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细腻

第一百二十四章 细腻

  桌上落了几瓣梅花。

  杜云萝垂眸,鲜红花瓣就在她的手边,艳过她指尖豆蔻。

  她忽然就想起了十六七岁的穆连慧。

  穆连慧的模样说不上倾国倾城,但许是在普陀山听了三年佛语的关系,她给人的感觉更沉静温婉,似佛前青莲,似枝头寒梅。

  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,自有一股皇家贵女气派。

  皇太妃精心照顾了三年的姑娘,别说是惠郡主、安冉县主了,便是与公主们相比,她都不逊色。

  十六七岁回京时的穆连慧,正是她这一生最耀眼的时候。

  与爱穿红衣的安冉县主不同,穆连慧的装扮清淡温雅,首饰多是木质玉质,只从外表看,就叫人心生亲切。

  杜云萝起初也是很喜欢她的。

  嫁入瑞王府之后,她的衣着打扮才一点点变得不同起来,二十几岁的穆连慧顶着瑞王世子妃的名号,再不能如闺中一般清润,金、银、点翠、珐琅,各式各样抓人眼球的东西出来在了她的身边。

  杜云萝依稀之间还记得,在穆连潇死后,寡居的她换下精致衣衫,如所有孀居妇人一般装扮时,穆连慧看着她怔了好久。

  后来,穆连慧说,云萝,我觉得你还是以前好看,你戴珊瑚头面,穿云萝色的衣衫时,最好看。

  那时自己是怎么回答她的?

  杜云萝静静想了许久,才回忆起来,她说,大姑姐,我也觉得你是以前好看。温润如玉,清雅宜人。

  穆连慧弯着眼睛笑了。

  一朝变天后,穆连慧去了皇陵。

  杜云萝再也没有见过她,只是练氏哭着提起来过,说穆连慧吃穿用度大不如从前,如今别说是有人伺候了,烧饭煮水都要亲自动手。她这个女儿什么时候吃过这等苦处?又说穆连慧那些好看的衣裳首饰都叫抄走了。现在能穿的能用的,比乡野妇人好不了多少。

  练氏哭得伤心,杜云萝却是想。还是这样的穆连慧最好看。

  当然,这话她是断不能当着定远侯府上上下下说的。

  而今,一眨眼便已隔世。

  饶是恨意不绝,杜云萝也不得不说。那个最最好看的穆连慧也回来了。

  这个人,不是一个好对付的。

  那么这张赏梅宴的请帖……

  杜云萝轻咬下唇。

  与穆连慧打了这么些年交道。杜云萝清楚穆连慧是个做事很谨慎的人,她心里无论想着什么图着什么,面上都不会叫人抓到错处。

  要不是有点真本事,穆连慧怎么能在斗争经验丰富、火眼金睛的皇太后与皇太妃跟前得宠受喜?

  前生又怎么能刚回到京城就把一众贵女压下去又叫人骂不得恨不得?

  若非如此。杜云萝又怎么会直到这么多年之后,才晓得穆连慧在定远侯府的夺嫡之中出了多少力?

  前世,若不是瑞王起兵谋反。李栾弑父投降,穆连慧可算得上是人生赢家。

  她想要的每一样东西她都抓住了。

  世子妃、以后的王妃的身份。一个乖巧的嫡子,娘家的荣耀,承爵的亲哥哥,牢牢捏在手中的权利。

  至于瑞王所希望的谋逆成功,李栾以后承继大统,穆连慧不会反对,但杜云萝清楚,这也不是她真心所求的。

  把轻轻松松就能稳住、一人独大的瑞王府后院,变成勾心斗角,今日不知明日的后宫,穆连慧才没那个闲心思。

  那般谨慎细致的穆连慧,会在赏梅宴时请出不妥当的宾客来?

  杜云萝不信,绝对不信。

  那么,这样宴请宾客的理由在哪里?

  而且,这事体皇太后与皇太妃都知道的话,穆连慧这般安排,她又是如何说服这两位的呢?

  杜云萝左思右想都没想出个结果来,干脆把疑虑都抛到脑后,起身问许嬷嬷看那封请帖。

  许嬷嬷以目光询问夏老太太,夏老太太微微点头。

  杜云萝接过帖子,水云蜀笺上是一手秀丽雅致的簪花小楷,杜云萝并不陌生,记忆里,穆连慧的字一直就很好,她抄些的佛经,宫里的娘娘们都喜欢。

  穆连慧写得很清楚明白,她刚回京,又是冬日,知道望梅园梅花好看,特特请了杜家兄弟姐妹一道去看,又说两家是姻亲,她疏于礼数没有拜见,还请长辈莫要怪罪。

  上头都是些客套话,但杜云萝却忍不住勾了唇角。

  穆连慧就是这个性子,无论何时都这般细腻谨慎。

  这并不一定都是好事。

  杜云萝把帖子捧到夏老太太跟前,道:“祖母您看,乡君写了不少宴请我们的缘由,不知她给其他府上写的会是什么?”

  夏老太太挑眉,有些浑浊的眸子倏然一紧,沉声道:“云萝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“四婶娘大概会知道吧。”杜云萝低声道。

  夏老太太一怔,复而抚掌:“去请怀恩媳妇来。”

  许嬷嬷应下,退出去了。

  等廖氏过来,夏老太太少不得敲打暗示一番,杜云萝不想在这儿碍手碍脚的,便要告退。

  夏老太太也不拦她,笑着道:“那就去你母亲那儿,既是要去赴宴的,就趁早挑一身好头面好衣裳,咱们虽然不能和王府比,但也不能失了脸面。”

  杜云萝点头。

  出了莲福苑,冬日寒风吹来,她不由紧了紧斗篷,快步往清晖园去。

  前一回,穆连慧在宫门外拒了安冉县主,使得县主叫老公爷又是禁足又是选夫婿的,可谓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草。

  以穆连慧的性格,绝对不会不提的。

  杜云萝很想知道,在给景国公府的帖子上,穆连慧会如何写。

  只可惜,除了让廖氏去景国公府上打探一番,其余府上收到的帖子,她是没有办法知道内容的了。

  撇开那些世子、公子们不说,单说女客,安冉县主,蒋玉暖,再加上一个穆连慧,杜云萝觉得,这场赏梅宴就足够唱一台大戏了。

  而这些人,在隔世之后,她还是头一回碰面呢。

  杜云萝呼了一口气,白雾凝霜。

  清晖园里,甄氏正和水月说着话,见杜云萝来了,赶紧唤她进屋。

  “外头冷,可冻着了?”甄氏握住杜云萝的手,拉着她坐下。

  杜云萝莞尔笑了,摇了摇头:“不冷的,只是有事儿要和母亲说,刚刚乡君递了帖子来,要请我们兄弟姐妹去赏梅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上一章的标题数字标错了,这一章调整过来。除了数字错了,内容都没有问题的,捂脸。

  ...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