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三十三章 桃僵

第一百三十三章 桃僵

  摆在角落的火盆里,银丝碳烧得火烫。

  花厅的窗户都大开着,安冉县主站在窗边,前冷后热的,她有些不舒服,但她也没有动。

  一个穿着绛紫色雪褂子的身影朝花厅来,滚了一圈雪狐边的帽子把小脸遮了大半,隔得有些远,安冉县主看不清那人模样。

  只是她认得这身雪褂子,今日里来的姑娘们之中,只有杜云萝是穿了绛紫色的。

  安冉县主的眉头皱了起来,杜云萝来寻她做什么?

  若要不顾脸面翻旧账,安冉县主自认不会怕任何人,她轻哼一声,死死盯着来人。

  直到那人走到近处,安冉县主才看清,那不是杜云萝,而是杜云诺。

  “你……”安冉县主顿了顿,上下仔细打量了杜云诺一番,“怎么?你的猩猩毡斗篷呢?不敢穿了?”

  杜云诺不是来跟安冉县主斗嘴的,闻言只是笑了笑,道:“县主,我有些话要告诉你,请随我去林子里吧。”

  “这里也没人,有话你就在这里讲。”安冉县主淡淡道。

  杜云诺幽幽叹了一口气:“你怕我诓你还是骗你害你?我对你下绊子,回头你告诉我母亲,我还要不要做人了?是真的有事要与你说,县主随我来吧。”

  安冉县主沉默了,想到杜云诺的身份和立场,又觉得她说得没错,沉着脸取了雪褂子来,与她一道往林子里去。

  杜云诺走得很偏,并没有去姑娘们之间凑趣,而是不远不近离开了些,彼此能看到身影。却瞧不清模样。

  “县主,你觉得乡君请你来,真的是为了赔礼?”杜云诺低声问道。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安冉县主抬着下颚,冲口便道,可话一说完,就偏过头去,冷声道。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杜云诺只看她态度。就晓得她的真实想法:“其实你也清楚,真要赔礼,今日就不会让你和我五妹妹面对面。更不会请陆琬和霍如意。尤其是霍如意,她那张嘴,是给你添堵来的。”

  安冉县主咬了咬下唇,没有说话。

  “乡君设宴。总不会是闷得慌要寻乐子,县主你自己看。那边是不是少了人了?”

  杜云诺说完,安冉县主迅速回头看去。

  梅林尽头,姑娘家笑语不断,或站或坐。嬉笑打闹着。

  看不清模样,只从雪褂子的颜色上来判断,安冉县主数了数。道:“杜云萝去哪儿了?”

  “还有一个。”杜云诺点了一句。

  安冉县主一怔,待想明白今日的客人。她眉头紧蹙:“施莲儿?那个施莲儿呢?”

  杜云诺抬手,握住了安冉县主的手,道:“县主,若是你设宴,我不跟你说一声,径直带一个陌生客人来,而且那客人的出身与勋贵官宦根本不搭边,你会不会生气?”

  “你敢吗?”安冉县主说完,自己也愣了一下,“你是说,乡君早知道施莲儿会来?”

  “我不敢的,那段华言也不敢。”杜云诺说完,浅浅笑了,“我妹妹去寻施莲儿了,可又不能让乡君瞧出来,只能请县主陪我在这里站一会儿,装装样子。”

  安冉县主嗤笑出声:“行了吧杜云诺,你家五妹妹会趟这浑水?不管施莲儿是怎么回事,明哲保身的道理,你不懂,她不懂?还是你们以为我不懂?”

  杜云诺叫她咄咄逼人的态度逼得说不出话来,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不过,你也有说得对的地方,她今日请我根本不是为了赔罪,她让霍如意给我添堵,那我就站在这儿扮着。”安冉县主凤眼闪过一丝厉色,言辞忿忿,“你五妹妹拦住了施莲儿坏了她的事儿,那是最好,拦不住,我也没什么损失。反正我就是来看梅花的。”

  得了这句话,杜云诺是彻底放下心来,松了一口气,与安冉县主一道背对着人群站着,也不说话,各自看梅花。

  亭子里,为了给姑娘们取暖,支了炭盆,又添了热茶,众人心思都在赏梅上,嬉闹之间,也不觉得冷。

  穆连慧笑盈盈与段华言说着话。

  段华言有些担心久去不回的施莲儿,可见穆连慧亲切说着趣事,也不敢打断插嘴,含笑听着。

  穆连慧时不时往前头望上两眼。

  杜云萝与杜云诺去净手时,她是知道的,本想使人去寻一寻,可没一会儿,见那绛紫与大红身影出现在远处梅树下说话,她也就不去打搅了。

  大红的雪褂子到底是猩猩毡的,还是羽纱的,隔得远了,其实看不清楚,穆连慧并没有意识到,那是安冉县主的身影。

  另一头,杜云萝裹着杜云诺的斗篷,快步在园子里穿行。

  望梅园,她是头一回来,可但凡是大家建造的园子,布局虽有变化,总归是有一些共同点的。

  她想快些寻到施莲儿,若是寻不着,好歹给杜云荻递了口信,让他千万谨慎些。

  杜云萝脚下飞快,穿过了几处游廊,遥遥听见男人们的说笑声,她循声望去,隔着前头平静的水面,对岸有不少人影。

  湖面没有平桥,她四处张望着,寻了一条路,想要绕到对岸去。

  走了片刻,穿过一处石洞门,她正寻路,却听见有人唤她。

  “云萝。”声音清澈,含着浅浅笑意,如随风落向水面的花瓣,荡开一片涟漪。

  杜云萝僵在了原地,半晌缓缓转过头去,对上的是熟悉的笑容。

  “你怎么真的到前头来了?”穆连潇清亮的眼睛全是笑意。

  杜云萝抬眸,丝毫没有避讳穆连潇的目光,脑海里就只顾着想,这是重生之后,穆连潇第一次这般叫她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“看到你了呗,你从水边走过的时候。”穆连潇往一旁的庑廊柱子上随意一靠。

  杜云萝讶异:“隔了水面,你能看清我的样子?”

  穆连潇笑着摇头:“怎么可能看得清。是你这身斗篷,今日的女客里,就只有你是红衣吧?”

  杜云萝愕然。

  今日的女客里,红衣的是杜云诺与安冉县主,她穿的分明是绛紫的。

  穆连潇不可能知道女客情况,这些错误的消息应该是穆连慧使人告诉她的。

  可说了又如何?

  杜云诺好端端是不会跑来前面的,安冉县主也不可能,便是来了,只要见了面,是李逵还是李鬼一目了然。

  那穆连慧骗穆连潇做什么?

  还是她后手还有什么计划还未施展?

  只不过,那些都不重要,现在最要紧的是杜云荻。

  杜云萝走到穆连潇身前,仰头望着他,急切道:“世子,我来寻我四哥,我有要紧事要与他说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  ps:第二更。今天三更是肯定有的,么么哒。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