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虚

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虚

  杜云瑛的婚事,是要杜公甫和夏老太太点头不假,但苗氏这个亲娘也不是摆摆样子的。

  若夏老太太拒绝了,杜云瑛的将来等于就压在了莲福苑头上了。

  以后嫁得好也就罢了,嫁得不好,岂不是要叫苗氏在背后埋怨了?

  杜云萝很是了解杜公甫,自家祖父最喜欢打马虎眼,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他才不会做呢。

  至于安丰院里,杜云萝暗暗念了声阿弥陀佛,廖氏生气,杜云诺有的头痛了。

  不过,杜云萝有一样好奇。

  诚意伯府与杜家结亲,景国公府上,老公爷又会做何应变?应该说,他最后会把安冉县主嫁去哪里?

  前世那个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的安冉县主,现在的日子可有些不好过了。

  甄氏满腹话语,斟酌了良久,终是开口与石夫人道:“石姐姐,本来这些话我是不该说的,云瑛毕竟是我侄女,我在背后说晚辈长短,实在是没个样子。只是,姐姐保媒,我私底下还是要给你透个底的,我们云瑛性子也是别扭的,我怕,伯府那里回头不喜欢她。”

  石夫人挑眉,上上下下打量了甄氏几眼。

  因着石侍郎与杜公甫的师徒关系,石夫人才开始往杜府走动,自然而然的,也与石侍郎的下属杜怀礼的妻子甄氏熟悉起来。

  一来二去,两人颇为投缘,加之石沁玉喜欢杜云茹与杜云萝,这关系越发亲近了。

  几年交往下来,石夫人知道,甄氏不是一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人。

  不仅是不会胡说八道。就算是事实,甄氏也不会讲,而且还是说侄女儿的长短。

  甄氏会开口……

  石夫人想到夏老太太的态度,也就了然了。

  这只怕就是夏老太太的意思了,杜云瑛定是有些小脾气的,夏老太太不想瞒着石夫人,也希望能和诚意伯府上交个底。与其成亲之后挑剔。不如现在就说说明白。

  石夫人浅浅笑道:“都是姑娘家,哪个没点儿小性子?不打紧的。”

  点到为止。

  至于杜云瑛的性子是怎么个别扭法,就不是甄氏和石夫人要议论的事体了。

  石夫人把目光落在杜云萝身上。这丫头过几日及笄,等石沁玉过府时,由她们两个晚辈去说吧。

  杜云瑛的事体说到这儿也就略过去了,石夫人问起了上个月甄氏去桐城的事体。

  甄氏健谈。说了去历山书院看了杜云荻,又说好几年没回桐城想得厉害。再说到去青连寺祈福取泉水。

  杜云萝垂下眼帘,眉心直跳,甄氏至今不晓得那日知客僧所谓的贵人是穆连慧与穆连潇,石夫人不会说出来吧……

  正惴惴着。突然就听石夫人道:“算算日子,你们去青连寺的时候,世子与乡君也在呀。”

  杜云萝心里叫了声不好。赶紧摆出一副吃惊样子来。

  甄氏一怔,下意识看向杜云萝。见她一双眸子瞪得圆圆的,似是相当意外,但知女莫若母,甄氏一眼就瞧出来杜云萝是心虚了的。

  这死丫头,竟然知道这事体,莫非她见到穆连潇了?

  甄氏想把杜云萝揪到跟前来好好问一问,但毕竟石夫人在这里,她便按捺下心中疑虑,先给杜云萝留几分面子。

  “世子与乡君?”甄氏佯装恍然,“怪不得那日寺里师父说有贵人在,叫我们莫要叨扰到。”

  石夫人抿唇笑着道:“听闻那青连寺地方极广,若寺里师父要让你们避开些,没有遇见也是寻常。乡君是去给皇太妃取泉水的,我听说,连皇太后都赞她有心。”

  杜云萝还想着在甄氏跟前几句演戏,听了这句话,不禁就皱了眉头。

  前世穆连慧嫁给了瑞王世子李栾,凭的就是皇太后的喜爱,皇太妃不与皇太后争,最后这亲事就成了。

  现今,皇太后如此赞誉,只怕一切又会像前世一样了吧。

  若无意外,大抵来年开春时,这赐婚的圣旨就该下了。

  石夫人又坐了会儿,起身告辞。

  甄氏和杜云萝一道送她到了垂花门上,苗氏得了信儿赶来,亲自送了送石夫人,连连说杜云瑛的事体就靠她了。

  石夫人笑着应了,与杜云萝说着她生辰时,石沁玉一定来。

  马车驶出了杜府,苗氏急切拉着甄氏问道:“石夫人如何说的?”

  “石夫人要说的在老太太跟前都说了,”甄氏说得很简单,“这会儿不是石姐姐如何说,而是看老太爷与老太太的意见。”

  苗氏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,点点头,也就走了。

  甄氏转身拉着杜云萝的手,道:“囡囡随母亲回去,再等一等,你父亲也该下衙回府了。”

  杜云萝忙不迭点头,抬眸对上甄氏似笑非笑的目光,饶是心虚,还是硬着头皮回了个笑容。

  母女两人进了东稍间,甄氏打发水月出去,只留下杜云萝一人。

  一看这架势,杜云萝就知甄氏是要逼供了。

  “母亲,”杜云萝上前抱住了甄氏的腰,娇娇道,“您刚才说三姐姐的小性子,那等阿玉姐姐来问了我,我怎么说呀?”

  甄氏忍俊不禁,这丫头倒是机灵,晓得顾左右而言他,抬手在女儿额头上敲了两下:“你怎么说?你一看就是有主意的,哪里会不知道呀?”

  杜云萝叫甄氏说得背后直冒冷汗,嘿嘿笑着不肯松手。

  甄氏拿她一点办法都没事,只能板着脸,道:“你给我站直了,我要听实话,在青连寺你有没有见到世子?”

  实话,实话那是一个字都不能漏的,叫甄氏知道她披头散发地和穆连潇一块说话,还拉拉扯扯的,甄氏怕是要晕过去了。

  “那个……”杜云萝眨巴眼睛,“母亲,别说我不知道他在,就算知道了,在寺里就这么点儿工夫,我怎么抽出身去寻他。”

  这话听起来有些道理,除了杜云萝留在厢房里休息的时候,其他时间都是和甄氏在一起的。

  甄氏刚要点头,再一琢磨杜云萝的话,顿时哭笑不得:“你知道了你就要去寻他了?你还是不是姑娘家?”

  杜云萝撅着嘴,嘀咕道:“我说我不去寻,母亲也不信啊……”

  这回轮到甄氏没话说了,因为她确实不信。

  前回法音寺里,伤着脚还长着脖子往外头看,穆连潇走得都没影儿了还不巴巴望着,皇太妃回京时,要不是她出不来门,指不定也要遥遥去看上一眼。

  这一颗心啊,都悬在穆连潇身上了。

  叹着气,甄氏在杜云萝额头上又敲了两下:“女大不中留,说得就是你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葭菼的礼物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