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六章 体恤

第一百零六章 体恤

  【播报】关注「起点读书」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
  厢房受损,王氏使人去赔了银子,又添了不少香油钱,主动提了再抄些经书前来供奉,这才算了了。

  马车驶下青连山。

  王氏靠着引枕,倚着车厢,大丫鬟递了茶,她摆了摆手,没有接:“亏得今日青连寺闭门谢客,若是香客不断,别说甄家的脸面了,拉着云萝下了水,传到京城去,定远侯府和杜家的反应,我光是想想都晕头转向。”

  “别说是太太您了,这么多丫鬟妈妈们,哪个能想到今日会出这等差池,若不然,定是各个在表姑娘身前伺候的,怎么会只留下这个几个人手呢。”大丫鬟见王氏不肯吃茶,挪到她身边,轻柔替她按压着太阳穴。

  王氏闻言叹了口气:“不是说寺里还有贵客吗?大抵是怕再闹下去要惊搅了贵客,几位师父才按过不提的。这可是青连寺,竟然能在这里胡闹……”

  丫鬟暗暗撇嘴,她倒是觉得,和尚们没有继续追究是看在王氏提出要抄经书的份上。

  那位住持师父在先帝在时再厉害,那也是老皇历了,青连寺可不是皇家寺院,除了一眼泉水,还剩下什么?

  自家太太毕竟是琅琊王氏出身,得她一卷手抄经书供奉,也是体面事。

  王氏闭眼歇息,自瞧不见那丫鬟神色,听着身下车轱辘碾动的声音,道:“幸亏今日渊哥儿和琪姐儿没有来,也不用搅和在这事体里……”

  王氏后头的一辆车上。甄氏已经平静多了。

  见杜云萝怔怔坐在一旁不言不语的,甄氏柔声安慰道:“回去之后,你莫要怕,筵喜堂里,有母亲给你做主,他既然不要脸不要皮的,我还给他留什么体面。”

  杜云萝满脑子都是穆连潇的身影。是他的笑容他的关心。是他覆在她手上的那只手,指腹上有常年习武留下的茧子,不扎人。反倒是痒痒的,掌心温暖,一如记忆。

  想着想着,杜云萝的唇角慢慢扬了起来。猛得听见甄氏唤她,她一个激灵。抬眸迎了过去:“母亲与我说什么?”

  甄氏反倒是一怔。

  她本以为杜云萝是有些慌乱的,整个人在胡思乱想,可这会儿一瞧又似是不像。

  甄氏觉得怪,又猜不到缘由。只能先按下,与杜云萝又说了一遍。

  这一回,杜云萝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。

  “怎么?囡囡怕你外祖父外祖母护着他?”甄氏捧着杜云萝的脸颊。“不会的,你外祖父、外祖母最讲究规矩礼数。这事情一目了然就是他的错,不会护着他的。”

  杜云萝抿唇,她想着的不是这些。

  甄文谦毫无疑问是理亏的,可若是追究起来,与她自个儿的名声也没有好处。

  最叫杜云萝在意的,是侯老太太和甄氏的立场。

  侯老太太毕竟不是甄家兄弟的亲生母亲,没有摩擦时瞧不出矛盾来,可遇到事情了,就不一定了。

  罚得轻了,叫人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嫡嫡亲的外孙女比不过原配的长孙子;罚得重了,会让侯老太太与儿子儿媳之间有了心结,往后,她毕竟要靠着他们养老的。

  甄氏心疼女儿,难道会愿意叫侯老太太陷入两难中吗?

  况且,闹起来了,传回了京城,甄氏在杜府里还怎么做人?

  苗氏因为娘家扯后腿弄了个里外不是人,夏老太太眼中,甄氏与桐城这个亲家那都是好相处又知礼的,叫她知道杜云萝在甄文谦手上险些吃了大亏,甄氏在杜家还怎么抬头?

  水芙苑里,不会五十步笑百步,安丰院里,廖氏的牙都要笑得掉下来了。

  杜云萝可不想看到那一幕。

  “母亲,我们回去之后,和外祖父、外祖母把事情说说明白就好,多余的,不想了,不要叫外祖母难做呀。”杜云萝低声道。

  甄氏惊讶。

  她最晓得杜云萝的性子了,摊上这事体,怎么闹都不奇怪,换作任何一个姑娘家,都忍不下这口气的。

  可杜云萝却说不要让侯老太太难做。

  甄氏一把搂住了杜云萝,眼眶泛红,她的囡囡长大了,晓得体恤长辈了,但……

  但她心疼!

  她的囡囡,受了大委屈了,却因为对方是她娘家外甥,让杜云萝连发个脾气都要掂量了。

  “母亲,”杜云萝倚在甄氏怀里,低声问道,“不说甄文谦哪里来的酒,他吃醉了为何要寻我麻烦?我之前就觉得他怪怪的,哪知道今日成了个疯子。”

  甄氏抚着杜云萝后背的手顿住了,细细思忖了,便如实道:“我也是这次到桐城之后才听你二舅娘说的,说是过年时,你外祖母想让谦哥儿娶你,也不晓得是你大舅娘不应还是谦哥儿不应,这事不了了之,也就一直没跟我们提。”

  杜云萝愕然,从甄氏怀中抬起头来,瞪大眼睛道:“既然当时不应,今日这唱得又是哪一出?”

  话一出口,突然就想起那日回廊下,提着灯笼的甄文谦说她与小时候相比变化颇大。

  杜云萝撅着嘴吐出一口气来,她倒是想问问甄文谦,她是不是变得好欺负了,以至于甄文谦昏了头了。

  马车没有停在甄府大门外,而是从角门进去,一直到了二门上。

  陈氏从马车上下来时还觉得天旋地转的,强打着精神扫了那几个留守在厢房外的婆子一眼,道:“都跟我去筵喜堂,都去跪着。”

  几个婆子一路上心惊胆颤的,知道事情轻易了结不了,垂头应了。

  陈氏又指着甄文谦道:“你也别想着回去收拾了,这么难堪的事情,我说不出口,你自己跟老太爷老太太说去。”

  一行人到了筵喜堂外头。

  侯老太太晓得他们回来了,叫了人手出来迎。

  见了这浩浩荡荡的架势,堆在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回去,撩开帘子请他们进去。

  侯老太太亦是唬了一跳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  甄文婷想扶着陈氏坐下,陈氏却不肯,推开了女儿,噗通就给侯老太太跪下了。

  侯老太太的脸沉了下来,她知道,一定是出了事体了。

  她也不叫陈氏起来,只把屋里的丫鬟婆子都屏退了,又让人去请了甄老太爷。

  甄老太爷急急来了,身后跟着甄文渊与甄文琪,王氏见了这两个眼睛直冒血,一阵猛打眼色,才叫一双儿女寻了借口退出去了。

  甄老太爷在罗汉床上盘腿坐了,清了清嗓子:“行了,说吧。”

  ps.追更的童鞋们,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~515红包榜倒计时了,我来拉个票,求加码和赞赏票,最后冲一把!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貔貅灵、蘇妖、小石笔记(2张)、黑涛7、17、苏木马儿王一羽的月票。感谢书友小兔妈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、81332269、三国历史迷、我不封天的礼物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