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五章 酒劲

第一百零五章 酒劲

  <=""></>  陈氏气得咬牙切齿,几个婆子战战兢兢要进去,甄氏一把就将人拦下了。

  “大嫂,先把事情弄明白要紧。”甄氏一字一字道。

  陈氏倒吸了一口冷气,对上甄氏冷冰冰的视线,她的后槽牙都痛起来了。

  从她嫁进甄家认识了还待字闺中的甄氏,到如今差不多二十年了,她们姑嫂两人素来和和气气的,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甄氏。

  甄氏说的是要把事情弄明白,可这事儿还有什么能明白的?

  这里是杜云萝的厢房,杜云萝本该在里头小憩养神,现在倒好了,门坏了,椅子倒了,里头跟进了山贼一样。

  甄文谦还偏偏就出现在里头,这已经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是了,还需要问什么?

  就算甄文谦是陈氏的儿子,她想偏着护着,可这个当口上,陈氏都不知道要怎么跟甄氏解释了<="r">。

  她看了眼在里头一动不动的甄文谦,只觉得胸口一股血气往上涌,恨不能冲过去把儿子拎起来,问问他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存了些什么!

  王氏站在一旁,心尖儿都痛了。

  这都什么事啊!

  出来给老太太祈福取泉水,闹出这么一出,这是要将老太太活生生气死了。

  僵在门口也不是个道理,王氏拉住了甄氏的手,劝道:“六娘,你看云萝的脸,哭得都花了,我们先进去坐下,让云萝把脸擦了,省得叫风一吹,回头又红又痛。至于谦哥儿,先把他唤起来再说。”

  甄氏毕竟是心疼杜云萝。闻言让锦蕊去打水,自个儿扶着杜云萝进去。

  几个婆子回过神来,赶紧扶起了椅子,掏出帕子麻利地抹了抹,请了几位主子坐下。

  锦蕊捧着水盆进来,甄氏亲手替杜云萝擦脸,又涂了香膏。取了梳子梳好了头。

  陈氏等她冰着脸忙完了。这才把几个留守的婆子叫到跟前:“你们自己说,谁说得明白谁说。”

  噗通噗通跪倒一片,左右彼此看看。也没哪个大着胆子把甄文谦的举动说上一遍。

  陈氏一张脸铁青:“都哑巴了不成?伺候人不会,说话也不会,养着你们当摆设的?”

  锦蕊白了那几个婆子一眼。

  这若是在杜家,她定然是一五一十都去说明白的。

  可现在是陈氏训甄家婆子。她若气不平,贸贸然开口。反倒会叫甄氏难做。

  几个婆子推挪了一阵,最后胖脸的毛妈妈硬着头皮道:“大爷是吃多了酒,这才……”

  “酒?这里是青连寺!哪里来的酒!”陈氏抬声喝道。

  “奴婢不晓得。”毛妈妈不住往后缩着脖子,可惜她无处躲去。只能把头埋得低低的,不去看陈氏的脸色,“奴婢几个守在外头。大爷突然就浑身酒气地来了,一心要往表姑娘房里去。奴婢几个拦了,大爷吃多了,根本听不进劝。

  锦蕊姑娘听见动静,开门一看大爷撒酒疯,就赶紧把门关上了,又拿椅子拦了门。

  大爷劲儿大,奴婢们拦不住,叫他踹开了门,进去之后,屋里就锦蕊姑娘一人,大爷要拿她是问,结果后劲上来了,倒地上睡了。

  奴婢们本要把大爷挪回去的,锦蕊姑娘说,挪回去了说不清,就……

  后来,表姑娘回来了,刚说了两句话,太太也就……”

  陈氏听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。

  佛门里饮酒,喝醉了往杜云萝屋里冲,人没见着就这么醉死在人家屋里,这、这、这叫她说什么好<="l">!

  甄文婷亦是瞪大了眼睛,她竟不知,平日里温吞水一样的大哥,吃多了酒,竟然会有这样的胆量,做出来的事情叫人瞠目结舌。

  “囡囡,你不在屋里?你去哪儿了?”甄氏的心思都在女儿身上。

  杜云萝依着甄氏,低低道:“我听见外头动静了,就让锦蕊堵门,我怕他撒酒疯冲进来,我力气比不过他要吃亏,就从后窗爬出去了。本来锦蕊要与我一道爬的,结果她还来不及出来,门就叫撞开了。锦蕊留在里头拦他,我就在屋后不远处的竹林躲着。母亲,我就是吓了一跳,别的没事的。”

  饶是甄氏气极恼极,最在乎的也就是杜云萝有没有叫甄文谦冲撞了,听女儿如是说,又见锦蕊不住点头,当即就信了,连连念了佛号:“亏得你没事亏得你没事。”

  如坐针毡的陈氏听说杜云萝是翻窗出去的,眼前一片白光,她家六娘的心肝肝被逼到了如此地步,回去后,老太爷老太太跟前,她撞死一了百了算了!

  原还想当个和事老,先让甄氏消了火气的王氏听罢,按着眉心叹了口气,这事儿她管不了,等回去后,该如何是如何吧。

 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。

  屋角却是闷哼一声,甄文谦揉着脑袋摇摇晃晃想站起来。

  他的酒量不好,酒劲没有退,整个头都刀劈一样的痛,他眯着眼看屋里的人,模模糊糊的,有两个陈氏、两个王氏、两个……

  两个杜云萝!

  他一个激灵,顾不上旁的,挣扎着扶着墙起来:“你哪——儿去了?我正找、找你呢。”

  结结巴巴的声音就像一把刀子刺在陈氏心上,她再也忍不住了,抄起桌上的瓷碗朝甄文谦劈头盖脑地砸了过去。

  哐当脆响。

  瓷碗砸在墙上,碎片飞溅,擦过了甄文谦的脸,留下一道血印子。

  甄文谦的酒一下子就醒了。

  陈氏双眼通红,喘着气道:“你出息了!我不收拾你,回去有你老子收拾你!”

  陈氏出去安排了车马,使人来与甄氏和王氏说了一声,她自个儿倒在马车上,半晌动弹不得。

  甄文婷颤着手替陈氏揉着胸口。

  “婷姐儿,你跟娘说说,你哥哥是怎么一回事?谁给的酒?谁给的胆子?他这是要我的命啊!”陈氏瞪大了眼睛,呼哧呼哧大口喘着气。

  甄文婷噙着眼泪,话语在喉头上滚了又滚,到底还是耐不住,道:“早知今日,不如当时就应了祖母娶那杜云萝过门,哪里会生出这么多事体来!”

  “你这是在怪我!”陈氏尖叫一声,“事到如今,你却怪我?”

  甄文婷还想分辨,可看陈氏气得不行了,到底还是闭了嘴,又是倒水又是拍胸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三更来啦,求收求订求月票呀~~~~感谢书友陆芳1219的香囊,感谢书友爱新觉罗星启的平安符。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