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解

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解

  腊八这日是个晴天。

  祭祖是要紧事,耽搁不得。

  祠堂前,彼此见礼问安,直到杜公甫与夏老太太来了,才立刻安静下来。

  杜公甫腿脚不好,可他到底是大家长,由杜怀平与杜怀礼扶着,一撅一拐入了祠堂。

  杜云萝跪在姐妹们之间,听着杜公甫朗朗念着祭祖文,她忽然想到了定远侯府的祠堂。

  穆家的祠堂,远比杜家要大上许多,祠堂前的贞节牌坊如一座大山,叫人喘不过气来。

  杜云萝闭上双眼,把那格外熟悉的场景从脑海中逼了出去,前世牌坊倒了,今生,她不会让圣上再赐一座给她。

  贞节之名,比起穆连潇的性命,她根本不稀罕。

  仪式结束,甄氏要带着杜云荻去婆驼山,夏老太太把杜云萝唤到了身前,将她带回了莲福苑。

  一碗碗腊八粥端上来,夏老太太不爱吃这些,只用了几勺就当吃过了。

  杜云萝相反,她偏爱甜口,饶是这一碗碗熬煮了一夜的腊八粥都糊了,只因偏甜,她就吃得津津有味。

  这一点上,她和杜公甫是一样的,祖孙两人还不住评说着这碗的莲子那碗的花生,夏老太太早已经习惯这两人做派,撇了撇嘴:“老不正经与小不正经。”

  杜公甫听见了,斜斜睨了夏老太太一眼,也不与她争辩,只与杜云萝说:“她眼红呢,别理她。”

  夏老太太气得不行,杜云萝抿唇笑了。

  婆驼山上的腊八粥赶在中午前送回了府里,各房各院分着用了,这忙碌的上午才算过去。

  年味愈发浓了。

  园子里的梅花开得极艳。红梅白梅,夹在一块,清冷寒香。

  杜云萝带着人手去折了几枝,送去莲福苑里插瓶,喜得夏老太太开怀不已。

  老太太高兴,兰芝与几个丫鬟婆子一道凑趣夸赞,一时很是热闹。

  许嬷嬷打了帘子进来。杜云萝抬眸望去。见她手上捏着一张帖子。

  杜云萝不由好奇,腊月里各家都忙碌,真要走亲宴客。也都等到元月里,怎么这会儿就递帖子来了。

  许嬷嬷福身问安,把帖子呈了上去:“老太太,定远侯府送来的帖子。”

  咔擦——

  杜云萝手上一抖。剪刀没握稳,那枝本打算去一节小叉的梅花枝生生让她剪了大半。用不上了。

  夏老太太望向杜云萝,见她一副惊愕意外模样,又缓缓收回了视线:“我看不清,你念给我听。”

  这个“你”。说的是许嬷嬷。

  杜云萝竖起耳朵听,越听越觉得这事儿怪怪的。

  帖子不单是下给杜云萝的,也请了杜云瑛、杜云诺。杜云荻三兄弟也没有被拉下,而落款不是吴老太君、周氏或者练氏。而是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请他们在腊月十八去城外的望梅园赏梅。

  夏老太太皱眉,思忖了一番,道:“望梅园?我记得这是皇太妃的庄子吧?”

  杜云萝在心中点头。

  皇太妃是先帝爱妃,封号一个“梅”字,这庄子是先帝在时敕建送给当时还是梅妃的皇太妃的。

  印象里,这庄子在刚建成时皇太妃去了一次,之后的几十年就一直空着,由宫女太监们打理。

  直到前些年,诚王爷接了这庄子之后,京里人听说,诚王世子李豫、瑞王世子李栾,及京中一些宗亲子弟会常常过去,连太子李恪一两个月也要去一回。

  穆连慧怎么会在望梅园里做东宴客?

  饶是她在皇太妃跟前得宠,皇太妃就肯把庄子借给她?还是说,皇太后也知情,由着她去了?

  既然也请了杜云荻几人,穆家兄弟大抵是要露面了,毕竟穆连慧一个姑娘家不方便招呼男客。

  可那日,望梅园除了杜家与穆家人,还会有其他宾客吗?

  杜云萝拧眉沉思,夏老太太亦是脑子飞快,沉声吩咐许嬷嬷道:“去打听打听,乡君给几家送了帖子。”

  许嬷嬷应声去了。

  夏老太太阖眼靠着引枕养神,水月取了美人捶轻轻替她敲打。

  杜云萝的心思也不在梅花上头了,她本就不喜欢穆连慧,又想到她锱铢必较的性格,越来越觉得这赏梅宴是个鸿门宴了。

  两个主子都不说话,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吭声了,屋里除了西洋钟滴滴答答与美人捶的声音外,再无其他动静。

  等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,许嬷嬷才回来,神色复杂地问安:“老太太、五姑娘。”

  夏老太太听见了,没有睁眼,只是指尖在罗汉床上点了点,示意许嬷嬷说下去。

  许嬷嬷垂手,恭敬道:“这帖子还送去了瑞王府、诚王府、景国公府、诚意伯府、恩荣伯府、蒋府……”

  见夏老太太指尖一顿,许嬷嬷赶忙解释道:“就是定远侯府还未过门的二奶奶的娘家府上。”

  夏老太太颔首,许嬷嬷又道:“鸿胪寺卿段大人府上,都察院田大人府上。”

  杜云萝听得整个脑袋都炸了,穆连慧这是在想什么?她怎么不连睿王府的惠郡主也一道请了,让惠郡主和安冉县主面对面厮杀一番,正好唱一台大戏?

  最最叫杜云萝不解的是,那望梅园本就是诚王府在打理,她这帖子还往诚王府送?

  到底谁才是主人?

  杜云萝看不懂,她完全不知道穆连慧在想些什么。

  夏老太太亦是一头雾水,沉思良久,道:“乡君宴客,帖子都送过来了,我们推拒掉,未免损了姻亲颜面。只是诚意伯府上也收了帖子,云瑛婚期近,贸贸然过去,未必妥当。”

  杜云萝心中一动,她与穆连潇定亲有半年多,两人婚期还远,不似杜云瑛这个刚放小定又来年就要上轿的人规矩多。

  若杜云瑛去了不妥当,那传得沸沸扬扬有板有眼的安冉县主与恩荣伯府上公子去赴宴,难道就妥当了?

  而且,依着前世进程,皇太后应当起了让穆连慧嫁给李栾的心思,她便是出入宫廷时都会遇见李栾,大咧咧下帖子也是不好的。

  退一万步,把这些都抛开,只当是要姻亲人家热闹热闹,都察院田大人的夫人是吴老太君的娘家人,倒是说得过去,那鸿胪寺卿段大人府上,又是怎么回事?(未完待续。)

  ps:96觉得,我再删下去要删出魔怔来了,就剁手不删了,捂脸。好在,月票加更我只欠了一章,很快就能更上哒。谢谢大家支持,晚上二更是保证的,三更就看96的强迫症能不能忍住不乱删了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