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书盟 > 善终 > 第一百四十一章 长大

第一百四十一章 长大

  莲福苑里,夏老太太拉了许嬷嬷几个陪她打牌。

  暖阁里,地火龙烧得火热,夏老太太兴致十足,催着兰芝快些出牌,屋里格外热闹。

  外头守门的丫鬟通传了一声,兰芝赶紧放下牌迎了出去,许嬷嬷也站起了身。

  苗氏打头,太太、爷、姑娘们鱼贯而入,夏老太太未注意到几人神色,只是笑盈盈道:“都回来了?快坐下,云萝过来,陪祖母看牌。”

  话是如此,可当着主子们的面,兰芝也没有胆子再坐回去。

  杜云萝已经去了那身赃了的猩猩毡斗篷,走到夏老太太身边坐下,笑着道:“祖母,我们有话要跟您说呢。”

  夏老太太睨了杜云萝一眼,见她杏眸含笑,却带着几分谨慎,又见杜云诺有些怯怯模样,而几个孙儿的神色亦不寻常,心中便有了计较。

  许嬷嬷把叶子牌都收拾了。

  屋里伺候的人都被打发了,只留了许嬷嬷听吩咐,兰芝搬了把杌子去中屋坐着了。

  夏老太太捏了捏发胀的脚脖子,道:“说吧,出了什么事体了。”

  几人面面相窥,最后还是杜云萝开口。

  杜云萝只知道她经历的事情,她挑着与施莲儿有关的部分说了,至于红色雪褂子的算计,她没有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夏老太太说个明白。

  夏老太太听完,眉头皱起,道:“施莲儿这个人,你们早知道了?”

  杜云萝张嘴要答,才发现夏老太太是在问甄氏。

  甄氏垂眸,答得很直白:“是知道,之前也敲打过一回,看得出她心思不纯。只是媳妇也没有想到,她竟然有本事跟着段家姑娘去望梅园。”

  这是句实话。

  夏老太太颔首,若不是她听了杜云萝的话,她也想不到一个穷秀才的女儿能去望梅园里走一圈。

  杜云萝大体说了穆连慧和安冉县主对此事的态度。

  夏老太太不评说,只问杜云荻:“你在前头又是什么样一个状况?”

  杜云萝和杜云诺都不由竖起耳朵听。

  杜云荻面露尴尬,他一个男儿,叫一个姑娘家这般算计,虽然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但到底也不好听。

  别扭归别扭,到底也要说个明白的。

  在前头饮酒时,杜云荻的确不知道施莲儿会来,他和李栾、李豫是不熟悉,碍于身份,在礼数周到之后,也不会凑过去刻意攀谈,因而和段观清这个同窗说得多些。

  期间杜云澜突然来寻他,附耳与他说了一通,便是杜云萝特地传来的施莲儿的消息。

  杜云荻很是惊讶,但想着这毕竟是望梅园,只要他不单独行事,总归还算稳妥的。

  过了不久,有个侍女来寻杜云荻,说是杜云萝来寻她了。

  杜云萝已经递了一次口信给杜云澜了,按说不应该再寻来,可事关杜云萝,杜云荻还是有些谨慎的。

  他起身跟着那侍女去了,而杜云澜在他的示意下,不远不近跟着。

  侍女带杜云荻绕了一圈,到了那处小院附近,正巧见到李栾和霍子明结伴而来。

  李栾的衣服有些脏了,面色不虞,而霍子明跟在一旁,嘴里不住赔礼,两人径直进了院子。

  那侍女脸上一白,与杜云荻道:“杜姑娘在那屋子里等你,这不是要和瑞世子冲撞了吗?杜四爷,赶紧随奴进去看看。”

  说完,那侍女急着往前追去,跑了两步,却见杜云荻一动不动站在原地,她又急着催了一句。

  李栾和霍子明一把推开了屋门,一个姑娘家的惊叫声传来,杜云荻认得那声音,是施莲儿。

  侍女转身就跑了。

  杜云荻退后了两步,与跟在后头的杜云澜一块远离了小院,直到看到不久后穆连诚匆匆而来,他们才慢慢悠悠地出现在了小院附近。

  倒霉的是李栾和霍子明,杜云荻不会傻到去说施莲儿想算计的是他,更不会吼着要把骗人的丫鬟寻出来,那样只会惹来一堆麻烦。

  杜云荻想,要不是杜云萝先知会了他,或许他真的会中招,尤其是看着李栾面含愠色地去推门时,他大概真的会冲过去。

  他怕杜云萝的倔脾气会和李栾起冲突,更怕李栾的身份使得在起冲突时杜云萝吃大亏,而且,穆连潇也在望梅园,他不希望妹妹身上有什么闲话,亦或是起冲突后,穆连潇在中间左右为难。

  那么他杜云荻,恐怕会在屋外拦住李栾,而施莲儿确定他出现了,会自己迎上来也说不准。

  到那时,今日的替死鬼不是霍子明,而是他杜云荻了。

  杜云萝听完,心中侥幸之余,又不禁想,莫非李栾和霍子明出现在小院纯属意外?

  李栾的衣服是霍子明弄脏的,而最后倒霉的也是霍子明,他应该不会干这种损人害己的蠢事。

  夏老太太听完,紧抿着唇沉吟许久,道:“事情我都清楚了,既然我们家没有牵扯在里头,各个心里有数就好,不要挂在嘴上兴风浪。那都是王府、伯府、侯府,不是我们杜家可以搅和的。快过年了,有什么安排处置也是宫里的事体,静观其变,管好嘴。”

  众人都应下了。

  夏老太太打发了众人,只留下杜云萝提她捶腿。

  杜云萝握着美人捶,轻轻敲打着。

  夏老太太淡淡看了她一眼:“我知道你还有事儿没说,都说出来。”

  杜云萝刚刚只说了她去寻杜云荻,至于和杜云诺交换雪褂子、拉拢了安冉县主的事情根本没有提,这会儿夏老太太问起,一一说了,又说了大红雪褂子的事体。

  “你是说,乡君算计你?”夏老太太沉声道。

  “是,”杜云萝点头,“除了她,没有人能递口信,施莲儿没有她的帮助,也做不了什么。”

  要是事事成了,她和杜云荻,今天就够受的了。

  这一想法,夏老太太是认同的,她压着声儿问杜云萝:“你莫非是觉得,定远侯府里头……”

  杜云萝没有否认,眸子清辉微凉,透着笃定:“祖母,长房只有世子了,三房、四房也没人了,二房还有世子的二叔,还有两个兄弟。”

  夏老太太一怔,良久,抚掌大笑:“云萝啊云萝,你真的长大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)投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
看过《善终》的书友还喜欢