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零九章 念旧

第一百零九章 念旧

  【最新播报】明天就是515,起点周年庆,福利最多的一天。除了礼包书包,这次的『515红包狂翻』肯定要看,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,定好闹钟昂~

  见锦蕊如此通透,甄氏也就不再叮嘱了,只与杜云萝道:“原本还想在桐城再住上四五日的,今日出了这样的状况,不如早些回京里去,你父亲也好早日去衙门里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,虽不是她理亏,但也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对陈氏、甄文婷她们,不如干脆回京里去,等过上几年,这些事体也就淡了。

  毕竟是甄氏的娘家,杜云萝不想甄氏与从前的她一样,与娘家闹到不能回头的地步。

  甄老太爷用上了药。

  甄子珉得了信赶来,半途遇见王氏,他被拉着听了来龙去脉,目瞪口呆,到了筵喜堂里,嘴上万万不敢提那青连寺里的事体,只关心甄老太爷身体。

  甄氏又在娘家留了一日,毕竟老父病中,她就这么回京有些说不过去。

  见甄老太爷吃着药,精神好了些,甄氏便提出了回京。

  甄老太爷长吁短叹,侯老太太握着女儿的手,心中不舍归不舍,还是点头应了。

  临行前,杜怀礼带着妻女去给老丈人夫妇磕头。

  甄老太爷把杜云萝叫到床前,道:“云萝,外祖父老了,但没有糊涂,孰是孰非,心头这一杆秤是清清楚楚。你受了大委屈,你也忍下了,这个当口,外祖父不能替你做些什么,但是云萝。这事体,迟早有一日,外祖父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  杜云萝怔怔望着甄老太爷。

  甄老太爷的年纪远远长于杜公甫,杜公甫碍于脚疾,走路一拐一拐的,而甄老太爷的腰背已经直不起来了。

  他爱逗鸟爱哼小曲爱与一群老头儿下棋品茶,但他的岁数摆在这儿。无论是拿筷子还是端着茶的时候。杜云萝都发现,外祖父的手会微微发抖,偶尔。连脑袋都像个拨浪鼓一样。

  躺在床上的甄老太爷没有戴帽子,露出光了一大片的脑袋,看起来比前几日又苍老了几分。

  杜云萝老过,越发能体谅老年人心境。

  真论起来。她是外孙女,生在京中长在京中。两世加一块,在甄老太爷跟前的日子都没有一个月,与甄文谦这样的嫡长孙是天壤之别的。

  亲疏有别,甄老太爷便是死死相护甄文谦。杜云萝也不会觉得意外。

  因而,甄老太爷此刻的这番话才越发叫她触动。

  就算只是嘴上说着好听的,落在耳朵里。那也叫人心里舒坦不少,不是吗?

  杜云萝半蹲在床前。柔声道:“外祖父,您的身子骨最要紧,您养好身子,等您七十、八十大寿时,我再随母亲一起来看您。”

  甄老太爷咧嘴笑了:“把你母亲嫁到杜家,是老头子这辈子做得最聪明的事情了。”

  甄氏抿唇,眼眶微红。

  杜怀礼上前,又说了一番会好好照顾妻儿的话,听了侯老太太几句叮嘱,一家人才退了出来。

  王氏等在门口。

  陈氏自打那日起就卧床不起了,大抵也是没脸再与杜家人打交道,干脆病歪歪躺着,家里事体都交给了王氏。

  甄子琒忙着在甄老太爷跟前伺疾,甄文谦因着在菩萨跟前撒酒疯,叫他打发去祠堂里跪着,到了现在都没放出来。

  王氏挽着甄氏,一面走,一面低声道:“底下人都吩咐妥当了,不敢胡乱说话的。我问了谦哥儿身边伺候的小厮,酒的事体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谦哥儿又是一言不发……”

  “说不出个所以然?”甄氏顿了脚步,奇道。

  王氏苦着一张脸,按说都是半步不离地伺候着的,可那小厮不仅说不出酒的来历,甄文谦撒酒疯时他连影子都没有,问起话来,翻来覆去都是失职了离了主子身边,旁的,就没有了。

  王氏气得不行,想着这毕竟是甄文谦的小厮,叫人拎到了陈氏跟前,陈氏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,反正她不惹麻烦。

  甄氏见王氏不似诓她的,也就不追着问了,事已至此,弄得再明白又能如何?最要紧的是杜云萝没事,锦蕊也说,姑娘这几日夜里歇得比去青连寺之前好多了,不会睡不着,也不会做噩梦,这叫甄氏是长长松了一口气了。

  与王氏告别,杜云萝随着甄氏上了马车。

  甄文渊骑着马,送他们出了城,这才策马回去。

  锦蕊看了两眼,撅着嘴道:“甄家二爷不愧是琅琊王氏的外孙呢,举止言行皆有风度。”

  说罢,见杜云萝兴致缺缺模样,锦蕊把后半句“与甄家大爷截然不同”给咽了回去。

  返京时不用绕道历山书院,一路上又很平顺,杜云萝还没觉得坐马车累得受不了,就已经到了京郊了。

  青连山青连寺中。

  山上突然下了一场大雨,山泥滑落,虽然远不到造成危害的程度,但也污染了泉水。原本打算三日后启程的穆连潇与穆连慧不得不再多住了两日,等泉水再次清透之后,才命人取水,准备回京。

  穆连慧又去药王殿前转了转,身边的小丫鬟是个虔诚的信徒,跪在菩萨前头求了良久。

  穆连潇来寻她:“大姐,该启程了。”

  穆连慧回过神来,笑了:“又去找空明师父了?他肯开口了吗?”

  “空明师父哑了多年,怎么能开口?”穆连潇失笑。

  穆连慧抬头看向大殿内的药王菩萨像,喃喃道:“也许哪一日,得了药王菩萨庇佑,就能开口了呢……”

  声音极低极清,穆连潇没有听见,疑惑地看着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抿唇:“我是说,你既然知道他开不了口,又何必再****去他那里。他已经出家了,你拿凡尘之事叨扰他,不好。”

  “也不算叨扰他,只是想知道他过得如何了。”穆连潇笑容淡了许多,望着这闭门谢客后空荡荡的寺院,心里腾起一股无奈来,“无论如何,他都是家中老仆。”

  秋风吹过,穆连慧把吹到眼前的发丝挽到耳后,叹道:“就是因为是老仆,才越不过心中那道坎。阿潇也是念旧的,你肯陪我来青连寺,其实也是为了见一见空明师父而已,不是吗?”

  www.baiyuege.com「起点」下红包雨了!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,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。你们都去抢,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!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一更~~感谢书友、r、某只狐狸(2张)、向日葵太阳花(2张)、小石笔记的月票~~~感谢书友冬雪融融、小小老虎跑地块的礼物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、81332269的平安符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