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四章 疯狼

第一百零四章 疯狼

  <=""></>  估摸着出来的时间不短了,杜云萝往来路看了一眼。

  穆连潇会意,缓缓松开了手。

  杜云萝亦放开了穆连潇的衣袖,见那袖口被她拽得皱巴巴的,眉宇一舒,轻笑道:“那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穆连潇笑着应了声,就看着杜云萝往后退了两步,转身沿着来路往回走。

  她的步子不大,踩在落了一地的竹叶上,沙沙作响,偏偏走得又慢,时不时回过头来看一眼,那副依依不舍模样映在眼底,叫人不由弯了唇角。

  直到再也看不到杜云萝身影,穆连潇才收回了目光。

  抬手看向那皱巴巴的袖口,他随意整理了一番,这才离开<="r">。

  穆连潇在药王殿前寻到了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身边的两个小丫鬟跪在佛前求着什么,穆连慧反倒是背手站在大殿台阶上,抬头看着那簇新的佛蟠。

  “绣功真不错,定是费了不少心思吧。”穆连慧随口喃了一句,见穆连潇过来,她浅浅笑了,“阿潇你去哪儿了?怎么耽搁了这么久?”

  遇见杜云萝的事情,穆连潇并不想提及。

  即便是大姐,叫她知道杜云萝衣冠不整也不妥当,况且,若叫她知道他们私自见面,还不知道要被笑话成什么样了。

  穆连潇岔开了话题:“去取泉水的人手还未回来?”

  “你倒是比我还心急了,”穆连慧扑哧笑了,“我们三日后才回京,自然是等到那时再取。你知道的,要不是京里等不住。我恨不能在这儿住上十天半个月的。”

  仅仅只是取泉水,在青连寺是一刻都不必耽搁的。

  穆连慧没有明说,穆连潇也知道她的意思。

  自打穆连慧回京起,各府相请的帖子就没有断过,穆连慧离开京中快三年了,与那些贵女们疏远了许多,她刚回京不想去与她们攀交情。便正好借着取泉水的由头避了出来。

  “我也没盼着真能躲到明年去。能躲这半个月也就够了。”穆连慧眨眼笑了。

  另一头,杜云萝回到了厢房。

  如他所料,这里已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几个婆子在推挪间早就狼狈不堪。不拘小节的干脆坐在了庑廊下,有点儿体面的靠着柱子喘气。

  锦蕊搬了把杌子坐在了厢房外头,斜着眼不去理那些婆子。

  并没有甄文谦的踪影。

  杜云萝环视一圈,知道甄氏她们还没有回来。多少有些放心了。

  看来,她遇见穆连潇的事情是能够蒙混过去的。这便好了。

  锦蕊抬眼瞧见了杜云萝,一下子从杌子上跳了起来,快步迎上来:“姑娘,您没事儿吧?奴婢刚刚在屋后寻不到您。可吓了一跳了。”

  锦蕊一动,那几个婆子也回过神来,腆着脸过来行了礼。

  “我无事。”杜云萝仔细打量了锦蕊两眼。见她衣衫干净,手上脸上也没什么印子。就晓得这机灵丫头没吃亏,“你怎么在屋外坐着?甄文谦他人呢?”

  闻言,锦蕊撇了撇嘴。

  几个婆子具是背后一凉,笑容越发尴尬,杜云萝都直唤甄文谦名字了,可见心里是气炸了的,想到这位表姑娘是半点亏都不肯吃的脾气,她们就额头冒汗。

  怎么偏偏就摊到了这样的事体了!

  早知如此,还不如跟着太太姑太太上山走一趟,累坏了腿,也好过操碎了心,回头还要挨一顿罚<="l">。

  锦蕊指了指厢房,道:“甄家大爷好大威风,一脚踹开了门,亏得我们拦门的椅子绊了他的脚,不然就跟头狮子一样冲过来,几位妈妈哪里拦得住呀!

  甄家大爷寻不到姑娘,要拿奴婢问话,可惜酒劲上来了,扑通一声就沿着墙摔了,妈妈们凑过去一看,他竟是睡过去了。

  妈妈们说要将大爷挪回他自个儿厢房里,奴婢觉得不妥当,我们的厢房门也坏了,椅子也破了,要是大爷醒来说一句不记得了,姑娘哪里还说得明白呀。

  奴婢本想去找姑娘的,可又怕妈妈们心善,舍不得大爷睡在地上,指不定奴婢一转身,大爷就不见了。

  喏!奴婢只好搬了把杌子坐在门口,等太太、甄家舅太太们回来,这事儿就一清二楚了。”

  遇见这种事情,锦蕊是一肚子火气,她原当甄家上下各个心善,今儿个一瞧,里头还混着一头疯狼,亏得自家姑娘机灵从后窗走脱了,不然……

  锦蕊想想都后怕不已。

  她恼这几个婆子没有下狠劲拦甄文谦,说话自然不似之前一般客气。

  那几个婆子老脸通红,可设身处地去想,她们若是锦蕊,只怕是会更加小人之心,听了这酸不溜丢的一番话,也只能赔笑着认了。

  正说着话,身后一阵脚步声,而后便是高高低低的惊呼。

  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陈氏见那些婆子神态狼狈,头发都不似之前一般整齐,心下就是一惊。

  甄氏挥开了许嬷嬷的手,三步并作两步上来搂住了杜云萝:“囡囡,怎么披着头发就出来了?”

  陈氏闻声,目光落在杜云萝身上,见她双眼通红,脸颊上还有泪痕,鞋子脏兮兮的,粘了些竹叶,她眼皮子直跳:“六娘,有什么话,我们进屋里说去。云萝刚起来也没系个披风,在外头会着凉的。”

  这话甄氏听得进去,当即便搂着杜云萝往厢房里去。

  陈氏牵着甄文婷,王氏亦跟上来,才刚到门外,前头的甄氏冷不丁就停下了,三人险些就收不住撞了上去。

  屋子里头,椅子七歪八倒的,桌子也挪了地方,佛龛上的香炉砸在地上,香灰散了满地,亏得那是只铜香炉,若是只瓷的,只怕是已经碎了。

  这些已经叫甄氏愕然了,而后,她的目光落在墙角,甄文谦瘫坐在那儿,满脸通红,睡得云里雾里。

  甄氏的眸子倏然一紧,拉着杜云萝侧开些身子,示意陈氏与王氏往里头看:“嫂嫂,我是不是走错厢房了?”

  王氏捂住嘴才没有叫出声来。

  陈氏脚下一软,险险要坐到地上去,叫甄文婷架住了。

  她指着甄文谦,指尖不住发抖,胸口起伏,朝婆子们喝道:“傻站着做什么!还不把这个孽障给我拖出来!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。书友们的留言96都加精了,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又没显示出来。晚点还有一更。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