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三十七章 怒火

第一百三十七章 怒火

  “怎么,要让他们两个来笑话你不成?”杜云琅笑着道,见杜云萝很是紧张模样,便不逗她了,道,“刚刚云澜拉着云荻嘀嘀咕咕了一通,后来两人前后走开了。”

  杜云萝闻言,不知道是该担心还是能松口气了。

  虽不知道杜云荻去了哪里,但若是和杜云澜一道,事情应该不至于太遭。

  蒋玉暖绕到杜云萝身后,见她斗篷下摆处泥泞,不由道:“雪是天亮才停的,地上都没干呢,你们三个一摔,下摆都赃了,赶紧寻个地方收拾收拾。”

  姑娘家重仪容,如此狼狈样子确实不好看。

  安冉县主闻言,把雪褂子的后摆往前头拉了拉,一看上头又是雪水又是泥的,面色愈发难看了。

  穆连慧见此,赶忙道:“阿潇,阿喻,你们自顾自宴客去,姑娘们整理,你们留着算什么!”

  赶走了公子们,又催着侍女们去把杜府和景国公府的丫鬟请来,今日一到望梅园,这些随行的丫鬟婆子们都被请到一块去吃茶说话,有侍女服侍姑娘们,无需她们跟着。

  侍女们匆忙去了。

  穆连慧站在原地琢磨了一番,道:“前头不远有一处小院,去那里歇歇脚,再把雪褂子收拾干净吧。”

  安冉县主点了头。

  杜云诺与杜云萝相视一望,亦没有拒绝。

  众人一块往小院走。

  小院离得不算远,也就一炷香的工夫。

  穆连慧迈进去,见穆连诚一脸尴尬地站在正房外的庑廊台阶下头,她顿住了脚步。

  “怎么了?”穆连慧问道,穆连诚没有回答,她皱了皱眉头要往屋里去,被穆连诚一把拉住了,她不得不再问了一遍,“哥,怎么了?”

  所有人都意识到不对劲了,且不说穆连诚的神色,边上几个侍女的表情都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
  杜云萝的心倏然一紧。

  她突然就想起了前世,莫非,莫非是施莲儿得逞了?

  杜云萝一下子慌了,下意识地握紧了杜云诺的手,转眸间见右侧庑廊角落背光处站了两个人,她眨了眨眼睛,正是杜云澜和杜云荻。

  杜云荻也看到了她,食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而后弯着眼睛笑了。

  杜云澜亦看了过来,悄悄与她摆了摆手。

  悬着的心骤然落下,她脚下一软,若不是杜云诺在身边,几乎要站不稳了。

  杜云荻能笑得出来,杜云澜动作随意,可见两人是没有掺合到莫名其妙的事情里去。

  只要哥哥无事,那这小院里发生什么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,杜云萝都不慌了。

  穆连慧也瞧见了角落的杜家兄弟,一时有些愣怔,而后她突然用力地甩开了穆连诚的手,三步并两步上前,一把掀开了垂在门上绣了月下寒梅的绵帘子。

  一声惊呼。

  屋外所有人能听见了穆连慧颤抖的声音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穆连诚叹息着跟了进去。

  其余人面面相窥,到底是蒋玉暖身份不一般些,追着穆连慧去了,而后,只听她唤道:“瑞世子!霍公子!施姑娘!”

  那一声“霍公子”让霍如意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她哪里还管什么规矩道理,大步迈进了屋子。

  安冉县主站在原地,冷冷望着那晃动的绵帘子。

  杜云萝脑海里嗡的一声。

  施莲儿在的地方,能有什么好事?

  这应该是算计杜云荻的局,却不知道为什么瑞王世子李栾和霍子明会搅和在里头。

  是意外,还是……

  杜云萝睨了眼安冉县主,想到刚才在湖边遇见穆连潇时,县主看她的眼中透着几分不自在和气愤,她心思一动,挪到安冉县主身边,低声道:“县主,我之前去寻我哥哥时意外遇见了世子,世子说,有人告诉他,今天穿红色雪褂子的只有我。刚刚在水边,若我和四姐姐没有拉住你,你觉得会如何?”

  安冉县主脸色一白。

  她不是傻瓜,很多事情一点也就通了。

  如杜云萝所说,她会去找杜云荻,会和杜云诺交换雪褂子,会遇见穆连潇,其实都是意外。

  能给穆连潇递消息的只有穆连慧。

  若杜云萝今日没有见过穆连潇,穆连潇一直以为杜云萝穿的是红衣,那在水边时,她一个没站稳摔下去……

  那种距离下,根本分不清面容,另一个红衣人只要被有心人遮挡一下,远处走来的人未必看得见,而她一身红色羽纱雪褂子,在水里一目了然。

  以穆连潇的性子,自然会跳水相救。

  等他们一道从水里出来,呵……

  安冉县主想到那个场面就忍不住怒火中烧,狠狠盯着正屋方向,暗暗骂道:好你个穆连慧,你要和杜云萝作对要气死她,你尽管去,两人咬得你死我活也是你们的事情,为什么要拖我下水?我若和世子一块落水,你是逼着我去悬梁撞柱子吧!

  冤有头债有主,安冉县主不会为了这事体迁怒杜云萝,她只是恨死了那帖子里好言说着赔礼,实际上如此算计她的穆连慧,想到刚才屋里提到了“霍公子”,她冷冷笑了笑,拉着杜云萝就往里走。

  杜云萝被她带了几步,走得摇摇晃晃的,抬眸见安冉县主的眉宇之间全是怒火,大抵知道她的心思。

  安冉县主是要拉一个助阵的,手里拽着个人,她底气足些。

  想明白了,杜云萝也懒得挣了,反正她也好奇屋里情况。

  一迈进去,杜云萝就瞧见李栾坐在明间的八仙椅上,桃花眼无往日的温和,一张脸黑得吓人。

  他的对面坐着霍子明,面色惨白,低垂着头,连安冉县主来了都不知道。

  再往东间看去,霍如意背身站着,整个人气得发抖,若不是蒋玉暖拖着她,似是要爆发出来。

  杜云萝跟着安冉县主进了东间,软榻上,施莲儿衣衫不整地坐着,凤眼全是泪水。

  而穆连慧,就站在施莲儿的身边,红唇紧紧抿着,她看着施莲儿,眼中没有丝毫暖意。

  杜云萝的手腕被安冉县主捏得有些发痛,她刚要挣一下,就听安冉县主冷声道:“谁来跟我说说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霍如意身子一僵,转身望着安冉县主,半晌哼笑一声:“我以为你已经够讨厌的了,现在才知道,真的不要脸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子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