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章 老仆

第一百一十章 老仆

  【最新播报】明天就是515,起点周年庆,福利最多的一天。除了礼包书包,这次的『515红包狂翻』肯定要看,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,定好闹钟昂~

  穆连潇没有否认。

  空明师父的俗家名字叫穆堂,他的父亲曾随穆老侯爷出生入死,被赐了穆姓,穆堂十五岁时,就被拨到了才五岁的穆连诚身边,教导他最基本的功夫。

  穆连诚将穆堂当作兄长,穆连潇几兄弟与长兄年纪相近,在祖父、父辈们出征时,也经常围着穆堂,由穆堂带他们习武。

  直到永安十三年的深秋。

  穆老侯爷和三个儿子在边关战死,穆元谋带着穆连康、穆连潇去边关扶灵回京。

  到达北疆时,那儿已经是一片冻土。

  狂风、大雪,与京城的冬天截然不同。

  返程的一个冬夜里,穆连康失踪了,随行的把附近寻了个遍,都没有穆连康的身影。

  穆堂红着眼睛寻了三天三夜。

  待棺椁归京,穆堂给吴老太君、给穆连康的母亲徐氏磕了头之后,本想以死谢罪,却最终叫青连寺的住持大师劝住了,皈依了佛门。

  如今算来,离穆连康失踪,也有差不多五年了。

  北疆遥远,连吴老太君和徐氏都已经接受了穆连康回不来了的事实,可想起长兄,穆连潇多少还是存了一份牵挂。

  穆连康失踪时,穆连潇刚刚十二岁,因为祖父、父亲的死而郁郁,扶灵回京的路走得浑浑噩噩,当时的状况。事后回忆起来,也只有支离破碎的片段。

  穆连潇问过穆元谋,二叔背着手站在窗边,良久才道:“那日是你三叔的断七前夜,路途之中没法讲究,就搭了个棚子摆了灵牌上香。那夜你困得早,就睡了。我催连康也睡一会儿。他不肯,说这是他父亲七七的最后一夜。我想也是,就没拦他。守到四更天。我也没撑住,见穆堂还是另外几个兄弟都守着棚子,我就睡了。等睁开眼睛,才知道连康不见了。穆堂打了个盹。醒来就没人了。”

  依着穆元谋的话,穆连潇多多少少想起来一些。他记得途中搭过棚子,记得他给穆元铭磕了头,后来就稀里糊涂了,大抵就是困了的缘故。

  穆堂为此自责不已。若不是他犯困打盹,就不会出那样的事情了。

  在穆堂出家后,不仅是穆连潇。连穆元谋、穆连诚都来探望过他,可遁入空门的空明师父却说。俗尘之事,都已经过去了,他如今诵经求佛,只为了赎罪。

  一年后,空明师父的心肺出了些问题,咳了几个月,嗓子彻底坏了,也就说不了话了。

  穆连康的失踪是有穆堂的原因不假,可毕竟他是家中老奴,父亲跟着老侯爷征战沙场,连徐氏都说,一切都是命。

  可空明师父却依旧如苦行僧一般,劳筋骨、饿体肤。

  不过几年,连穆连潇都很难再在空明师父的身上寻到当时穆堂的痕迹了,他完完全全就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  “阿潇,”穆连慧唤了一声,望着药王菩萨慈悲的面容,道,“若是如此能让他心灵解脱,你就随他去吧。以后也别来了,他每见到我们一次,他就会痛苦一次,会让他想起他的罪恶。”

  穆连潇静静看着穆连慧,叹道:“大姐在普陀山诵了三年的经,说出来的话都跟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没有什么人都不会变的,你去普陀山住上三年,听三年佛音佛语,你也会变的。”穆连慧闻言倒是笑了起来,一扫之前的沉静感,多了几分活泼,“好了,我们该出发了,再不走,今夜就要露宿山野了。”

  马车驶下了青连山,径直往京城去。

  比穆连潇与穆连慧早了几日启程的杜家车队刚刚走了一半路,眼瞅着要到通往历山书院的岔口,甄氏盯着瞧了瞧,到底还是按捺住心中牵挂,没有再去看杜云荻。

  一路平顺回到京城。

  二门上,苗氏与杜云瑛一道候着她们。

  “一路风尘仆仆的,赶紧回去梳洗一番,我使人去莲福苑里说一声,也免得叫老太爷与老太太记挂。”苗氏笑盈盈的,与甄氏道。

  甄氏笑着应了。

  杜云萝左右一看,没瞧见廖氏和杜云诺,心中不由奇怪。

  她们回来,苗氏可来迎可不来迎,但苗氏既然来摆了姿态,按说廖氏是断不会落在后头的,怎么偏偏就不见踪影了?

  廖氏自个儿没来,连杜云诺都没出现,这就叫她不解了。

  “三姐姐,怎么不见四姐姐?”杜云萝轻声问杜云瑛。

  杜云瑛丹凤眼一挑,似笑非笑道:“这两天四婶娘身子不太舒坦,四妹妹在床前伺候,说是怕药味冲着你跟三婶娘,她就不来了。”

  廖氏病了?

  杜云萝眨巴眨巴眼睛。

  她启程之前,廖氏天天乐呵呵的,这还不到一个月,就病倒了。

  莫非是乐极生悲?

  甄氏回了清晖园,杜云萝回了安华院。

  锦灵候在院子门口,一瞧见她就迎了上来:“姑娘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
  见了锦灵,一股子亲切感泛上,杜云萝不由也笑了。

  杜云萝沐浴更衣,锦蕊带着人手把带回来的行李箱笼都收拾好了,这才回去收缀她自个儿。

  想着莲福苑里定是等着她的,杜云萝没有多耽搁,领着锦灵就过去了。

  一面走,杜云萝一面问锦灵:“四婶娘怎么好端端就病了?”

  锦灵左右仔细瞧了瞧,这才凑近了与杜云萝道:“就前阵子,四太太去了一趟景国公府上,回来后就咳了几声,隔了两日就病倒了。”

  景国公府?

  莫非是廖姨娘出了什么状况?

  要是廖姨娘顺风顺水的,廖氏不该病了才是。

  杜云萝压着声又问:“安丰院里就没一点儿消息出来?”

  锦灵摇了摇头:“跟着四太太去的都是她身边得力的,嘴巴一个比一个严实,花嬷嬷去打听过,什么都没打听出来。听说水芙苑里的人也走过一趟,一样无功而返。”

  杜云萝含糊应了一声。

  看来这事情廖氏还挺看重的,若不是她特特吩咐过,底下的人总有那么一两句会透出来。

  不过既然跟着去的都是廖氏的亲信,那要打听可就难了。

  就像这回去桐城,甄氏带去的全是她信得过的靠得住的,青连寺里的事体,一个字都不会漏。

  www.baiyuege.com「起点」下红包雨了!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,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。你们都去抢,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!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七零八落的时光的桃花扇,感谢书友秀画的礼物。等下还有第三更,谢谢大家啦~~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