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七章 孽障

第一百零七章 孽障

  【播报】关注「起点读书」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
  屋里落针可闻。

  陈氏直直跪在那儿,她想开口,却又觉得嗓子眼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,她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没脸说出那些话来,一个字都没脸提。

  甄文谦白着脸站在一旁,垂着头没吱声。

  “哦,都不说,要我猜不成?”甄老太爷的声音冰冷刺骨。

  甄文婷只觉得脖颈后面冷飕飕的,她看着跪在那儿的陈氏,又看向木鸡一样的甄文谦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
  抬起脚,甄文婷用力踹在甄文谦的膝盖窝上,甄文谦没防备,往前一扑,跪下了。

  甄文婷哼道:“母亲都为了你跪下了,大哥竟然能无动于衷地站着!”

  “好好的姑娘家,怎么可以这般没有规矩!”甄子琒得了信赶来,一进屋子就瞧见这么一幕,不由拉长了脸。

  甄文婷梗着脖子,道:“父亲说我没有规矩?怎么不问问,大哥到底有没有规矩?”

  甄子琒窝着气,先向父母行礼。

  门口院子里跪了一排,他进来时自然是瞧见了,心里也隐隐晓得不好,便道:“那你说说,谦哥儿怎么个没规矩了?”

  甄文婷撇嘴,陈氏说不出口,甄文谦又是那么个死样子,她不说,难道等着王氏、等着甄氏与杜云萝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说吗?

  “说就说!”甄文婷平时说话语速就快,摊上这等事体,心中又急又气,讲话就跟倒豆子一般。什么甄文谦在寺里吃酒,撒酒疯,往杜云萝的厢房里冲,不顾婆子们阻拦踹坏了厢房的门,逼得杜云萝披头散发爬窗子躲他,他还醉倒在屋里呼哧呼哧睡大觉。

  侯老太太目瞪口呆,朝杜云萝招了招手:“你爬窗子了?摔着没有?到底、到底有没有事?”

  杜云萝听得出来。侯老太太关心的是她有没有吃亏。她赶忙摇头,安抚侯老太太道:“外祖母,我没事的。就是吓了一跳,您看,我好好的。”

  侯老太太闻言,顺着她的背重重拍了两下。这孩子,受了这等委屈。竟还反过头来安慰她一个老婆子。

  甄子琒脚下发软,扶着椅背才站稳了,咬牙切齿道:“谦哥儿,你真的就……”

  “你还问这个孽障做什么!”甄老太爷拍得几子啪啪作响。“你要没做,你媳妇能跪在这儿?他能一个字都不辩?好啊好啊,真的是出息了!真是……”

  甄老太爷上了年纪。气急攻心,整个人眼前发黑就要往后倒。慌得身边人一阵大呼小叫,手忙脚乱地又是揉胸口又是掐人中,才总算把老太爷给稳住了。

  饶是如此,甄老太爷还是哼哧哼哧直喘气,颤着声道:“过年的时候,都是问过你们的,是你们不同意,事到如今,又兴风起浪,这是嫌我们两公婆命太长了,催着我们早点好去死了,是不是啊!”

  这话说得极重,不孝两字压下来,谁还扛得住。

  甄子琒跪倒在罗汉床前,连连磕头谢罪。

  甄老太爷闭着眼睛,看也不看,只问了一句:“酒从哪来的?”

  甄文谦浑身一颤。

  见儿子不出声,甄子琒猛得回过头来,低吼道:“哑巴吗?你祖父问你话呢!”

  甄文谦的额头抵在地上,依旧不说话。

  陈氏见状,扑过去在他身上用力捶了一通:“你倒是说啊!谁给你的酒!你怎么会吃醉了就去找云萝了?你不该也不可能去找她的呀。”

  “不该?不可能?”甄文婷叫了起来,“母亲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?

  过年时候我就说了,叫大哥娶云萝有什么不好的,大哥却说,云萝娇贵,小时候随六姑回来小住时那叫一个难伺候,家里人人都要让着。

  我就不懂了,小时候让她的是我迁就她的也是我,这么多年我都忘了,大哥你一个爷们记得那么清楚做什么?

  你们不肯娶,不娶就不娶吧,人家如今圣旨也捧了亲事也定了,大哥你再兴这等幺蛾子做什么?

  从前看不上,现在见人家跟小时候不同了,就要惦记了,这算哪门子道理?

  你早知今日,又何必当初?”

  甄文婷字字如尖刀,刺入甄文谦的胸膛。

  陈氏泪眼婆娑转过头来,她知道甄文婷一张嘴是得理不饶人,可当这些话砸向她的时候,她是真的有些吃不消了。

  甄文婷还在不停说着,陈氏闪过一个念头,她抬声打断了女儿的话:“婷姐儿!你这些话,这几日有没有跟谦哥儿说过?”

  “说了又如何?”甄文婷反驳,“他这些心思还怕人说?”

  “你……”陈氏一个气上不来,一屁股瘫坐在地上,指着甄文婷直摇头。

  她就说呢,甄文谦怎么会突然去寻杜云萝生事,他就算有什么想法,也都是压在心里的,全是叫甄文婷激出来的脾气。

  可让陈氏为此去训斥甄文婷,当着甄老太爷、侯老太太的面,她又训不出口。

  说到底,就是甄文谦自己发疯。

  侯老太太疲惫地摆了摆手,叫他们再闹下去,老太爷的身子骨可真挨不住了。

  这事情真的很清楚,可后续处理,又不是那么好下手的,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。

  如今,只能先折中处置了,后头的事情,后头再说。

  侯老太太唤了王氏上前,道:“你大嫂也没心思收拾烂摊子,你让人去问问谦哥儿身边伺候的,看是谁弄来的酒。再把今日去寺里的人都敲打敲打,不许他们胡说八道。”

  王氏低头应了。

  侯老太太又道:“婷姐儿,你娘累了一天了,你扶她回去歇一歇,记得,嘴巴闭紧些,没的坏了一家子名声;子琒,谦哥儿交给你。老太爷要静养,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。”

  甄文婷鼓着腮帮子,连这种事都能做出来,这一家子还有什么名声呀。

  虽是腹诽不断,可到底还是依着侯老太太的意思,扶着陈氏走了。

  等甄子琒与甄文谦也出去了,侯老太太让人伺候甄老太爷去内室歇息,自个儿把杜云萝拉到身边坐下,低声与甄氏道:“你回来后都没说过话,你心里怎么想的,先跟娘说说,娘听着。这事儿你要怎么处置都依你,你父亲跟前,我去说。”

  甄氏红着眼睛偏过了头。

  杜云萝怔怔看着侯老太太,这句话,不就是马车上甄氏与她说过的话吗?

  ps.追更的童鞋们,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~515红包榜倒计时了,我来拉个票,求加码和赞赏票,最后冲一把!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求收求订求票票~~感谢书友(2张)、凤雪影的月票,感谢书友縭茜、的香囊,感谢书友丫丫宝520的礼物。晚点还有第三更~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