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二章 擂台

第一百一十二章 擂台

  安冉县主与惠郡主不和,这在京中的贵女圈子里不是什么秘密。

  两人的出身摆在那儿,即便都是家中庶女,可她们在长辈跟前得宠的程度丝毫不输于家中其他嫡出姐妹,甚至还压着她们一头,因而,这两人都是各家姑娘们巴结奉承的对象。

  越是相似,越是彼此看不顺眼,大事小事上都要攀比一番。

  从前还好些,背地里冷嘲热讽的,明显上还是端着架子彼此留一份颜面。

  安冉县主及笄时,惠郡主也是去了的。

  杜云萝听杜云诺提过,惠郡主送上的及笄礼可不轻,郡主好颜面又要表姿态,定然是心里骂着脸上笑着挑了份贵重的送去的。

  这大抵也是贵女们凑在一块时,两人最后一次“和睦”相处了。

  安冉县主及笄礼之后,就出了她拦住穆连潇胡说一通的事体,这已经够叫人笑话了,可几日后,宫中圣旨落到了杜家。

  县主如此自傲的人,自是恨得不行,翌日又是端午,公伯侯府上都要入宫磕头,睿王府的惠郡主也要进宫。

  这两位在宫中一打照面,惠郡主不趁机落井下石才怪。

  只是碍着是在禁宫之中,彼此逞口头之勇,并不敢闹大,你来我回两句也就过去了。

  直到中元节。

  河边放灯,杜云诺与杜云瑛遭殃,动手的安冉县主和惠郡主则是彻底撕了脸皮。

  只拿手指头想一想,杜云萝就知道,这两位是断不可能和好的,连假惺惺的表面功夫也不会去做的。

  不过,她们两个别苗头。又关穆连慧什么事?

  前生穆连慧一回京就将京城贵女们都比了下去,安冉县主和惠郡主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敌手也是恨得牙痒痒的,今生,怎么倒是下帖子了?

  杜云萝不解,便问杜云诺。

  杜云诺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不屑,点了四个字:“小儿吵架。”

  中秋后,穆连慧回到京城。她颇受太后、皇太妃喜欢。也常常出入禁宫。

  睿王得了几盆名贵菊花,惠郡主以赏菊为名,特特给穆连慧下了帖子。也往景国公府上送了。

  这自然不是真心要请安冉县主赏菊,惠郡主一来要彰显睿王府气派,二来请到穆连慧这个穆家大姐来给安冉县主难堪。

  安冉县主气得不行,可她是个倔脾气。气了两日后,回帖子应下了。

  而定远侯府上。穆连慧却以她要去青连寺取泉水为由,给拒了。

  安冉县主知道后笑得不行,赏菊时兴高采烈地去了,话里话外讥讽惠郡主明明没那个脸面。却要打肿脸充胖子。

  “县主知道乡君要从青连寺回来了,就写了帖子,想邀乡君在月末时去庄子上赏桂花。我去时。她正为此在写帖子,我想。这两日应当已经给侯府送去了。”杜云诺解释了一番。

  杜云萝听完,慢吞吞饮了一盏茶,她不得不说,杜云诺那四个字说得极对。

  安冉县主和惠郡主你来我往的,与小儿吵架根本没有什么区别,今儿个我得了件宝贝我找你炫耀,明儿个我有了新首饰我找你显摆,穆连慧成了个香饽饽,谁拉拢了就是谁占了上风,简直就是好笑又无聊。

  “要我说呢,县主既然已经赢了一手了,何必再做这等事情,万一乡君不应,岂不是反而叫惠郡主笑话吗?”杜云诺撇着嘴道。

  “道理是这个道理。”杜云萝失笑,只是那两人的擂台正打得热闹,根本是不肯罢手的。

  杜云诺又评说了两句,没有再在这事体上纠结,而是说到了廖氏的身体。

  “廖家那位姨母,精神不大好。”杜云诺压低了声音,道,“国公府里的世子夫人,眼瞅着是强弩之末了,这些日子反倒是能坐起来说些话了,我听说,大夫们觉得这是回光返照,今年冬天,最多明年夏天,她定是撑不住了的。”

  国公府的世子夫人,指的就是安冉县主的嫡母,景国公府小公爷的嫡妻韩氏。

  那位夫人卧床多年,多少名贵药材吊着命,这才活到了今日。

  在杜云萝的记忆里,这位夫人撑到了来年夏天就闭眼了,韩氏膝下有儿有女,年纪比廖姨娘所生的两个小些,这些年因着韩氏自个儿身体不行,一直养在国公爷夫人跟前。

  廖姨娘恨这两孩子恨得要命,只是手再长也伸不进国公爷夫人院子里,好在老公爷偏爱廖姨娘生的安冉县主与她的哥哥,真真是捧成了眼珠子,这才叫廖姨娘心里好受些。

  廖姨娘一直在等着韩氏咽气之后扶正,盼了十年有余了。

  杜云萝活过一世,知道廖姨娘的希望是落空了的,可这会儿的廖姨娘是不知道的,她忍了十年,眼瞅着最多一年半载就事成了,怎么反倒是精神不好了呢?

  按说,廖姨娘此时该是春风拂面得意洋洋。

  还是说,她在演戏给老公爷与小公爷看?

  可要是演戏,不至于连廖氏也要病倒了吧。

  杜云诺见杜云萝皱着眉头思索,又抬眸等着她继续说,这才清了清嗓子,道:“世子夫人能坐起来说话了,小公爷少不得过去多坐一坐。

  姨母听说,世子夫人求了小公爷,在她过了之后,要世子续娶她娘家的妹妹做填房,说是国公爷夫人年纪渐渐大了,照顾两个孩子定是吃力的,她不敢叫夫人继续为孩子们操劳,由她娘家妹妹嫁进来照顾孩子,她很是放心。”

  这等于是明晃晃地不信任廖姨娘,要逼着小公爷应下不抬举廖姨娘了。

  廖姨娘知道了气得要命,这些事体她不敢与安冉县主说,不然以县主的脾气,只怕是要刺激到世子夫人的。

  别到时候韩氏蹬了腿,她们母女为此惹恼了老公爷、国公爷夫人和小公爷,那真是得不偿失。

  廖姨娘只能憋在心里,后来暗暗试探了小公爷几句,没得出个结果,反倒是盯着韩氏院子的人说,韩氏已经往娘家那儿递帖子了,廖姨娘一下子就懵了。

  这等于是小公爷答应了韩氏,若小公爷不应,韩氏又怎么会自说自话去递帖子?

  廖姨娘越想越不对,请了廖氏过府商议,杜云诺不晓得她们商量出了个什么结果,只知道,廖氏回来就病了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求收求订求票票。今天大家有抢到起点客户端的红包吗?感谢书友卟了一卦丶的礼物,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、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的月票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