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七章 直直

第九十七章 直直

  ();  杜云荻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杜云萝支着腮帮子想,也对,邵元洲和杜云茹成亲才一个月,无论是邵家还是杜家,此刻都不会急着叫邵元洲回书院的。

  趁着这个机会,甄氏又叮嘱了杜云荻一番,不仅仅是防人之心,还要杜云荻静下心来仔细念书,莫要叫其他事情乱了心神,耽搁了前程。

  杜云荻一一应下。

  门口,一阵学生们向山长问安的声音。

  四水敲了敲门,抬声道:“太太、爷、姑娘,山长与老爷过来了。”

  书院讲究尊师重道,杜云荻赶忙起身,亲自去开了门,躬身请了韩山长与杜怀礼进来。

  杜云萝亦起身,站在甄氏一旁,抬眸看向那韩山长。

  她是头一回见这位山长。

  已到知天命之年的韩山长精神奕奕,他早年官运并不亨通,在地方上做个小吏熬了几十年,才一步步走到京中,自此大放光芒。

  韩山长毕竟不年轻了,做了几年官,老母病故,他丁忧回乡,等出了孝期,又做了半年的官,选择了告老。

  许是这些年在书院里与年轻学子们为伍,韩山长笑容慈爱,少了官场上的精明,多了为人师表的沉稳与踏实,叫人心生好感。

  对这位杜公甫赞誉有佳的同僚,又是杜云茹和邵元洲的保媒人,甄氏格外敬重,带着杜云萝行了礼。

  韩山长看着杜云萝,笑了:“本想再吃碗媒人酒,却叫石侍郎夫人夺走了,着实遗憾。”

  杜怀礼拱手道:“虽不是媒人酒,但大喜之时一定给您送帖子,请您来吃碗酒。”

  甄氏亦抿唇笑了:“我们云荻还要请山长多费心教导。”

  一听这话,杜云荻微微愣怔。

  杜云萝瞧在眼中,知道是说起了姐妹婚事,叫杜云荻又想起那虎视眈眈的施莲儿,他浑身不自在了。

  那个施莲儿。只要施仕人与杜云荻同在书院一日,她就是一个隐患。

  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就算杜云荻谨慎。四水和常安警醒,可往后数年间,谁能说一定不会出纰漏呢?

  万一出了些差池,施莲儿依旧作威作福,杜云荻的一辈子就要受她拖累了。

  杜云萝暗暗叹了一口气。她不可能让杜云荻离开历山书院,一来因噎废食,二来,杜公甫那里是断断说不通的。

  她若去提,等着她的可不仅仅是一顿排头。

  那让施仕人离开,杜云萝一个闺阁姑娘,毕竟没有三头六臂,这事儿不好办。

  暂且只能走一步瞧一步。

  他们已经对施莲儿防范了,若还不能解开前世之局,以至于让杜云荻走入那般被动的局面。那杜云萝又如何能拍着胸脯说,她能在往后反制定远侯府二房,报前世之仇,保穆连潇之命?

  她重活一次,绝不是为了再经历一次悲痛,再看一次悲剧的。

  收在袖口中的手紧紧攥了起来,掌心留下一排月牙印,杜云萝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痛。

  她的心更痛。

  想起前世之苦,痛得几乎难以呼吸。

  这种溺水一般的沉重和无力感是她从前经常体会的,这几个月。随着心境开阔,生活平顺,已经渐渐远离了她,不知为何。此刻会突然之间如决堤一般朝她涌来。

  好在,再是不舒服,她依旧站得直直的,没有半点儿失态。

  前世更苦更难,在定远侯府中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时,她都是直直站着的。

  就算被污蔑对继子起了异常心思。就算娶进门的儿媳为了流言给她难堪的时候,杜云萝都没有失态过。

  此刻,只是心中有些难以言明的不舒服而已,她撑得住的。

  时值中午,四水和常安去领了饭菜,水月伺候着主子们用了。

  杜云萝胃口不济,怕叫甄氏他们瞧出来,努力用了一大碗。

  午后杜云荻还有课,杜怀礼也不想在书院耽搁太久,便向韩山长告辞。

  杜云荻送了甄氏与杜云萝出去。

  庑廊尽头,施莲儿转过身来,她生得白皙,便是经常在日头下面走也没有晒黑。

  阳光下,浅蓝褙子衬得那张瓜子脸温润如玉,凤眼上扬,一如她的唇角。

  对着甄氏与杜云萝,施莲儿盈盈行了一个福礼。

  似是在恭送她们离开,又似是……

  示威。

  杜云萝的脑海里闪过这么两个字。

  甄氏的目光缓缓落在施莲儿身上,又缓缓移开,不喜不怒,只是偏转过头,低声与杜云萝道:“囡囡,我们走了。”

  杜云萝应了,没有理会施莲儿,跟上了甄氏的脚步。

  施莲儿站在原地,笑容凝在唇角,眼底隐含恨意。

  今日甄氏与杜云萝如此忽略她,总有一日,她会叫她们知道,她不是她们这些权贵们脚下的蝼蚁!

  马车就停在书院门口,水月摆好了脚踏,扶着杜云萝上去。

  甄氏握着杜云荻的手,又唠叨了两句:“九月过半,天气渐渐凉了,你要注意身体,多写信回来,娘在家里等你回来过年。”

  杜云荻连声说好。

  甄氏这才放心,扶着水月上了车。

  马车驶离了历山书院,绕回了台铺镇,而后往桐城方向去。

  甄氏闭目养了会儿神,她不提施莲儿,杜云萝也不提。

  行了几日后,入了桐城。

  甄家在桐城东北角,石青胡同里,具是桐城当地的世家大族宅院,甄家在其中不算大,却也不小。

  青瓦灰墙下,甄家大门外,立着两头石狮子。

  台阶下,又候着四五个人,翘首盼着,直到瞧见那马车出现在胡同口,这才喜笑颜开。

  甄氏掀开了一侧车帘,看清那几人模样,不由眼中含泪,掏出帕子按住了眼角。

  杜云萝透过那个小口子望出去,见带头的两人与甄氏有七八分相似,便知道这是自家的大舅与二舅。

  马车在府门口停下。

  杜怀礼下车,与两位舅爷见礼。

  甄氏哑声唤了“大哥”、“二哥”,引得两人亦红了眼眶。

  待杜云萝隔着帘子请了安。

  甄家大舅道:“回来了便好,快些进府吧,你两个嫂嫂在二门上等你。”

  甄氏应了一声,马车又徐徐向前,从偏门入府,直到垂花门外。

  马车刚刚停稳,水月还没下去摆脚踏,就有妇人围了上来,领头的妇人面容和蔼,道:“我们六娘可算是回来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更得晚了,但是三更肯定不会少的。

  感谢书友沉涟惘释的月票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礼物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