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交换

第一百三十二章 交换

  糯糯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倔强几分恼意,落在穆连慧的耳朵里,倒是格外顺耳了些。

  白皙手指捧起桌上的茶盏,手腕上的玉镯轻轻碰到了桌面,穆连慧抿了一口热茶,水汽模糊了眸色,唇角微微扬着,半晌道:“换作是我,也是会生气的呢。”

  杜云萝低垂眼睑,幽幽道:“是吗?我听说,乡君受皇太妃指点,常年诵经,性格温和如水。”

  “都是这般说我的吗?”穆连慧咯咯娇笑,“云萝,就算是水,扔颗石子下去,也是会起水花涟漪的,该生气的时候我一样会生气。”

  杜云萝朝穆连慧眨了眨眼睛,勾着唇角笑了。

  穆连慧缓缓站起身来,理了理衣摆,笑道:“都是来赏梅的,不如去林子里转转?”

  此言一出,几乎都拍手称好,各自取了斗篷雪褂,热热闹闹往外头去。

  安冉县主依在窗沿,一动不动。

  穆连慧一面系着雪褂子,一面问她:“县主不出去走走?”

  安冉县主头也不回,声音淡淡的:“你们先去吧,我一会儿就来。”

  穆连慧也不强求,领着其他人一道往梅林里走。

  杜云诺迈过门槛,一步一回头地看着安冉县主的背影,脸上满满都是担忧。

  见杜云萝已经跟上去,杜云诺两厢为难,一跺脚,心一横,还是追上了杜云萝。

  杜云诺一把握住了杜云萝的手,低声道:“留县主一人不要紧吗?”

  杜云萝脚下步子不停,回道:“你怕她兴事?”

  “望梅园说小不小,说大一点也不大,你不怕他再去寻世子?”杜云诺说完,又扭头往花厅里看了一眼,只见安冉县主依旧站在窗边,一动不动。

  “她?”杜云萝撇嘴,“她胆大,却不傻。四姐姐。你若是县主,你会去吗?”

  杜云诺闻言脚下一顿,惊愕看着杜云萝,见她神色如常。又细细品了品这句话,面上不由一白。

  穆连潇与杜云萝的婚事已定,赐婚的诏书都奉在了两家祠堂里。

  安冉县主再不甘心,她又能如何?

  她去寻穆连潇说话,无论说什么。穆连潇都不会理她,反而是越发疏远不喜她,若她撕破了脸皮要如何如何……

  她能如何?

  真去定远侯府做小?

  以安冉县主的傲气,让杜云萝踩在她头上指手画脚立她规矩,安冉县主不如一头撞死算了。

  苗若姗是个傻子,能叫杜云诺几句话勾得不顾前不顾后的,安冉县主是见过大世面的,怎么会愚到自断前程。

  虽然如今的前程不怎么样,可这也让廖姨娘、安冉县主都看清楚了老公爷的心思。

  庶出的永远是庶出的。

  想翻身?熬死了嫡妻,一样有新人。

  安冉县主吃了做庶女的亏。又怎么会昏了头去做小?

  只要她今日冲动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,明日里,廖姨娘又该卧床不起了。

  不仅仅如此,她断的不单是自己的路,还有她兄长以及廖姨娘的一生。

  杜云诺设身处地一想,就知道安冉县主不会去做那等事体了,就算心中再不痛快,顶多是言辞里与杜云萝呛几句而已。

 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那是前头那个光脚的施莲儿会做的事情,安冉县主不会再做连累自身的事体了。

  想明白了这些。杜云诺倒是放松了许多,随着杜云萝一道慢慢往前走,不远不近地随着,让施莲儿处于她们的视线之内。

  梅林里。香气越发浓郁。

  雪后的寒梅开得清冷又娇艳,叫人欢喜不已。

  田婧笑盈盈折了一枝,摇头晃脑念着咏梅诗,段华言怕了她了,拉着施莲儿避开了些。

  梅林极大,石子路铺得随心所欲。走着走着,三三两两散开。

  在池边或是亭子里,小憩说话。

  蒋玉暖含笑说着她小时候在定远侯府生活的事情,说吴老太君,说穆连慧。

  杜云萝问她:“我听说,蒋姐姐与侯府的几位爷都很熟悉。”

  “毕竟是一起长大的。”蒋玉暖笑弯了眼,凑到杜云萝耳边,声音不轻不重,“我与世子不熟悉,他的喜好,我没办法给你通风报信了。”

  陆琬就坐在一旁,闻言扑哧笑出了声,对杜云萝挤眉弄眼的。

  杜云萝佯装不满地轻轻捶了蒋玉暖一下,脆生生问:“那你与谁熟悉?是三太太生的大爷吧?三太太是姐姐的姨母,姐姐也是因此才会去侯府里生活的,和大爷一定很熟悉了?”

  听杜云萝提起穆连康,蒋玉暖笑容一窒,张了张嘴,想说些什么,却是卡在了嗓子眼里。

  杜云萝似是全然不知蒋玉暖的紧张,自顾自摇了摇头:“不对,姐姐与二爷一定更熟悉,您都要成为二奶奶了呢。”

  陆琬笑得肩膀直颤,杜云萝亦笑个不听。

  蒋玉暖叠在膝上的双手用力捏紧了帕子,良久憋出一句来:“当你是个好的,却这般笑话我,我不理你了。”

  说完,便偏转过头去,一副生气模样。

  杜云萝没有去讨好她,蒋玉暖一直绊住她,以至于她不能好好跟着施莲儿,此时抬眸一看,原本站在前头梅花树下的施莲儿已经没了身影,杜云萝不由瞪大了眼睛。

  “五妹妹,我想去净手,你陪我去吧。”杜云诺过来拉住了她的手,目光炯炯望着她。

  杜云萝心下一动,颔首应了。

  侍女引路。

  杜云诺与杜云萝咬着耳朵:“刚刚施莲儿说要去净手,我怕跟上去叫她起疑心,便等了等再来唤你,我们走快些,她没离开多久。”

  话是如此,杜云萝却觉得心噗通噗通跳得极快。

  等到了净房外头,依旧没有见到施莲儿的身影,两人面色具是一白。

  杜云萝转身四处望了望,远处梅林里,能瞧见一个个说笑的身影,花厅离这里不远,但碍于角度,看不到安冉县主。

  目光落在杜云诺那声大红猩猩毡斗篷上,一个念头划过脑海,杜云萝一把解下自己身上绛紫色的雪褂子递给杜云诺,附耳过去与她道:“把你的斗篷给我,然后你去寻县主。”

  杜云诺的眸子倏然一紧,不由自主往穆连慧那里遥遥望了一眼:“你是说……”

  杜云萝郑重点了点头:“必须瞒过她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