就没往那方向思索施莲儿的行为,莫非……

  甄氏沉下脸,低声道:“拦着她?她一个姑娘家,你怎么拦她?拉拉扯扯的更不像话。”

  “这不是……”杜云荻脸上一红,避开了甄氏的目光,“这不是让她哥把她带回去了吗?”

  杜云萝坐在一旁,半句话没说。

  只看杜云荻反应,她隐约觉得不太对劲,便不顾甄氏拧眉,道:“哥哥莫非是中意那施姑娘?”

  “你别胡说!”杜云荻的声音一下子抬高了,话音未落,自个儿也晓得不妥当,压低了声音,“我还要脸面呢。”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,扑哧就笑了。

  寻常这种状况下,不是应该说“别坏了姑娘家的名声”之类的话吗?

  杜云荻却直接说了他自个儿的脸面。

  可见,杜云荻对那施莲儿是不喜欢的,甚至是躲着的。

  他现在的反常,完全是因为他叫个姑娘撵着跑的事情叫母亲和妹妹知道了,他别扭坏了。

  杜云萝越想越好笑,叫甄氏狠狠剐了两个眼刀子,还是屏不住,捧着肚子躲在里头去笑了。

  杜云荻听见她的笑声,薄唇紧紧抿着,偏过头不吭声。

  甄氏是通透人,哪里会看不明白,前一回斟酌着没有说。是担心这本没有的事情,叫她一说穿,反倒让杜云荻上了心,适得其反。而今杜云荻已经看透了,她也就不用担心那些了。

  拍了拍儿子的手,甄氏语重心长道:“那位施姑娘对你的态度,你自个儿拎得清,母亲也就放心了。你是父母唯一的儿子。莲福苑里又对你希望颇高,你一定洁身自好,莫要惹些不好的传闻让老太爷、老太太伤心。

  母亲本想着,那施姑娘若是个晓事的,只是在一些细节上不够注意男女之防,那么点拨两句也就知道了,可刚刚看来,她是存心如此。

  你知道让施仕人拖她回去,可你也要明白,人家毕竟是亲兄妹。万一、万一起些不好的心思,你把宝儿押在人家哥哥身上,到时候是要吃亏的。

  别说什么损了名节毁了姑娘,你闹出些动静来,不说你父亲,连老太爷都要抬不起头来,到时候呢,人家得偿所愿,你有苦都没处说,只能认栽。

  越是矜贵。越要谨慎。”

  虽然甄氏这般说施仕人,杜云荻并不全然认同,但甄氏是一番关切之心,他又素来孝顺。便点了点头。

  里头杜云萝笑够了,甄氏的话一字不漏地落在她的耳朵里,她的心倏然沉了下去。

  她知道,甄氏说得对极了,甄氏所提醒的,不就是几年后杜云荻的处境吗?

  施家人就是施家人。

  施莲儿算计杜云荻。施仕人岂会不知情?

  施仕人答应把事情拖到唐氏生产之后,转头施莲儿就哭上门来,说她叫施秀才赶出了家门,一看就是这一家三人唱的一出戏。

  施莲儿那点名声有什么要紧的,她拖死的是等缺的杜云荻,是眼瞅着要升职的杜怀礼,若是消息传出去了,杜家还怎么抬头做人?参到御书房的折子都够杜家喝一壶的了。

  杜云荻真是哑巴吃黄连,抬了施莲儿进门。

  随着施仕人的高升,施莲儿在后院里作威作福。

  唐氏为此对杜云荻离心,姐儿又是个药罐子,金山银山砸下去,最后还是没活到成人,唐氏就这么一个心肝尖儿,整个人都要疯魔了。

  想起那些往事,杜云萝怄得要命。

  没有不要脸的施家人,杜云荻与唐氏和和美美,姐儿平平安安,哪里会生出这么多破事来。

  杜云萝凝重的神色落到杜云荻的眼中,他微微一怔,突然间就想起法音寺里的事体了。

  当时,穆连潇出手救了人,又很快松手,他不失仁义,又不会受人把柄。

  若他那日救的不是杜云萝,若那****没有松手,被救之人借势拉住他抱住他胡乱嚷嚷,人人看的都是穆连潇的笑话,而非那胡搅蛮缠之人。

  越是矜贵,越要谨慎。

  杜云荻细细品味着甄氏这句话,末了,郑重道:“母亲,是儿子考虑不周,这次知道了,往后一定防备着。”

  甄氏满意地颔首,看来,杜云荻是听进去了。

  面对母亲幼妹,杜云荻尴尬之余,有些话还是吐了出来:“本来,儿子也没往那个方向想她,可大姐出嫁之后我回到书院,我就觉得她越来越奇怪了。

  起初我只当是想岔了,没凭没据的,跑去和施仕人通气,反倒显得我心思叵测,所以一直躲着她。

  没想到,今天……”

  杜云萝歪着头,和甄氏交换了个眼神,看来自家哥哥不是个无可救药的书呆子,好歹他看出了施莲儿的企图心。

  只是,杜云荻既然知道,前世为何还是着了道?

  是因为几年下来施莲儿没半点动静?还是因为当时他已经成亲,唐氏又挺着个大肚子,他觉得施莲儿不会上赶着做妾,他已经安全了?

  杜云萝说不清,但甄氏都这般提点了,杜云荻再不当心,门口还有两个怕叫甄氏收拾的胆小鬼呢。

  甄氏也想起了四水和常安,唤了他们进来,狠狠耳提面命了一番,得了两人豁出命去都不会让四爷受了小人算计的保证,这才作罢。

  “母亲和妹妹怎么突然来了?”杜云荻寻了机会问了一句。

  甄氏笑着道:“月底是你外祖母五十大寿,母亲好些年没回去了,趁此去你外祖母跟前磕个头。不单单是云萝,你父亲也一道来了,这会儿应当是与韩山长在说话呢。”

  提起外祖家,杜云荻也有些向往,只是前些日子他才请过假,不好再耽误功课,便不提了。

  杜云萝凑过来,道:“大姐夫回书院了吗?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迹修的礼物,感谢书友辰辰辰宝的月票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