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赔礼

第一百二十六章 赔礼

  <=""></>  杜云瑛眸子倏然一紧。

  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她的未婚夫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石夫人说过,他长得端端正正,可别人说的哪有亲眼瞧见的来得靠谱?

  因而一听说定远侯府下了帖子,杜云瑛就有些坐不住了。

  可现在杜云诺的话,又把她跃跃的心给打了回来。

  苗氏那个性格,是不会让她去的。

  一时之间,倒也顾不上什么羞涩不羞涩的,她低声道:“就算我不能去,你们两个总归是去的吧?到时候告诉我,也免得我提心吊胆地等上半年。”

  杜云萝忍不住笑了。

  那诚意伯府的二公子又不是个妖怪,至于提心吊胆吗?

  偏过头瞧见杜云瑛那发红的耳根,杜云萝打趣的话到底还是没说出口,就这么蒙头嫁过去,也杜云瑛会觉得不安,也是情理之中的。

  饶是杜云茹那个脸皮比窗户纸还薄的姑娘,不也还偷偷在屏风后头偷看过邵元洲吗?

  少女怀春,说透了,杜云萝和杜云瑛其实也是半斤八两。

  “你放心,有机会我会瞪大眼睛帮你瞧的<="r">。”杜云萝道。

  杜云瑛听她说得一本正经,反倒比打趣时更叫人羞赧,她含糊应着点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杜云诺望着她的背影,咋舌道:“她也有脸红的时候呀。”

  杜云诺也有事问杜云萝,细细打听了那帖子、园子和赴宴的宾客,两人嘀嘀咕咕说了一通,杜云诺也便回去了。

  书房里只剩下杜云萝一人。

  她提起笔来,细细写着经文。

  廖氏是下午才回来的。

  杜云萝没有去打搅她和夏老太太说话。只瞧见廖氏笑着进去,笑着出来,倒是比前几日精神好多了。

  兰芝过来请她。

  杜云萝随她去了暖阁里头,夏老太太斜斜靠坐着,只看神色,瞧不出她此刻心情。

  暖阁里的地火龙烧得极旺,兰芝添了一碗红枣茶给她。

  杜云萝小口饮完。

  夏老太太这才道:“乡君给安冉县主的帖子写了不少赔礼的话。说在宫门外拒绝时。只是她那几日身子不适,并非怠慢县主,却没想到县主为此禁足受罚。她心里过不去,特特趁着赏梅的机会,请县主通往。”

  杜云萝垂眸。

  穆连慧会这么写,是在她的意料之中的。

  安冉县主已经为了穆连慧前回的拒绝丢了颜面。又挨骂又禁足,连婚期都被定下了。县主心里定是憋着一口气的。

  就县主那个倔脾气,未必会给穆连慧面子。

  她的思路很简单,我请你时你不来,你再请我时。我才不去呢。

  就算老公爷替她接了帖子,到了正日子里,这一位一样会把自己折腾到出不了门。难道老公爷还能把病怏怏的人送去望梅园?

  要请安冉县主,就不会让她做如此打算。穆连慧先低头示好赔礼,稳住县主的心,才好让她心甘情愿地赴宴。

  为了免生事端,她连惠郡主都没有请。

  若说要赔礼道歉,穆连慧不也拒绝过那位郡主吗?

  穆连慧是铁了心要让安冉县主到场,又请了诚意伯府和恩荣伯府,看来,皇太后与皇太妃也是赞同她这般请的了。

  杜云萝的指尖不自禁地在桌上点了点。

  若她是穆连慧,这样的赏梅宴,她会如何与皇太后与皇太妃说?

  这般设身处地去想,倒是有些感觉了。

  穆连慧会用的借口是让安冉县主与恩荣伯府的那位公子先打了照面,也好过两眼一抹黑。

  若非她拒绝穆连慧,老公爷也不会突然之间就下定了决心,而且这婚事还一波三折的,她心有不安<="r">。

  事情总与她有些干系,不如让她添些助力,若能成就一对美满姻缘,也是功德,若真的不能,起码她也尽心了。

  这些话落在温和的皇太妃耳朵里,自然是不会拒绝了的。

  皇太后一心撮合穆连慧与李栾,定也会愿意他们多一个相处的机会。

  为了这赏梅宴的目的不那般突兀,这才把杜家、蒋家、田家等都拉拢在一块。

  当然,这都是说服宫里两位贵人的借口,穆连慧的真实想法,杜云萝摸不透。

  可摸不透,也是要赴宴的。

  杜云萝依着夏老太太的意思回了帖子,其余人都去,除了杜云瑛。

  眨眼就是腊月十八。

  前日里落了一场雪,天亮时倒是放晴了。

  杜云诺一张小脸在北风里吹得红扑扑的,笑道:“雪后红梅,别有一番滋味。”

  廖氏给了她一件簇新的大红猩猩毡斗篷,嘱咐道:“别家的姑娘你都不熟悉,你照顾好云萝,跟着县主一道,别胡闹。”

  许是接了帖子后,安冉县主没有再闹腾,老公爷也不罚她了,廖姨娘的状况好了些,廖氏回来之后也随着开朗了许多,杜云诺这两日的日子也不再夹着尾巴了。

  廖氏絮絮交代了许多,杜云诺一一应下,这才与杜云萝一道辞别的长辈上了马车。

  雪后不好行马,杜家的三兄弟亦是坐了马车,往城外山上去。

  这个时节,上山的马车并不多,他们出发的也早,到了望梅园外头时,还没有几家是先到了的。

  兄长们在正门外下了马车,杜云萝与杜云诺直接去了后院。

  踩着脚踏下来,杜云萝抬眸,不远不近处,她看到了两个交谈正欢的人。

  一身莲青色的鹤氅的穆连慧婷婷站在回廊下,她笑容温和,见杜云诺与杜云萝来了,她赶紧迎上来几步,一双漂亮的眸子笑成了月牙,在唇边留下了两个浅浅的梨涡。

  另一人,大红羽纱的雪褂子在这冬日里格外显眼,她身形窈窕,侧过身时,凤眼上扬,透着一股傲气,正是安冉县主。

  杜云萝静静看着两人。

  前世相见时,穆连慧与安冉县主都已经出阁了,梳着妇人头,与此刻闺中姑娘的装扮并不相同。

  可就算如此,依旧让杜云萝觉得熟悉而感慨。

  杜云诺扶着浅禾的手下了马车,她不认得穆连慧,便先笑盈盈与安冉县主见礼:“县主已经来了?今日这身雪褂子可真是好看呢。”

  安冉县主的视线凝在了杜云诺的大红猩猩毡斗篷上,冷冷笑了:“表妹,你这身斗篷,我原来都没有见过呢。”

  (未完待续。)<=""><=""><="">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