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九十八章 甄家

第九十八章 甄家

  ();  杜云萝由水月扶着下车时,甄氏已经靠着迎上来的妇人哭了。

  这些年,甄氏在杜家的日子即便是不敢说事事顺心,但也没有受过什么委屈为难,几个儿媳之中,甄氏不争不抢的,反倒是最受夏老太太欢心的。

  甄氏对着娘家人哭出来,并非是因为对婆家有一丝一毫的不满,而是太过思念娘家人了。

  杜云萝见甄氏哭了,心里亦是沉甸甸的。

  “这是云萝吧?”穿着一身葡萄紫平袄,外头罩了一件万喜纹比甲的妇人上前拉住了杜云萝的手,“我是你二舅娘,云萝还认得出来吗?”

  杜云萝闻言,唤了声“二舅娘”,又对着那个搂着甄氏的妇人唤了声“大舅娘”。

  前一回随着甄氏回桐城时,杜云萝才不过六七岁,孩童记人本就不清晰,况且两世加在一块,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长辈们的模样,杜云萝是很模糊的。

  甄家里头的情况,甄氏怕杜云萝稀里糊涂的,在来的路上倒是与她说过一些。

  拉着她的二舅娘王氏出身琅琊王家,那是一等一的好出身,即便是庶女,王氏女的行事做派也与寻常人家不同。

  王氏嫁入甄家是低嫁,只因偶然看了篇甄家二舅甄子珉的文章,王氏一心所属,便从琅琊嫁到了桐城,婚后美满,也不枉她当年执着。

  王氏一双细长眸子含笑,仔细看,眼角有些发红,似是叫甄氏的眼泪招的,她捧着杜云萝的脸庞好好瞧了瞧,叹道:“小时候还不觉得,这姑娘家长开了些,与六娘真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,等下老太太瞧见了,要当我们六娘这十多年都没老过了。”

  甄氏扑哧。含着泪笑出了声。

  大舅娘陈氏亦看向杜云萝,连声夸赞了一番。

  一行人往侯老太太住的筵喜堂去。

  侯老太太听见外头通传声,高声道:“六娘回来了?快些进来快些进来,叫娘好好看看。”

  甄氏提着裙子就往里头去了。

  杜云萝跟在后头。心中暗想,甄氏真的是侯老太太的亲女儿,在对待自己姑娘上,言行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今生她醒来后头一回去清晖园,甄氏便是如此。躺在病床上都抬着声唤“囡囡”,要她快些进屋里。

  忆及当时情景,杜云萝不由鼻尖发酸。

  杜云萝迈了进去。

  侯老太太坐在罗汉床上,身穿孔雀蓝交颈长袄,配了条织锦马面裙,头发依旧乌黑发亮,梳得整整齐齐,额上勒着南珠五蝠纹抹额,她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轻上不少,甄氏坐在她的身边。垂着泪说话。

  侯老太太数年不见女儿,也是满心牵挂不舍,红着眼道:“你莫要招我,莫要招我!日盼夜盼等着你回来,你个没良心的,回来就招我哭,老太婆年纪大了,再哭要惹你嫂嫂外甥女们笑话了。”

  嘴上如此说着,侯老太太的手在甄氏背上重重拍了拍,叫王氏与陈氏一道劝了。母女两人收住了泪水,唤了丫鬟端水进来净面。

  杜云萝一直候着,等侯老太太与甄氏定下神来,丫鬟摆了垫子。她上前跪下磕了头,唤了“外祖母”。

  侯老太太瞪大眼睛,面前这乖巧的姑娘分明与她的小六娘一模一样,她赶紧招了招手:“好孩子,快过来。”

  杜云萝起身上前,侯老太太一把搂住她。稀罕地在她手上捏了捏:“真像!真像!”

  “大嫂,我说得不错吧?”王氏抿唇笑着道,“老太太瞧见云萝啊,定会说像的。”

  陈氏笑着点头。

  侯老太太看在眼中,嗔道:“你们两个又在背后说我什么了?还不快快招来!”

  王氏嘴巧,侯老太太心情本就好,叫她三言两语,逗得越发开怀。

  陈氏与王氏的三个女儿亦是活络人,一时屋里笑语一片。

  杜云萝依着侯老太太坐着,笑着看着甄氏家。

  这就是出嫁女回娘家呀,人人欢喜人人盼着,不似她,不似从前她回娘家时,等着她的往往都是眼泪和埋怨。

  两厢一对比,杜云萝喉间发涩,垂下头去深吸了一口气,她想,那都是从前了,今生她若回娘家,断断不会与从前一般了。

  甄氏问起了父亲甄老太爷。

  王氏看了眼天色,道:“老太爷一早出门访友去了,应当快回府了。”

  说了会儿话,杜怀礼就随甄家两兄弟一道来了。

  侯老太太对这个女婿是一万个喜欢,受了他的礼,便请他坐下。

  杜云萝起身向两位舅舅见礼,又见过了两位表兄。

  杜云萝听甄氏说过,大舅甄子琒与二舅甄子珉都不是侯老太太亲生的,他们的母亲是甄老太爷的原配夫人,在两位舅爷**岁的时候就病故了,侯老太太是填房进门。

  许是做姑娘的时候尝过叫继母为难的滋味,侯老太太对继子极好,一片真心没有被辜负,换来母子之间关系融洽,侯老太太生下甄氏之后,这个幼妹也颇受兄长们喜爱。

  一晃几十年,侯老太太能如今日一般身体健硕,心情舒畅,与儿子媳妇们的孝顺关心是分不开的。

  甄氏此番回来小住,陈氏和王氏也是丝毫不会怠慢,收拾了一出安静院落。

  离筵喜堂不远,一进的小院子,麻雀虽小,也是五脏俱全。

  王氏带着甄氏与杜云萝过去看,赵嬷嬷带着人手已经在收拾了。

  正屋三间,一明两暗,东西带了厢房,加上后罩房与倒座房,也是够住了的。

  杜云萝只带了锦蕊一人,屋里的东西只能靠她收拾,锦蕊手脚麻利,费了些工夫,便已有模有样了。

  王氏拉着甄氏的手,道:“六娘,缺什么少什么,只管来与我说。”

  甄氏应了。

  见杜云萝进东厢房里去了,王氏低声与甄氏道:“不瞒你说,我们做媳妇的再仔细贴心,总归不比亲女儿,老太太心里最最记挂的就是六娘你了。今年过年时还说,云茹既然说了亲了,不如把云萝娶进来,就跟你在她身边一样,可到底是晚了一步。”

  甄氏怔了怔,道:“那为何之前来信时从未提起过?”

  “老太太思前想后的,没定下的事情,就不跟你先提了,”王氏讪讪下了笑,“所以说,老太太心里,对云萝的亲事不是很喜欢,你等下还是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。

  早睡的书友们,明天起来看第三更吧,96还在努力写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