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章 挣扎

第一百四十章 挣扎

  施莲儿颓然坐倒在地上。

  霍子明通红着一张脸,走到安冉县主边上,低声道:“安冉,这事体你一个说了怎么算?”

  “怎么不算?”安冉县主倔强抬头,讥讽道,“霍子明,你身边留谁不留谁,本就该我说了算。今日出了这状况,瑞世子能走,你能不认亏?既然知道要认亏,就老老实实认了,别做无谓的挣扎了。越挣扎,越难看。”

  霍子明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杜云萝站在一旁,静静看着事情发展。

  不得不说,“越挣扎,越难看”,安冉县主的这句话是真的有道理,根本就是她和廖姨娘的人生写照了。

  她们两母女挣扎了多少年,到最后,就跟在台上唱戏一样,事事被老公爷拿捏在手里,狼狈不堪,难看极了。

  地上的施莲儿掩唇惊叫,指着安冉县主道:“你,是你……”

  “来之前没打听清楚?”安冉县主慢慢弯下身子,染了丹蔻的长指甲在施莲儿的脸上缓缓划过,留下一道淡淡的红印,“也对,你的心思本就不在我们这些人身上,你又是穷出身,京里权贵之间的事情,你根本不知道。其实你要是有心打听,或者仔细听一听我和霍如意在花厅里的争执,你就该知道,我是要做她嫂嫂的。

  所以,我刚才就告诉你了,往后,只要我高兴,我就可以打你,我还可以让别人打你。

  为了你今时今日让我丢的脸面,我呢……”

  安冉县主一顿,直起身,长指甲指着霍子明,对施莲儿道,“我还可以让他打你。”

  施莲儿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。

  “怎么?怕了?来不及了。你就算哭着喊着不要入伯府,你也无处可去了。”安冉县主支着下巴一副恍然大悟状,“还有一条路,你可以逃,天涯海角的逃,但你家的穷秀才老爹和书生哥哥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  施莲儿一把捂住了耳朵,大叫道:“你们不就是仗着出身比我好吗?你们怎么可以这般蛮不讲理?会投胎了不起啊!一个比一个骄纵!”

  霍如意扑哧笑出了声。

  论投胎本事,安冉县主可是要吐血的,被施莲儿这么一说,越发气急,道:“就是了不起啊!我们要是出身不比你好,你会不要脸不要皮地脱衣服?”

  蒋玉暖怕她们再吵下去就没完没了了,上前几步拉住了安冉县主:“既然要如此处理,就别与她吵了。”

  穆连慧亦打了个圆场:“是啊,县主要收拾她,往后多的是机会。”

  收拾施莲儿的机会是多着呢,可收拾穆连慧的,安冉县主咬紧下唇,她此刻是没半点儿机会,只盼着有人能动手灭一灭她的威风。

  这么一想,安冉县主不由转眸看向杜云萝。

  姑嫂之争,往后的好戏她虽不能参与,但她相信,一定很精彩。

  杜云萝不理会安冉县主挑衅一般的目光,只看着施莲儿。

  这个施莲儿说她骄纵呢……

  原来前回在历山书院,她就是这样看自己的呀。

  杜云萝勾起唇角笑了,落在安冉县主手中,施莲儿一定会知道,什么才是骄纵。

  出了这样的事情,没有人有心情赏梅了。

  穆连慧调了人手来,一一安排着,要送各家出园子。

  杜云诺没有进屋子,但站在外头庑廊下,所有的对话都听了个七七八八,见杜云萝出来,她赶紧迎了上去。

  杜云萝冲她摇摇头,示意自己不要紧,转头去寻杜云荻与杜云澜,兄弟两人却不在原先的位置了。

  “三哥和四哥呢?”杜云萝问道。

  杜云诺解释道:“陆姑娘几个都在,哥哥们先出去了。”

  杜云萝颔首。

  虽然心中有很多话要问杜云荻,只是望梅园里实在不是合适的地方,杜云萝耐着心思,与杜云诺一前一后离开小院。

  侍女们引了她们到马车前,杜家的丫鬟婆子们已经候着了。

  浅禾扶了杜云诺上车,又扶了杜云萝一把。

  马车缓缓往前,浅禾给两位姑娘一人倒了盏热茶。

  杜云萝小口抿完,腹中温热不少,整个人也松弛下来。

  到了望梅园大门外,杜云荻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。

  杜云萝掀开了车帘。

  杜云荻冲她笑了笑,安慰意味明显,他柔声道:“我们这就回去了,你放宽心,很快就到家了。”

  特特来说一声,这是为了安她的心。

  杜云萝弯着眼睛,冲杜云荻点了点头。

  正要放下帘子,余光瞥见熟悉身影,那人背影挺立,身姿修长,正是穆连潇。

  她不由多望了两眼,穆连潇正和一人低声交谈,杜云萝只能看到那人的半张侧脸,她仔细想了想,才记起来那是诚王世子李豫。

  许是留意到了此处目光,穆连潇转身望了过来。

  两人目光在空中一碰,彼此都有些愣神,杜云萝手下一抖,车帘子从她掌心滑落,晃了晃,隔绝了所有目光。

  饶是杜云萝脸皮厚,也不好意思再去撩一次了。

  杜云诺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,轻轻笑了笑。

  杜云萝知道她在笑什么,清了清嗓子,岔开了话题:“好在我们都看到了陆公子,回头三姐姐跟前,总算是有交代了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杜云诺低低应了一声,心里一时有些空荡荡的。

  穆连潇,陆桓,她今天都看清楚了,自家姐妹要嫁的原来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  那她呢?

  她的将来呢?

  廖氏会给她一个怎么样的将来?

  倚着车厢壁,杜云诺徐徐叹了一口气。

  她也就比杜云萝大了三四个月,离她及笄,其实也没有多少时日了,而她,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马车入城,径直回府,连姐妹们原本商议着的去悄悄买些祭灶的糖饴都忘记了。

  杜云萝是喜欢吃那些的,每年府里也都会准备,可杜云萝嘴馋,悄悄去买回来的总多股儿味道,只是,这个当口,谁也不记得。

  甄氏与廖氏等着她们。

  见杜云萝和杜云诺的雪褂子对换了,后摆还沾了泥污,不由惊讶。

  杜云萝握着甄氏的手,道:“我们直接去莲福苑吧,屋里热,不用雪褂子。”

  甄氏一看姐妹两人神色凝重,可又不像是彼此吵了架的,以目光询问杜云荻,杜云荻摸了摸鼻子,也说了声莲福苑。

  与廖氏说了两句,甄氏便点了头,又让人回去再取干净的斗篷来。

  到莲福苑外头时,苗氏也正好到了,先一步迈了进去。

  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