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芳

第一百二十九章 群芳

  两世姐妹。

  杜云萝对家中这几个姐妹的性子还是有些了解的。

  单说杜云诺,庶女出身的她在廖氏跟前虽然说得上一个得宠,但廖氏心情不好时,倒霉的也是她。

  杜云诺的日子就是看天吃饭,廖氏艳阳高照,她灿烂如花,廖氏若阴云密布,她只能夹着尾巴做人。

  因此,杜云诺是个对长幼嫡庶出身最有概念的人。

  她在廖氏跟前低头奉承,她心疼莫姨娘,她更讨厌那些不择手段不要脸皮往上爬的人。

  杜怀恩身边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人。

  从前书房里有一个,红袖添香,柔声细语,得了杜怀恩不少宠爱。

  得宠也就罢了,没少吹耳边风来挑拨,廖氏恨得牙痒痒的,那段时间对莫姨娘也很是挑剔。

  廖氏到底是嫡妻,手段脾气摆在那儿,通房不敢与她硬碰硬,就三五不时的寻莫姨娘麻烦。

  莫姨娘夹在中间,没少落眼泪。

  廖氏也算是个清醒的,实在见不得那通房上房揭瓦,寻了个错处打发出去了。

  杜云诺当时年纪还不大,私底下问过莫姨娘,为何廖氏容不下那通房,却留下了莫姨娘。

  莫姨娘说,因为她是廖氏的人,而那通房来路不正。

  彼时杜云诺不理解莫姨娘的话,后来长大了,听了些这大宅子里的阴私事情,慢慢也就懂了。

  莫姨娘是廖氏选择抬举的,而那通房是自己爬床的。

  这两种不同的来路,虽然都是杜怀恩的女人,但在廖氏眼中,在杜家后院,地位就截然不同。

  杜云诺心疼莫姨娘,打心眼里就瞧不上那些来路不正的女人了。

  她沉沉望着施莲儿的背影,低声哼道:“她能住进段家后院,就以为就往我杜家来探头探脑了?”

  一个穷秀才的女儿,一个乡野出身的姑娘。妄想进杜府?

  笑死人了!

  真让她得逞,且不说杜云荻如何,杜云诺自己都要觉得没脸做人了。

  而且,杜云诺觉得杜云萝有一句话说得很对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施莲儿是豁出去了,杜家可不想被牵扯在里头。

  杜云诺把目光挪到了杜云萝身上,又耐着心思寻思杜云萝会不会骗她,可左思右想。杜云萝拿这等事体骗她做什么?

  今日姑娘们多,她不会特地与施莲儿去套近乎,更不会傻到去寻她麻烦,不过是点头的交情而已。

  杜云萝把这些告诉她,只是让她盯着些施莲儿,又不是让她去吵去闹,若是真的,防住了便是,若是假的,也没什么损失。

  这么一想。杜云诺释然许多。

  可见杜云萝脸上全是愤然,她又不由想,大抵是真的了,这些寻常人家的姑娘想越入官家,寻些歪门邪道,一点也不奇怪。

  她们两姐妹自顾自咬耳朵,花厅外又有人来了。

  众人都望了过去,是两位姑娘。

  走在前头的十四五岁,系着玫瑰紫妆缎狐肷褶子大氅,模样俏丽。神色却有些不耐,另一位青红染金舍利皮鹤氅,年纪亦相仿,圆脸。嘟着嘴,很是不高兴的样子。

  杜云萝与杜云诺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
  这两位的神色,莫不是来的路上,已经超过一架了?

  杜云诺低声与杜云萝道:“走在后头,穿着青红染金舍利皮鹤氅的那个,我瞧着像是诚意伯府的四姑娘陆琬。有一回县主宴客时我见过她。前头这个我就不认得了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若那是诚意伯府的四姑娘陆琬,前头一个,莫非是恩荣伯府的?

  彼此见了礼,杜云萝还真没有猜错,另一位正是恩荣伯府的二姑娘霍如意。

  两人似是前后到的,因着景国公府老公爷对安冉县主的安排,这两家伯府的姑娘见面,只怕也是火气不断的吧。

  陆琬向众人问安后,斜斜看了安冉县主一眼,然后就往杜家姐妹身边走过来,笑着道:“杜家三姑娘没有来?”

  “三姐姐没有来,就只有我们两个呢。”杜云诺笑着会她。

  杜云萝亦笑脸相迎,不管陆琬从前与安冉县主关系如何,出了诚意伯府速速定下杜云瑛的事情后,陆琬也不会心大到去安冉县主跟前晃悠,与杜云萝与杜云诺一道,倒也说得过去。

  霍如意站在两帮人中间,脸上虽笑着,眼底却没有丝毫温暖。

  恩荣伯府是不愿意娶安冉县主的,可老公爷开了口,他们还能如何?除了接受,就是只能在背地里大骂诚意伯府不厚道。

  霍如意对陆琬没有什么好脸色,可让她去和安冉县主一道说话,她又咽不下这口气。

  像安冉县主这样的人,有什么资格做她的嫂嫂?

  半年前在街上拦住穆连潇胡说八道的事情,京城里谁不知道?闹得沸沸扬扬,最后却要嫁入恩荣伯府,这是生生在打恩荣伯府的脸啊,这要把她兄长的体面往哪儿搁?

  霍如意越想越生气,她今日本不想来的,却拗不过家里人,毕竟,婚事都已经应允了,还要在这些“细枝末节”上较劲吗?

  再说了,帖子是穆连慧下的,又请了瑞王府、诚王府,恩荣伯府不敢拒。

  见陆琬与杜家姐妹说说笑笑,霍如意暗自忿忿:果然是诚意伯的孙女,和她祖父一样,下手真是快!

  霍如意板着脸,左右都不理会,转身走到南窗边,望梅花去了。

  这两帮人,她一个也不想理。

  安冉县主见此,翻了个白眼。

  没一会儿,穆连慧便过来了。

  她笑盈盈的,如月牙般的眼睛很是好看,她身边的两位姑娘,杜云萝都不陌生。

  一个是田吴氏的女儿田婧,一双大眼睛,永远水灵灵的,似是旁人说一句重话就要落下来,前世她随着田吴氏来侯府走动过,杜云萝与她说过两回话。

  当时杜云萝不喜欢田吴氏,对田婧自然也很冷淡,可如今倒过头去想想,田吴氏是个良善人,而田婧却是个我行我素的,看起来是极好说话,实际上谁说的她都不听。

  另一个是蒋玉暖。

  杜云萝静静望着她,她看见二十岁、三十岁、直到白发苍苍的蒋玉暖,见过那个冷言冷语,做事狠绝,把她逼到无路可退的蒋玉暖。

  却是忘了,待字闺中的蒋玉暖,原来是这么一副温婉模样。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