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二十章 速决

第一百二十章 速决

  <=""></>  甄氏送了苏嬷嬷出去。

  杜云瑛的注意力已经落到了那些礼物上,催着杜云萝打开来看。

  这一看,不仅是杜云瑛怔了怔,杜云萝也愣住了。

  饶是知道定远侯府送出来的东西断不会差,可一看那精致模样,杜云萝亦吃惊不已。

  从前周氏待她并不热情,但在礼物赏赐上从不会亏待,样样都是顶好的,现在也是一样。

  首饰头面,比不上内务府里的,但也绝不是市面上的寻常东西,不但是做工,用料也考究。

  胭脂香露,也是仔细挑过的,合适她这个年纪的姑娘家,不会艳俗,也不会太过清雅。

  再看那些布匹料子,但凡是个姑娘,就挪不开眼睛了。

  杜云瑛羡慕不已,转念一想,她往后是要去诚意伯府上的,伯府不走仕途,闲散清贵,只要顶着封号,吃穿用度就是与寻常人家不同的,这些好东西,她一样会有的。

  虽然,看重这些东西会被人说眼皮子浅,可好东西谁不喜欢?

  这一点上,杜云瑛随了苗氏。

  宁可叫那一品二品的命妇大妆给闷死重死,也不要不体面的轻松。

  说别人眼皮子浅的,要么就是已经拥有了更好的、高高在上之人,要么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

  杜云瑛以为,不如实在些。

  礼单交给了锦蕊收好,杜云萝挑出了两盒胭脂,一盒给了杜云瑛,一盒准备留给杜云诺。

  杜云瑛笑着谢了,指尖沾了些胭脂。在手背上试了试,问道:“这颜色好看吗?”

  “就是适合三姐姐,才把这盒给你的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这话听了就舒服,杜云瑛笑意更浓<="l">。

  待杜云诺过来,接过那盒胭脂时,眼中惊讶难掩:“我也有?”

  “现在家里就我们三个,当然人人都有呀。”杜云萝答道。

  杜云诺若有所思。缓缓点了头。收下了。

  杜云萝的生辰一过,甄氏就眼巴巴盼着腊月了。

  依着惯例,历山书院一入腊月就放假。也方便路远的学子回家过年。

  仔细算算,在腊八之前,杜云荻就能回到京中了。

  而杜云瑛与诚意伯府上二公子的婚事,在腊月前也算是定下了。

  两家换了帖子。为了速战速决,合八字也是飞一样的快。等报到了宫里,更是定了在腊月前过小定。

  苗氏喜得逢人就笑,虽然为了腊月元月,她忙得已经是脚不沾地了。但对这突然挤进来的事体,她没有丝毫不耐烦,事无巨细准备着。

  杜云瑛叫苗氏拘在了水芙苑。除了去莲福苑里请安,别处都不让她走动了。就等着正日子到来。

  苗氏笑盈盈与夏老太太道:“亏得过小定是男方麻烦些,我们女方其实事儿不多,不然,这突然之间我都有些手忙脚乱的了。”

  夏老太太亦是笑容满面。

  而廖氏坐在一旁,眉宇里添了几分忧色。

  这桩婚事,直到合八字的结果送上门来,廖氏才后知后觉。

  起先只腹诽着二房是瞎猫撞到死耗子,又想着那是二公子,并不承爵,不过是门第好听一些罢了。

  待她往景国公府上又去了一次,才知道这里头门道。

  回来后,廖氏整张脸白得跟涂了面粉似的,杜云诺心慌得要命,就怕她突然之间又要倒下去,又是拍背板,又是揉胸脯的。

  廖氏握着杜云诺的手腕,喘着气道:“这事体,你之前就一点不晓得?”

  杜云诺抿唇摇头。

  “是石夫人保的媒,云萝生辰时石沁玉也来了,你在安华院里就没听到一点儿风声?”廖氏不信,又追问了两句。

  杜云诺只好再摇头,反复说着自己并不知情。

  廖氏问不出个结果,也就只能放开了她。

  杜云诺悄悄揉了揉被廖氏捏痛了的手腕。

  原来,那日杜云瑛支开她是为了这事情,难怪就她们三个眉开眼去的,把她一个人瞒在了鼓里。

  因为这事情,告诉谁都可以,就不能告诉她杜云诺。

  廖氏是杜云诺嫡母,她知道了,就必须转告,要是知情不报,廖氏算起帐来,她有的苦头吃了。

  不如不知道<="l">。

  她们瞒着她,也好。

  免得她左右为难,里外不是人。

  廖氏不再细究杜云诺,但对苗氏的气势高傲颇为不舒坦,背地里总少不的酸上几句。

  可嘴上再图一时痛快,也改变不了局势。

  廖氏真正挂心的是安冉县主的将来。

  诚意伯府叫杜云瑛这个程咬金给搅了,老公爷少不得再头痛几日,他下定决心要把县主嫁出去,就一定会把人选定下来。

  也不知道,最后会选谁了。

  十一月二十八,诚意伯府放小定的全福夫人来了。

  杜云萝在莲福苑里见到了这位夫人,是伯夫人的娘家幼妹,她性子沉稳,笑容不多,但看得出来,是个面冷心热的。

  彼此见了礼,杜云萝又去水芙苑里观礼。

  杜云瑛今日盛装打扮,她模样本就清丽可人,仔细装扮之后越发好看。

  那位夫人替她梳头插簪,又细细训诫了一番,这才随着苗氏出去吃小定酒了。

  待人一走,坐得直直的杜云瑛一下子放松下来,半倒在榻子上。

  抬眸见杜云萝坐在一旁看着她,杜云瑛舒了一口气:“这就算是定下了吧?不会再改了吧?我是真的提心吊胆的,就怕婚事又黄了。”

  杜云萝忍俊不禁。

  “那位夫人,看起来有点凶。”杜云瑛压着声儿道。

  “我听说,诚意伯世子夫人放小定时,也是这位夫人去的,可见伯府上是满意三姐姐的。”

  杜云瑛眼睛一亮:“这便好。”

  妯娌两人由同一位夫人放小定,没有高低,她作为弟媳,也没有什么好挑剔的。

  怔怔坐了会儿,杜云瑛才道:“伯府那里着急,我大概明年春夏就嫁出去了,也挺好的,大姐、二姐之后就是我,我嫁了,也不挡你们的道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咬着芸豆糕看了杜云瑛一眼,心想三姐姐果真还是这个性子,不肯越过别人,也不肯叫别人越过她。

  话题,自然而然又转到了景国公府上,只靠猜,谁能猜出个结果来?

  不过,到了第二天,杜云萝就知道答案了。

  老公爷选了恩荣伯府的庶子乔越,而恩荣伯府也应了,两家都禀到了御前,只等着年后下旨了。

  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三更,求收求订求月票。今天在12点前收工了,书友们也请早些休息呀~~接下去的剧情不好写,说实话,96有点方,但尽量都在12点前解决,也免得有些书友熬夜等更新,捂脸。感谢书友妞441妞的礼物。---嘤,标题写错了,是月票210+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