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一十八章 良善

第一百一十八章 良善

  <=""></>  杜云萝只笑不言。

  甄氏搂着她长吁短叹了一番,末了皱着眉道:“既然是没有的事儿,你心虚什么?”

  杜云萝悬在嗓子眼的心刚刚落下一些,又叫这么话给提了起来,好在甄氏也没有继续跟她计较什么。

  杜云萝暗暗松了一口气,她没在甄氏眼皮子底下的只有在厢房里小憩的那一小段工夫,只是因为出了那些事体,甄氏才没有再继续去细想了。

  甄氏唤了水月进来,吩咐了几句,转念又想到杜云瑛的婚事,便叮嘱杜云萝道:“不管最后成不成,你把这事体就烂在肚子里,若是出些状况,别说你二伯娘、三姐姐,老太太也不会护着你。”

  杜云萝连连点头,会出状况的自然就是安丰院里的那位了,若是叫她知道诚意伯府心急火燎地要给二公子定亲,免得娶安冉县主过门,廖氏少不得要往景国公府里递口信了<="r">。

  莲福苑里,夏老太太和杜公甫很快就拿定了主意。

  杜云萝估摸得一点也不错,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万一往后说不到一门好亲,他们二老岂不是要叫杜怀平与苗氏给埋怨了?

  诚意伯府有根基,老伯爷人又妥当,世子夫妇的风评也不错,那二公子,杜公甫虽没有与他打过交道,但这样的人家教育出来的孩子,应当是不差的。

  夏老太太这儿商议好了,就使人与苗氏说了一声。

  苗氏得了准信,回到屋里连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,倒叫杜云瑛疑惑不已。

  苗氏附耳与杜云瑛细细说了一番。

  杜云瑛的脸颊红了个透,眸中却是惊喜万分:“母亲说得可是真的?”

  “这等事体。我能诓你不成?”苗氏得意洋洋,拉着杜云瑛的手,“你也算是否极泰来,这左看右看了半年多,这一回是最最好也最最靠谱的了。等母亲明日去侍郎府递个口信,早些把事情定下来。”

  杜云瑛含糊应了,转念一想。又拦住了苗氏:“母亲。今日石夫人才上门,我们明日就应下,会不会……”

  上回杜云萝说亲时。来回可磨蹭了好些时日呢。

  杜云瑛一直记得,夏老太太说过“抬头嫁女儿”,轮到她了,这般着急应了。是不是,会叫人看低了?

  苗氏岂会不知杜云瑛心态。搂着她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诚意伯府那里比我们还着急,就怕叫景国公开口后失了先机。”

  这话苗氏只说了半截,她想的是前回杜云瑛议亲时。夏老太太端着架子晾了对方几日,结果中元节事情一出,这婚事直接就黄了。

  这回是不能再起波折的。

  杜云瑛乖巧地点头。又道:“那母亲也别去侍郎府了,传去四婶娘那儿。万一叫她打听出来,我们就被动了。五妹妹生辰时不是请了石沁玉吗?到时候让她带个话,石夫人就明白了。”

  苗氏一琢磨,觉得女儿的话有些道理,左右杜云萝的生辰也就这两三天了,她忍。

  苗氏忍得住,杜怀平这只生意场上的老狐狸就更忍得住了。

  等到杜云萝生辰那日,淅淅沥沥下了雪子。

  苗氏心急,这不会转成大雪吧?若是起了风雪,石沁玉还来不来了?

  杜云萝起床后看到这阴沉沉的天,不自禁的,心情也有些发沉。

  锦灵从外头进来,站在中屋里解了雪褂子,稍稍暖了暖身子,去了身上寒气,这才进了内室。

  锦蕊正替杜云萝梳头,抬眸瞧了锦灵一眼:“可算是来了。”

  锦灵全当没听出锦蕊话里的酸味,笑盈盈走过来,道:“今儿这头发梳得可真好看,姑娘,奴婢捧镜子给您照照。”

  锦蕊麻利地替杜云萝戴上首饰,簪了绢花,锦灵捧着镜子照给杜云萝看<="r">。

  杜云萝满意点头,锦蕊喜上眉梢,待锦灵稍稍客气了些。

  莲福苑里,夏老太太正等着她,待她问安后,便让兰芝递了个红封。

  苗氏和廖氏也含笑给了。

  杜云萝跪着给甄氏磕了三个头,甄氏搂着她亲了又亲,眼眶通红。

  雪子落了一个多时辰,慢慢停了,这叫众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杜云瑛与杜云诺陪着杜云萝回了安华院。

  三个各怀心思,随意说着话打发时间,直到石沁玉来了,杜云萝才真的欢喜起来。

  杜云诺将她的笑容瞧在眼中,转眸见杜云瑛亦是一副期待模样,不由好奇,杜云萝与石沁玉交好不假,杜云瑛这个态度又是什么缘故?

  杜云萝请了石沁玉坐下。

  石沁玉记得石夫人的吩咐,想要问一些有关杜云瑛的事体,见杜云瑛与杜云诺都在,就只能先按下不提,笑着贺了杜云萝的生辰。

  四个姑娘家凑在一块,说说笑笑打叶子牌,也算热闹。

  杜云瑛一心想着要支开杜云诺,沉思了一番,突然道:“我给五妹妹的生辰礼还在水芙苑里没拿过来呢。”

  杜云诺捏着手中叶子牌,随口应了句:“既如此,打发人回去取一趟吧。”

  “我悄悄准备的,她们都不晓得我收在哪儿。”杜云瑛一面说一面起身,拉着杜云诺道,“四妹妹陪我走一趟吧,我一个人去,怪没劲儿的。”

  杜云诺叫她一拉,也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儿,半拉半就地就起身了。

  “五妹妹,你等我会儿。”杜云瑛冲杜云萝眨了眨眼睛。

  杜云萝知道杜云瑛的意思,正好她也有话要和石沁玉说。

  见那两人没影儿了,石沁玉往杜云萝身边挪了挪道:“你这三姐姐,到底什么性子?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,果真是石沁玉,开门见山直截了当,根本不转弯。

  “三姐姐呀,小心思是不少,也会替自己打算,”杜云萝说到这里顿了顿,沉声道,“但她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一个人,她认死理,一是一、二是二,不是她的她不会窥视,该是她的落到别人手里了,她会不高兴。”

  杜云萝说完,见石沁玉若有所思,她心中一动,又补了一句:“她是良善人,要不然,中元节的时候,又怎么会奋不顾身去救四姐姐。”

  人无完人,为自己考量并不是错,但杜云瑛亦有果敢时候,杜云诺被烧了头发时,也只有杜云瑛想也没想就扑过去,根本没有顾忌过自己的安危。(未完待续。)

  ps:感谢书友141022135229381、书友120627183455762的月票,感谢书友、风雨夜中的木蝶的平安符,感谢书友蘇妖的礼物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