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一章 虔诚

第一百零一章 虔诚

  <=""></>  甄氏下意识抬眸去看陈氏。

  陈氏正含笑招呼着宾客,饶是长袖善舞,为了这个寿宴操劳了许久,这会儿面上也露了些疲态,却依旧打起精神与宾客们谈笑。

  许是察觉到了甄氏的目光,陈氏亦望了过来,扬起唇角温柔笑了。

  甄氏与两位兄长年纪相差了差不多十岁,饶是娶亲偏晚,陈氏与王氏进门时,她也不过十一二岁。

  闺中的最后几年时光,她是与两位嫂嫂一道度过的,彼此感情更像姐妹。

  甄氏出阁时,陈氏正怀着大姑娘甄文兰,挺着大肚子的陈氏帮着侯老太太细心替她安排打算,在她上轿前搂着她哭了一夜。

  她以为她是了解陈氏的。

  直到此刻,看着落寞的侯老太太,甄氏想,陈氏待她再好,有些事还是要掂量的。

  苗氏不喜欢夏安馨做她的儿媳,并非是因为夏安馨不好,而是因为她姓夏,是夏老太太的娘家人。

  侯老太太没有如愿迎杜云萝,陈氏与甄文谦一定也有这方面的顾虑吧。

  甄氏可以理解,也不会埋怨陈氏,她只是心疼侯老太太,仅此罢了。

  下午时,府中搭了戏台,请了戏班子唱戏。

  等日头偏西,热闹了一天的甄府才一点点趋于宁静。

  待送走了最后一批女客,陈氏回到筵喜堂时,已经有些直不起来腰了。

  王氏看在眼中,关切道:“大嫂,明日还要上青连山,你这样,坚持的住吗?”

  陈氏的腰是生幺女甄文婷时落下的月子病<="l">。一旦操劳就会发作。

  她摆了摆手:“多少年的老毛病了,回头躺一躺也就过去了,不妨事。去青连山祈福是要紧事,不能耽搁了。”

  听两位嫂嫂提及,甄氏也想起来了。

  桐城外有一座青连山,本也没什么特别的,几十年前。山腰涌出一眼泉水。

  泉水边起了寺院。便是现在的青连寺,主持是得道高僧,先皇在位时。曾入宫讲过经。

  而那泉水,撇开延年益寿祛百病的传闻,口感是一等一的好。

  侯老太太喜欢用这泉水冲茶汤,入口清透。回味甘甜。

  泉水在雨季时丰沛,城中百姓可以随意去取。到了这秋日再入冬,水量渐少,若不是得了僧侣们首肯,是取不来水的。

  王氏在上个月就递了帖子。送了亲手绣的一套佛蟠,这才定了入寺祈福取水的日子。

  毕竟是侯老太太五十大寿,做媳妇的辛苦些也无妨。

  甄氏打算再住六七日再回京。见嫂嫂们要去青连寺,想到杜云萝这些日子睡不好。便道:“我与云萝也一道去吧。”

  去散散心,心中舒畅了,许就能安神了。

  而且,春日里杜云萝魇过一回,甄氏怕她这次又不好,去佛前拜一拜总归是没错的。

  王氏和陈氏自不会拒绝。

  杜云萝不知那青连寺青连泉,听甄氏说了,也心生向往。

  她从前念了几十年的经,起初是为了静心,谈不上信不信的,等转眼在安华院里醒来,她还有什么不相信?

  既是信了菩萨了,那去拜一拜添些香火,也是应该的。

  这日夜里,如甄氏所料,杜云萝睡得极差。

  她陷入了一个接着一个的梦境里,漆黑一片,心境荒芜。

  四周什么也没有,只有她一人,提着裙子,磕磕绊绊地往前跑,不知道身处何处,不知道要去何方,只是不敢停下脚步。

  似是一脚踩空,她从空中坠落,惊呼一声,猛得坐了起来。

  杜云萝大口喘着气,抬手一摸,满脸泪痕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梦到底意味着什么,只知道她难受得要命,难受得在梦里就哭了出来。

  锦蕊闻声,披了外衣进来,撩起幔帐挂在帐构上,小声安慰着替杜云萝更衣净面。

  等杜云萝再睡下时,已经四更天了。

  锦蕊重新点了宁神香,她想,自家姑娘一定是魇着了,明日去佛前要仔细拜一拜,好好求一求。

  翌日起来,睡得虽不好,除了脸色差些,眼睛倒是没有肿<="r">。

  锦蕊替她匀面,涂了胭脂,若不细看,倒是瞧不出端倪来。

  甄氏最疼女儿,旁人兴许不在意,她却是一眼就瞧了出来,搂着杜云萝安抚了会儿。

  陈氏安排了车马,一行人往青连寺去。

  这个季节的青连寺不再随意取水,一路上山的人也少了许多,到了山门外,知客僧正等在那儿。

  众人行了佛礼,知客僧回礼道:“今日忽有贵人来访,几位施主礼佛,请勿要彼此冲撞。”

  虽然心中好奇这所谓的贵人,但知客僧并不愿多谈,陈氏就不问了。

  青连寺今日闭门,若非是上个月就递了帖子添了佛蟠,只怕这会儿他们也要被拦在外头了。

  不过,清净有清净的好处,行事自在些,又知客僧引路,定不会叫他们与贵人冲撞。

  青连寺供奉的是药王菩萨。

  正殿里,金身药王菩萨顶戴宝冠,左手握拳,右手持药树,神态慈悲。

  地上摆了三个蒲团。

  王氏、陈氏与甄氏先行拜了,才轮到甄文谦、甄文婷与杜云萝。

  杜云萝跪下,双手合十,静静诵经,祈求家人平安健康,而后恭敬又诚恳地磕了三个头。

  甄文婷与甄文谦早已经起身,只余杜云萝一人跪在佛前。

  阳光从殿外撒入,落下斜长影子,日光下的杜云萝平和又谦逊,仿若周遭一些都与她无关,她只有一颗虔诚向佛的心。

  王氏瞧在眼中,下意识地看向甄氏。

  甄氏低声道:“偶尔会陪她祖母念经,她平日里性子跳脱,也只有拜佛时才稳得住。”

  甄文婷偏过头睨了甄文谦一眼,见甄文谦的目光就直直落在杜云萝的背影上,她轻轻哼了一声。

  厢房里备了斋饭。

  杜云萝昨夜歇得不好,此刻也没多少胃口。

  甄氏揉了揉她的额头,道:“等下娘与你两位舅娘一起去取泉水,你在这儿睡一会儿,佛门清净地,也不用怕什么,好好睡一觉,叫锦蕊陪着你。”

  杜云萝知道,甄氏怕她是叫不干净的东西冲撞了,觉得佛门里定能无碍,她不愿辜负甄氏心意,点头应下了。

  等甄氏出去了,杜云萝躺在榻子上,迷迷糊糊睡过去了。

  这一次,她的梦境不再一片黑暗。

  她看到了倒塌的牌坊,看到了毁了半边墙的祠堂,看到了那一排排灵位中穆连潇的名字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今天的第二更。写到这里,书友们知道为什么云萝这些日子睡不好了吗。第三更很快哒,96滚下去继续写了。感谢书友贝贝2005715的月票。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