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五章 来意

第一百一十五章 来意

  石夫人的话让苗氏霎时愣在了原地。

  夏老太太一怔,目光挪向甄氏,甄氏微微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知情。

  “夫人的意思是……”苗氏强做镇定,双脚跟长了钉子一样杵在原地,笑容里都带了几分不确定。

  石夫人笑容越发亲切,道:“云瑛丫头及笄了,我就想问一问,是不是已经说了人家了,若是还没有,我这儿倒是可以打听打听了。”

  苗氏的眼睛倏然瞪大了,她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,噗通噗通的。

  这个紧张雀跃劲儿,比她年轻时说亲那会儿还要厉害。

  杜云瑛的婚事的苗氏的心病,去年此时倒也没那般急,嫁姑娘嘛,多选选多挑挑,不能两眼一抹黑就定下来,往后受苦受难了,苗氏后悔也来不及。

  可却没想到,杜云瑛没定下,杜云萝倒是赶到前头去了。

  风风光光捧着圣旨,杜家上下长脸是不假,苗氏也乐得长脸,但……

  但杜云瑛的年纪摆在那儿,一下子就尴尬了。

  春日里及笄,苗氏是求了夏老太太又托着甄氏,眼瞅着夏日里有那么一家门当户对的要成了,却叫中元一场闹剧给搅黄了,苗氏心肝肺都痛了。

  单单只是中元节,孰是孰非这明眼人也都清楚,可偏偏,摊上了苗大太太那个浑的!

  法音寺里的事体,哎呦,苗氏的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。

  杜云瑛有苗家这么一个外家,别人家听了苗大太太在菩萨跟前的混账事,论谁都要掂量掂量。

  苗氏是真的急了。

  让女儿低嫁,她不肯的。高嫁,又攀不上,门当户对的,她心烦了半年多了,就没有寻到合适又彼此满意的。

  苗氏仔细看着石夫人,石夫人做事说话都是靠谱的,断不会拿这事体胡乱开玩笑。她既然来提了。苗氏觉得石夫人心中是有些人选的。

  石夫人在官宦人家后院之中属于人缘极好的,若是她来保媒,对方的家事不可能差。

  如此一想。苗氏转身坐了回去,堆着笑道:“不瞒夫人您说,云瑛还没有说人家,这些日子我是愁也愁死了。我们家这几个姑娘。年纪相差不大,云茹嫁了。云瑚是来年开春,往下云瑛要是搁住了,云诺和云萝一年后也都及笄了。云诺未说亲,云萝那里。定远侯府不就是等着她及笄嘛。”

  提起杜云萝的婚事,石夫人笑意更浓,不住点头:“我前几日去侯府看周姐姐。周姐姐与我说,她看练二夫人欢欢喜喜准备明年娶儿媳妇了。她眼红坏了呢,恨不能也早早从媳妇变成了婆婆,可又不敢跟老太太您抢云萝。”

  这话落在耳朵里,夏老太太浑身舒畅,哈哈大笑,笑过了,见苗氏眉宇之中急切,倒也帮着问了一句:“夫人保媒,老太婆最信得过了,云瑛丫头的事体,您看……”

  提到了关键点,石夫人的声音稍稍放低了些,道:“诚意伯府的长房次子,过了年就十七岁了。”

  苗氏原当石夫人提出来的哪家大员家的子孙,一听伯府名号,整个人都懵了。

  夏老太太眉头一皱,奇道:“诚意伯府上的公子,怎么会……”

  诚意伯是开国时封的,世袭罔替,传到了现在。

  从现在的诚意伯往上数三代,就都是文不成武不就的,说不上差得拿不出手,但也远远不如其他勋贵人家出色。

  不过,伯府的位子稳稳当当的,又是一代传一代,便是有个好苗子,也是蒙荫谋个清闲的官位,不可能高升,但也不至于犯错。

  要夏老太太来说,这就是真真正正的聪明府邸,能从开朝传到今日而不倒,这家风,这安身立命的根基,真就是一个稳字。

  杜云瑛若是嫁去伯府,别的不说,这安稳的好日子应当是不愁的。

  苗氏也是这么想的。

  姑娘家嫁个称心如意的人不容易,杜云瑚是低嫁,往后能不能飞黄腾达就压在沈家二郎能不能功成名就上了。

  苗氏自己熬了这么多年,也没等到杜怀平金榜题名,再看几个妯娌,丈夫是官身不假,可到底能走到哪一步,谁也说不准。

  再说杜云萝,高攀定远侯府,瞧着是世子夫人、侯夫人,风光无限,可这是富贵险中求,要苗氏自个儿说,她没哪个胆量去赌的。

  若是诚意伯府上,长房次子,爵位是别想了,但胜在安稳呀。

  像甄氏这样做个小媳妇,不用为了一家子中馈操劳,只要伺候好了公婆丈夫,几个儿女膝下环绕,神仙一样的日子。

  这么好的亲事,苗氏才不会傻傻往外推。

  只是,她还是有些疑惑的。

  诚意伯府,既然没有把心思摆在官场权势上,就不会去看杜云萝的婚事和杜公甫在东宫里的体面,那他们选媳妇怎么就会选到了杜家来?

  石夫人只看夏老太太和苗氏的神色,就晓得她们的意思了。

  其中条条道道的,虽然有些难以启齿,但总归要说明白的。

  石夫人冲夏老太太浅浅一笑。

  夏老太太会意,让兰芝去门外守着,又让许嬷嬷守了中屋。

  “事情的起因,还是在景国公府上。”石夫人道。

  一听与景国公府有关,苗氏整个脑袋都要炸了,夏老太太抿了一口茶,等着石夫人继续说。

  “就上个月末,安冉县主在宫门外拦着嘉柔乡君的事情,不晓得老太太、两位姐姐知道不知道?”

  安冉县主拦了穆连慧,杜公甫是亲眼瞧见过的,加上廖氏那儿的关系,夏老太太也好、苗氏与甄氏也罢,都是晓得了,也清楚安冉县主被禁足了。

  见她们点头,石夫人继续道:“老公爷的意思是想早些将县主的亲事定下来,等嫁了人,有婆家拘着,行事就不似现在一般了。县主如今的名声,要嫁个名当户对的,是有些难,嫁得太低了,又压不住县主的脾气。

  诚意伯年纪时,曾受过老公爷的恩惠,老公爷如今没有明说,但老伯爷怕他真开了口时,伯府不好拒绝,就想提前一步,先把这次子的婚事定下来。伯夫人与我提的时候,说是只要出身官家,说话做事得体些,最好是及笄了但没说亲的,两家一谈拢,就可以商量婚期,早些迎娶。”

  话说到这里,夏老太太也明白了。

  京城里,寻个官家出身说话得体的不难,但要及笄了又还没说亲的,可就少了许多了,也难怪石夫人会想起杜云瑛来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昭夕、一曲璃殇、、书友141022135229381、文文&l的月票。感谢书友风雨夜中的木蝶的平安符与礼物,感谢书友、公子卿陌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葭菼、三国历史迷的礼物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